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20章 李茂的邀请

第320章 李茂的邀请

“今日能上画舫的只有三人,咱们是没机会了,就看看咱们金陵城中的俊杰谁能拔得头筹。”

“什么?”陈潇惆怅的道:“德华兄,小弟怎能抛下你一人上去啊!罢了,咱们去别的船上看看。”

方醒斜睨着陈潇道:“你心虚什么?”

“我哪心虚了?”陈潇理直气壮的道:“小弟虽不敢称俊杰,可好歹也是国子监的学生,怎会心虚?”

方醒摸着下巴,啧啧有声的道:“看这女人的手段,倒是深谙欲擒故纵之道啊!”

陈潇不解的问道:“德华兄,凝香姑娘可是秦淮河最洁身自好的女子,听说至今都还是清倌人呢!”

方醒对此嗤之以鼻:“你的凝香姑娘暗地里有没有接客谁知道?”

陈潇马上退后一步,方醒以为这货是被打击到了,可一转身,方醒就呆滞了。

周围的男子此时都对着方醒怒目而视,其中几个看着健壮的都已经开始撸袖子了。

“没有的事!”

方醒举起双手,堆笑道:“那啥,小弟渴慕凝香姑娘而不得,所以口误了,口误哈……”

灰溜溜的从人群中钻出来,方醒和陈潇看到岸边都没个站的地方,于是就在边上的一家茶社喝茶。

茶社里此时坐了不少人,方醒两人坐下后,就听着这些人在谈论着凝香今日开放画舫的举动。

“这凝香姑娘都两月没开画舫了,今日这是怎么了?”

“兴许是红鸾星动,想招入幕之宾也未可知。”

“要是小弟能一亲芳泽,立时死了都愿意啊!”一个满脸红痘,作学子打扮的男子叹道。

“那不就是马上风吗?哈哈哈哈!”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闻言就大笑道,然后看着鸦雀无声的茶社,讪讪的闭上了嘴。

“粗俗不堪!”

一个青衣年轻人起身道:“你等知道个什么!那凝香为何今日开放画舫,为何只邀三个人上船,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所有的目光都转到了青衣男子的身上,他得意的道:“我当然知道。”

“那就说呗!”

“你倒是赶紧的啊!卖什么关子?”

看到众人纷纷振臂呼喊,方醒突然觉得很乏味。

“建中,我们回去吧。”

陈潇正心痒痒的,可因为陈嘉辉把管教大权交给了方醒,所以也只得悻悻的跟着往外走。

“其实啊,今日不只是三个人能上船,只不过是有人花了大价钱包了画舫,据说是要开文会,为即将到来的秋闱打名气呢!”

“哦……”

方醒听到这话,对陈潇说道:“大明的科举是糊名,所以这等考试前到画舫来开文会,不过是给自己打气而已,浪费!”

今年金陵的天气不错,在盛夏时节居然时常飘些毛雨,滋润了方家庄的水稻不说,还让大家不至于汗流浃背。

方醒想着今年粮食丰收了之后,是不是也去施粥。

每年到了年根时,金陵的几大寺庙都会联合那些有志于施粥的大户人家,在城里和寺庙外面施粥。

“德华兄!快过来……”

方醒正想着这些杂事,听到喊声就循声而去。

陈潇站在刚靠岸的画舫边上,正兴高采烈的冲着方醒招手。

方醒刚想上前,可却看到陈潇身边的那两个人有些眼熟。

“德华兄,小弟遇到朋友了,他们能带咱们上船。”

陈潇身边的两人也笑吟吟的看着方醒,其中一人还指指画舫,挑衅的喊道:“方醒,今日你可敢上船吗?”

这人张开嘴巴的时候,方醒看到嘴里好像少了牙齿,顿时就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在莫愁湖边被自己狠抽了一顿的那两位吗?

而陈潇看样子和他们很熟悉,大概是请客请出来的交情吧。

看这个样子,今天包下画舫的应该是国子监一伙的。

“方醒,请上来吧。”

这时画舫上面探出个人来,正是李茂。他轻松的道:“今日秦先生为李家书院赴秋闱的学子传授文章之道,你何不如也上来听听,回去转授给马苏也行啊!”

方醒本想叫陈潇回来,听到李茂这话后,反而不走了。

你这是说我不配做马苏的老师吗?

看到方醒缓步而来,下面就有人喊道:“不是说三个人吗,怎地现在就上两个了?”

“对!凭什么?凝香姑娘出来给个说法!”

方醒脚步不停,穿过人群走到了船边,然后就听到李茂在喊道:

“这位你们都不认识吗?那本数学就是他编的,大才啊!哈哈哈!”

在场的基本上都是读书人,所以一听李茂的介绍,顿时就哄堂大笑。

数学算个屁啊!

在场的人都是八股文章的受益者,提起方醒的那本数学都是满脸的不屑。

“那玩意儿也只能是给账房先生看看,我等立志高远,下则为天子牧民,上则居庙堂调和阴阳,数学?呵呵!”

“想我儒家学问何等的高深,穷究一生都难窥其奥妙,区区算学,不过是孩童把戏而已,不值一提。”

方醒就听着这些议论登上了画舫,陈潇此时也发现不对路了,就走过来低声问道:“德华兄,难道他们是你的对头?”

你不蠢啊!

方醒无奈的道:“包下画舫的乃是李家,算的上是死对头。”

陈潇瞟了正在楼梯口上面含笑看着这边的李茂一眼,轻声道:“那还不简单,咱兄弟上去招呼他一顿,然后小弟再把这画舫包下来,把他们都赶下去。”

陈家不差钱,至少包下这个画舫的钱是不缺的。

方醒摇头道:“他倒是不足为虑,只是先前你身边那两个家伙,和我可是死仇。”

“华清和夏淼?”

陈潇一怔,然后才恍然大悟道:“上次在秦淮河边遇到德华兄,还遇到了这两家伙。怪不得华清缺了几颗牙齿,原来是德华兄你的手笔啊!”

“方醒,今日我李茂诚心邀请你来,还请上楼吧。”

李茂得意洋洋的伸手请道。

“好啊!”

方醒笑道:“有免费的歌听,方某当然喜欢。”

到了楼上,装饰多以淡雅为主。此时上面已经坐着十多个学生,其中李家学院的人占了一半。

秦班正在端着架子给几个学生讲解着乡试的诀窍,看到方醒后,他不屑的轻哼一声。那些学生看到方醒后,都只是漠视的瞟了一眼,就仔细的听着秦班的讲解。

“今日诸位贤达光临,凝香有礼了。”

气氛尴尬,就在此时,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大家顿时都忘了其它事。包括秦班在内,都把目光转向了身后。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