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21章 一只母鸡,一群不要脸的公鸡!

第321章 一只母鸡,一群不要脸的公鸡!

方醒也跟着侧转身体,就看到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裙的女子正对着大家盈盈福身。

等她抬起头时,那张白嫩无妆的脸蛋顿时就让方醒听到了几声惊叹。

红菱般的小嘴微微一张,露出了几颗白玉般的皓齿。

“诸位贤达行高雅之事,凝香才学粗浅,但有一曲送上,只求博诸君一笑。”

凝香小手轻轻一拍,随即就有侍女送上了筝。

当第一个弦音出来后,船上的人都收敛心神,细细的听着。

琴声淡雅,让方醒想到了菊花。

“新月又如眉,长笛谁教月下吹……”

娇嫩而带着磁性的歌声一出来,配上凝香那专注而冷清的玉脸,连方醒都觉得这女人有成为巨星的潜质。

“楼倚暮云初见雁,南飞……”

李茂在观察着方醒,看到方醒眯眼一副享受的模样,就悄然过来。

“方醒,可曾听过这般天籁之音?”

方醒淡淡的道:“当然。”

尼玛!那些被修饰的完美无缺的歌声他怎么没听过。只是那些歌声不能到现场去听,否则不是假唱就是惨不忍睹。

还是现在好啊!一切都是原生态。

你在吹牛笔!

李茂不屑的道:“知道此次凝香姑娘为何答应我包下画舫的吗?”

土包子,看你一身的穷酸样,从进来凝香就没看过你一眼。

真当我是诚心请你进来的吗?若不是看你今天一副落魄相,哥还不乐意给你见到凝香的机会。

方醒今天穿的确实是有些普通,可这只是他不乐意穿那些高档料子裁制的衣服,觉得没有棉的舒服。

所以外人一看,就觉得这人肯定是个穷酸文人。

看到方醒没搭理自己,李茂也不气恼,得意的道:“家父最近政绩出色,名声已达太子殿下的耳中,所以殿下开了金口,凝香还不是得乖乖的把画舫靠岸吗。”

“你在吹牛笔!”方醒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李茂的谎言。

“漫道行人雁后归,意欲梦佳期……”

在这令人陶醉倾听的歌声中,方醒淡淡的道:“太子殿下日理万机,要是你刚才的话传出去,信不信你爹的官就当到头了!”

李茂能考上举人就说明不傻,他刚才只顾着炫耀,可当一想起自己刚才的话时,顿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照他刚才的说法,朱高炽犒赏政绩出色的官员的方式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居然是让他去秦淮河边找名妓?

看到李茂憋得脸都红了,可不敢还嘴,方醒咧嘴一笑。正好歌曲到了尾声,他就轻轻的拍手……

“梦里关山路不知,却待短书来破恨,应迟,还是凉生玉枕时……”

玉手收回去的时候,琴声渺渺,歌声绕梁。

好曲!

好嗓子!

大家都沉浸在这天籁之音中不能自拔,只有一个人是清醒的。

那就是方醒!

“啪…啪…啪……”

鼓掌的声音不大,可在这种时候却显得格外的刺耳。

这人谁呢?

谁这么不识趣?一点儿都不懂的欣赏!

众人清醒过后一看,就看到方醒正微笑着,双手轻拍。

又是这个俗人!

秦班脑海中刚出现的灵感被这掌声给打断了,不禁怒不可遏。

这可是在美人面前露脸的机会啊!要是写一首好诗出来,兴许就能做凝香的入幕之宾呢?

就在大家压不住火气的时候,方醒说道:“凝香姑娘的歌声果然不同凡响,方某见识了,就此告辞。”

“陈潇,我们走。”

陈潇正摇头晃脑的回味着刚才的歌声,听到方醒召唤,只得苦着脸走了过来。

“方醒,你这等武夫也懂的凝香姑娘歌声的妙处所在吗?”

看到方醒准备离开,好容易才适应漏风说话的华清起身喝道。

夏淼也阴测测的道:“方醒,今日你既然来了,那就作一首诗吧,不然凝香姑娘的曲子你岂不是白听了!”

凝香含笑看着这一幕,当方醒回身看着她时,笑容依然不改,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

果真是个美人啊!

只不过美人往往看人的眼神都是这样:淡淡的,疏离的。

“对,方醒,你当年在北平以神童自称,今日做首诗出来,也在金陵扬扬名嘛!”

李茂马上就助攻了一把,说完还得意的冲着凝香笑了笑:妹纸,这货在吹牛笔,等一会儿你就能看到他出丑了!

凝香矜持的一笑,那花朵般的笑颜让李茂不禁有些色魂与授,手足无措的忘记了继续挤兑方醒。

“凭什么?”

方醒笑吟吟的道:“凭什么我得作诗?”

方醒的身上毕竟是有着杀伐之气,当他笑眯眯的环视一周后,那些学生都垂下眼睛,不敢和他对视。

“好大的威风!”

秦班毕竟是久经宦海,冷哼一声后道:“你方醒不学无术也罢,那就在方家庄老老实实地呆着,可你呢?”

自从灰溜溜的离开国子监后,秦班就已经把方醒恨到了骨子里,此时得到机会,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听说你在军中也是跋扈顶撞上官,所以此次归来赏功也没你的份。”

此时北征的赏功差不多已经完结了,可方醒这里却迟迟不见动静,这让有些人都开始猜测方醒是不是触怒了朱棣。

“做人还是要踏实才好啊!”

这时凝香的美眸一转,带着钦佩之色就看向了秦班,他急忙就化身为灵魂工程师,谆谆教诲道: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你也该改改自己的脾性,莫要像个刺猬般的,处处得罪人。”

这番话听得众人都纷纷点头,觉得秦班能忘却前仇,去劝诫方醒,这份胸襟真是太难得了。

看到大家的目光不时的转向凝香那边,方醒就呵呵道:“一群小公鸡在母鸡的面前咋呼打鸣,这我倒是能理解,毕竟都年轻嘛!”

李茂愕然,学生们愕然…

凝香保持的很好的笑容也崩塌了,她张开小嘴,呆呆的看着方醒。

从未有人用这种方式冒犯过凝香,居然把她比作了母鸡。

而刚才这帮子兴奋的满脸潮红的男人都被他比喻成了……

小公鸡不正确,应该是面对着母孔雀而疯狂献殷勤的公孔雀!

方醒看着秦班那一脸吞了狗屎的表情,笑道:“年轻人我理解,可秦先生这般年纪了,居然还有争风吃醋的精神,方某佩服!”

“方先生就这般的轻贱凝香吗?”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