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98章 孝子朱高燧(那么给力的更新,求月票!)

第298章 孝子朱高燧(那么给力的更新,求月票!)

北平的夏天有些干燥,对于朱棣来说,这等天气最是舒坦不过了。『W.』⒉

处理完奏折后,朱棣起身活动了一下,体会着没有酸疼的双膝。

“陛下,赵王到了。”

大太监扫了边上的黄俨一眼,躬身禀告道。

朱棣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笑意:“这竖子什么时候这般的客气了?让他进来。”

俗话说皇家重长子,百姓疼幺儿,可到了朱棣这里却是掉了个方向。

“父皇。”

不多久,一个身材有些瘦削的男子走了进来,跪地行礼后才抬起了头。

这人五官清秀,只是被那和朱棣相似的下巴给破坏了些,不然当是一个美男子。

“起来。”

朱棣的语气都柔和了许多,让黄俨不禁得意的瞟了大太监一眼。

男子正是赵王朱高燧,他起身后就笑嘻嘻的道:“父皇,昨日儿臣家中开了一池子的荷花,今儿就想请父皇到儿臣府中去赏花可好?”

朱棣难得的露出了慈爱的模样,“罢了,朕这里事务繁多,你若是有孝心,那就进几盆来。”

朱高燧马上就欢喜的道:“父皇您等着,儿臣这就去。”

说完朱高燧连礼节也不顾,转身就跑,看那模样和十多岁的娃在讨自己的父亲欢心一样。

朱棣目光柔和的看着他的背影,良久才回到御案,准备继续处理政事。

黄俨在边上不失时机的道:“赵王殿下真是纯孝,老奴担心殿下会浑身湿漉漉的赶来啊!”

朱棣闻言放下朱笔,大笑道:“朕今日就和你打个赌,若是真如此,那这对镇纸就是你的了。”

御案上摆放着一对檀木材质的尺状镇纸,看那模样多半是被把玩过。

黄俨笑的见眉不见眼的,跪下道:“那老奴就先谢恩了。”

大太监在边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只是替朱棣换了一杯热茶。

时间流逝,当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时,朱棣就把笔一搁,目光盯住了门口。

“父皇!父皇!儿臣来了……”

朱棣的嘴角翘起,就看着赵王浑身湿漉漉的,抱着一盆荷花冲了进来。

“父皇您看。”

朱高燧献宝似的把那盆荷花摆在朱棣的御案上,然后冲着外面喊道:“赶紧的拿进来。”

闻着淡淡的荷花清香,朱棣含笑看着朱高燧指挥那些侍卫摆放着荷花。

“这一盆放在这里,父皇闲下来的时候可以赏玩。”

“这盆端到父皇吃饭的地方去,看着荷花多有胃口啊!”

“…...”

好容易安置好了,朱高燧才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对朱棣笑道:“父皇,今日儿臣陪您用膳吧。”

朱棣点点头,然后指着那对镇纸对黄俨道:“你这老狗倒是聪明,拿去吧!”

“谢陛下。”

黄俨喜滋滋的拿过镇纸,然后又冲朱高燧躬身道:“多谢赵王殿下。”

朱高燧一脸懵懂的问道:“黄公公为何要谢本王?”

“哈哈哈哈!”

朱棣大笑着把刚才的赌局告诉了他,然后又怜惜的看着他的身上道:“虽是夏季,可还得小心点,你且去后面把衣裳换了。”

等朱高燧去了后间更衣时,黄俨瞅到机会就道:“陛下,老奴前几日听说有人去了山xi,好像是在打听勾军的军籍……”

“谁?”

朱棣的眼中利芒一闪。

黄俨干笑道:“老奴也不大清楚,不过是听了一耳朵罢了。”

朱棣的眼睛眯起,淡淡的道:“去查!”

……

“军队必须要被牢牢的掌控住,不然分崩离析是迟早的事。”

书房中,方醒正在给朱瞻基授课。

“所以军权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就比如说你爹准备去查亲军军籍这件事,我觉得就是在触碰你皇爷爷的逆鳞。”

朱瞻基默然,然后说道:“是,皇爷爷对那些勋戚都不错,所以目前军队依然被牢牢的掌控着,不会出现这等情况。”

方醒笑了笑:“可要是勋戚烂透了呢?”

大明在土木堡之后,武勋基本上都完蛋了,一个小小的石亨就能把控大局,并进一步开始染指朝政。

索性当时大明的军队还不是后期那种‘有奶就是娘’,所以复辟成功后的朱祁镇毫不犹豫的就干掉了石亨全家。

可在石亨死后,大明其实已经没有出色的武将了。渐渐的,那些文官就爬到了武官的头上,颐指气使,把武人视作奴仆。

鼎鼎大名的戚继光,在立下了偌大武勋的同时,却不得不去捧张居正的臭脚,给张居正写信的抬头都是:门下走狗小的戚某。

而且戚继光还不得不经常给张居正上供,各种奇珍异宝、各色美人都得有,不然就算你戚继光是抗倭英雄,张居正照样能把你打入尘埃。

“……文无第一。”

方醒皱眉说道:“可这最无耻的也是文人!”

在朱瞻基呆滞的表情中,方醒总结道:“青皮不可怕,就怕青皮有文化!”

“而文人就是有文化的青皮!”

这是方醒第一次在朱瞻基的面前把文人贬低到了这个地步,所以朱瞻基呐呐的道:“德华兄,不至于吧,至少本朝的文人还是知道忠义的。”

“忠义?”

方醒不屑的道:“这些忠义都是太祖高皇帝和当今陛下用刀子杀出来的,你还真以为他们有忠义?”

“罢了!”方醒看到朱瞻基一脸的震撼和纠结,就结束了这话话题,皱眉道:“我说的再多也没用,你且慢慢的看吧。”

有明一朝中,朱元璋对文官和太监是最不屑的,所以在他的洪武年间,没有太监能冒头,文官更是被杀的战战兢兢。

而到了永乐年间,朱棣从开始对太监的不屑和警惕,到了现在来看,已经出现了重用太监的苗头。

而据方醒的依稀记忆,大明正式启用太监,好像就是从朱瞻基的宣德年间开始的。

方醒看着一脸沉重的朱瞻基,心中想到:你娃现在纠结吧,等以后你觉得扛不住文官系统了,还不是照样得把太监推出来,和文官打擂台,互相制衡?

朱瞻基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觉得文官系统不至于此,所以他释然道:“德华兄,要不你明年去考试吧?”

明年有一科考试,所以朱瞻基觉得让方醒考一个出身出来,到时候他们父子运作一下,此后方醒就能正儿八经的参与朝政了。

方醒把脸一板,“不去!”

朱瞻基还想劝说一二,可方醒却坚定的说道:“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踏入考场!”

在朱瞻基的眼中,文官的前途比武勋更加远大,所以他是真心的希望方醒能去考个进士。等到他们父子上台后,方醒的地位就非同一般了。

可方醒却更喜欢来个爵位,避开官场上的明枪暗箭!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