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26章 方醒封爵了?

第326章 方醒封爵了?

马苏冷然看着华清,不想和他做口舌之争。可陈潇正一肚子的火气,闻言上去就是一拳。

“噗!”

华清捂着嘴巴,一缕红色从手边流了下来。

陈潇指着他骂道:“狗东西!昨日德华兄才做的诗,今日就满大街都是,肯定是你说出去的,老子打死你!”

“干嘛呢?哎!说你呢!”

这时边上看大门的军士终于出手了,他摸着腰刀的刀柄,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马苏拉住陈潇,低声道:“少说话,不然你的屁股就要受苦了。”

国子监的惩罚有打手心、打屁股,陈潇今天闹了两场,多半屁股要遭殃。

“站好了!”

军士走过来,正好看到华清张开嘴巴,吐出了一颗白生生的东西。

“鹅的鸭子啊……”

“拿下!”

看到掉牙齿了,军士觉得这事挺严重的,就召唤了同伴,准备把陈潇拿下,交给国子监处理。

这年头当官也得讲究个形象,如果你一张口就是满嘴的黑洞,吏部肯定会觉得有碍观瞻,顶多给你个小吏的活。

去装假牙齿吧!

几名军士怜悯的看着华清。

这时候已经有假牙了,有象牙、牛骨头、檀木等材质,用软金铁线绑在边上好的牙齿上。

不过这种假牙是不能吃饭的,只能是装饰用。

而最能仿真的材质也有,只是要看你敢不敢用。

——死人的牙齿!

“方醒封伯啦……”

就在陈潇被绑住了半个手臂时,一个外出办事回来的教授在门口喊了一嗓子。

方醒封伯了?

马苏有些恍惚,华清一口血水喷出来,觉得自己一定是前生作孽,今世才遇到了方醒这个家伙。

“放开我!”

陈潇一听就嘚瑟了,喝道:“知道方醒和我啥关系吗?那是我兄弟,赶紧给我松开!”

军士们也被这个消息给弄懵了。

要知道大明的封爵可不是玩笑,到了朱棣这里,非大功、非军功不得封爵。

“方醒封爵了?”

纪纲失神的靠在椅背上,手中的毛笔掉到了地上也不知道。

庄敬哭丧着脸的道:“大人,刚来的消息,是陛下身边的人去颁的旨意,还有铁劵。”

王谦面色凝重的道:“大人,方醒此子已经成了我锦衣卫的一大威胁,您得……”

纪纲颓然道:“陛下这是何意啊……”

刚才还说方醒是个竖子,可转眼咋又变卦了啊!

庄敬突然咦了一声道:“大人,属下想起了一件事,方醒的兴和伯并无文武之分。”

“果真?”

纪纲和王谦瞬间就精神了。

庄敬仔细的回忆着,半饷在纪纲那杀人的眼神中肯定的道:“对,就是没有宣力武臣和守正文臣。”

“啧!”

纪纲摇头道:“陛下这是何意?让那方醒在文武之间呆着吗?”

王谦的脸色不大好看,他说道:“大人,武臣封爵不能干涉政事啊……”

纪纲一拍大腿,恼怒道:“文臣在陛下这一朝是不可能封爵了,那么方醒没有文武之别,那就是陛下……”

“二姑爷封爵了……”

国公府的效率就是快,薛华敏传来消息的同时,快马就已经去了方家庄打探,很快就回来了。

老太太喜气盈腮的问道:“是何爵位?可有铁劵?”

“老太太,是兴和伯,有铁劵。”

“好啊!”

老太太拍手道:“老大,你且去贺一贺吧。”

张辅平时很少去干这种事,此时一听倒也笑道:“母亲放心,儿子马上就去。”

张輗嘟囔道:“大哥你可是国公,他方醒好大的面子,敢劳动你吗?”

张辅起身淡淡的道:“上次你在外头口无遮拦,虽然德华并未找你计较,可两家的关系终究是淡了一层,懂吗?”

张輗不服气的道:“淡了就淡了,难道国公府还比不过兴和伯吗?”

“出去!”

老太太被二儿子给气到了,顺手拿起自己的抹额就扔了出去。

等张輗走了之后,老太太才面露忧色的道:“老大,这个家也只有你能稳得住,老二太轻浮,老三喜欢小聪明,他们俩就算是一时的显赫,可绝不长久啊!”

张辅点头道:“母亲放心,儿子省得。”

老太太欣慰的道:“二姑爷眼看着就要起来了,再有太子和太孙的帮衬,未来不可估量啊!”

……

而朱棣的这个决定连朱高炽都有些晕乎,至于朱瞻基,他根本就是意外之喜。

“父亲,皇爷爷此举可否是…在为孩儿考虑呢?”

朱高炽艳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想起自己的詹士府经常会被朱棣一锅端,心中就觉得有些古怪。

合着当儿子的总是被当老子的欺负,而孙子却成了香饽饽,这是哪家的道理?

怀着复杂的心情,朱高炽淡淡的道:“你皇爷爷圣心独运,不可猜测,你且叫方先生谨言慎行才是。”

方醒的那首诗一出来,朱高炽的心都凉了半截,觉得这次他算是彻底的把自己给玩坏了。

可没想到朱棣却不按常理出牌,方醒的牢骚诗才出来,接着封爵的旨意就有了。

关键是那个铁劵居然立时就得了,这让朱高炽深深的怀疑着自己的老爹。

你这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吧?

兴和堡远在边墙外,朱棣此次封方醒为兴和伯,一时间让不少人都有些迷惑。

虽然咱大明没有封地,可封爵的名号却代表着皇帝对你的看法。

兴和堡是方醒北征第一功的地方,而朱棣的大军出塞后,也曾驻扎几日,所以……

“父亲,孩儿去一趟方家庄。”

看到朱高炽在发呆,朱瞻基心痒难耐的就准备闪人。

“哦!”

朱高炽清醒后说道:“那你记得把婉婉带回来,那丫头,这几日都玩野了。”

今日的方家庄真是锣鼓喧天、人山人海……

“少爷,没锣鼓。”

方杰伦今天看着起码年轻了十岁,连走路都带着风。

方醒的兴奋度此时已经降下来了,闻言就道:“那就算了,不过流水席赶紧弄起来,不要吝啬酒肉,要让庄上的人都沾沾喜气。”

方杰伦点头道:“老奴知道了,少爷放心,今日全庄的人都得来,不来的扣钱粮!”

方醒既然封伯,肯定是要施恩的,所以方家庄的老老少少又领略了一次家主的大方。

“老少爷们,大姑娘小媳妇们,少爷今日大喜,都赶紧到主宅的前面领钱粮了啊!晚了可没有。”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