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24章 竖子无礼

第324章 竖子无礼

“这是怨望!”

纪纲一拍桌子,兴奋的道:“你确定这就是方醒写的诗?”

庄敬摸摸脸上还没好的鞭痕,堆笑道:“正是。大人,这首诗是属下从一个国子监学生的手中拿到的,他说当时有多人都看见了,如果大人需要,都愿意出来作证。”

纪纲闻言就沉吟了一下,心想已经吃过方醒的好几次亏了,这次得慎重些。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管他冬夏与春秋……”

“啪!”

纪纲把这诗咀嚼了几遍,然后拍打着桌子笑道:“果然是怨望,方醒有难了!”

等纪纲屁颠屁颠的把这首诗送到了朱棣的手中后,他满意的看到了朱棣的脸上浮起了一丝不屑。

“这字怎地看着和婉婉的差不多啊!”

朱棣扬扬手中的纸,皱眉说道。

朱瞻基在边上想看看这首诗,可却不好太过于痕迹,只得笑道:“皇爷爷,方醒当年浑浑噩噩的三年,醒来后许多东西都忘掉了。”

“是吗?”

朱棣把手中的纸拉远了些,仔细看着。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朱瞻基听到这里就已经确定这是方醒写的诗,也只有方醒才会这般的嘲讽自己,顺便也嘲讽一番别人。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这就是在抱怨啊!

下面的几位重臣都心中嘀咕着,觉得方醒这个抱怨真是太大胆。

就算是赏功未到,可你也不能这般的大胆啊!

——这皇帝忒没意思,居然有功不赏,搞得我方醒现在处处遇冷眼。

算逑,你们自己玩,老子躲到方家庄生娃去!

所有的人都垂下头去,心中猜测着朱棣会做出什么反应。

下旨斥责?

还是直接下狱!

朱棣把纸张往桌子上一丢,淡淡的道:“竖子无礼!”

朱瞻基心中大急,就想弥补一二。

而纪纲的眼中全是惊喜。

看来这次是来对了啊!方醒果然是惹怒了陛下。

“陛下,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方醒此诗……”

……

“哇!小鸭子!”

当婉婉第一眼看到大黄的时候,那大眼睛中全是小星星。

“郡主,这不是小鸭子,这是小鹅。”

方醒正在逗弄小鸭子,闻言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圆脸的宫女在说着小鸭子和小鹅的区别。

自从遇下村的事件发生后,婉婉身边的宫女嬷嬷都被换了一遍,目前这批都是才来没多久的。

“郡主请看,这小鹅的腿要长一些,脖颈也要长一些……”

呃……

方醒和张淑慧交换了个眼神,彼此都觉得有些囧。

丢人啊!居然把小鹅当作了小鸭子,还说什么耕读于方家庄,纯属扯淡呢!

小白在边上一愣,然后满不在乎的道:“管它呢,只要它是我的大黄就好。”

婉婉也严肃的点头道:“嗯,是呢,我就喜欢大黄。”

那卖巧没成功的宫女讪讪的退了回去,方醒心道:叫你显摆吧,活该!

“少爷,薛华敏来了。”

前厅中,看到方醒进来,薛华敏就急切的问道:“二姑爷,那首诗可是你写的?”

“什么诗?”

方醒昨晚信誓旦旦的半饷才让张淑慧相信自己,所以闻言就随口问道。

“运交华盖欲何求啊!”

薛华敏跺脚道:“二姑爷,这可是怨望啊!”

方醒昨天喝得不多,所以那些事情倒是记得清楚。道:“怨望就怨望吧,难道还不许我归隐田间啊!”

你这是…不要功劳的意思吗?

“他还有个屁的功劳!”

李茂在家中不屑的对夏淼说道:“我看别说是封爵,搞不好还得下锦衣卫的诏狱。”

夏淼也是得意的道:“此人不学无术,被我们一激就写了那首诗,什么是自作孽?这就是啊!哈哈哈哈!”

而在英国公府,老太太也无奈的对着儿子儿媳们叹道:“姑爷就是这个脾气,老大以后就多帮衬帮衬吧。”

不等张辅说话,张輗就嚷道:“母亲,我和老三的位置都几年未动了,要帮也是该先帮家里人吧!”

张軏只是笑笑,可目光同样的灼热。

由于北征大捷,此时的朱棣是心情最为欢喜的时候,若是张辅去讨个情面,升个一级两级的算个屁啊!

而两人的媳妇也是对对眼色,笑意满颊。

“大哥……”

张輗一脸期待的看着张辅。

张辅的目光一转,在两个弟弟的身上扫过,淡淡的道:“陛下的情面可不是能轻易去求的,就你们俩这等折腾法,还是留着救你们一命吧。”

“大哥!”

张輗一跺脚,就说道:“可那方醒有什么好的!咱家也不缺他这一份,丢开算了。”

张軏的目光闪烁,显然也极为赞同张輗的话。

张辅一抬头,就看到老太太的脸都被气红了,不禁心中一紧,赶紧安慰道:“母亲勿优,德华行事虽然大胆,可却极有分寸,此事我看还有得说。”

老太太点点头,然后指着大门道:“老二老三都回去,近几日都不要来了,我看到你们头痛!”

张輗撇撇嘴道:“母亲,儿子怎敢不来!不然被御史弹劾不孝,儿子连身上这点差事都保不住了。”

“滚!”

看到张輗还敢气老太太,张辅把脸一板,手指着大门喝道。

“走就走!”

张輗起身,不服气的道:“大哥,你以后得分清谁是自家人,谁是外人啊!”

张辅的眼中利芒一闪,吓得张輗急忙就往外跑,可却不小心撞到了人。

“特么的谁啊?”

张輗是倒退着出去的,回身就准备开骂,可看到是薛华敏后,马上就换了个嘴脸。

“我说是谁,原来是你啊!”

薛华敏在国公府的地位不一般,张輗要是得罪了他,以后绝对被坑,所以他才这般的亲热。

“二老爷。”

薛华敏匆匆的打个招呼,然后进去就道:“老太太,国公爷,刚才宫里有人朝着方家庄去了。”

张辅霍然起身,问道:“多少人?谁打头?”

薛华敏摇头道:“学生是在回来的路上看到的仪仗,至于打头的人没看清,好像是个内侍。”

张輗一听就愣住了,随即猜测道:“难道是要拿了方醒去问罪?”

一直在微笑的张軏摇头道:“不会,若是陛下震怒,最多是让锦衣卫去拿人,而且不可能会有仪仗。”

“难道是……”

张辅和老太太相对一视,心中有了些猜测……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