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96章 碰壁

第296章 碰壁

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的明哲保身?

大概是会思考以来吧!

当方醒公事公办的去了英国公府上的时候,张辅就为他揭开了五军都督府这般反应的原因。≥8

“军中的情弊连陛下都深知,塞几个人进去,就算是知道了,陛下也会睁只眼闭只眼,细柳营毕竟是少数啊!”

张辅显然并不看好此次的清查,他劝道:“要不就和殿下说说吧,这要是查出太多的话,连陛下那边都压不住。”

方醒点头道:“小弟也正是担心这个,众怒难犯啊!”

这军中其实和官场都是一样:我有几个亲戚好友的孩子没着落,就利用职权把他们安置到军中,这难道不行吗?

当然行!连朱棣都不会有意见。

张辅放下手中的书,思忖了一下:“五军都督府目下是保定候在执掌,要不你且去找他问问。”

保定候孟瑛,父亲孟善是在朱棣潜邸时就跟随的老人,父子俩都参加了靖难之役,所以极得朱棣的信任,不然也不会让他掌管五军都督府。

方醒一听就懵了,“那殿下这不是在坑我吗?”

叫我去和朱棣的亲信大将说这种事,这不是自己作死是什么?

张辅莞尔道:“殿下怎会坑你?不过是想让你在军中发声罢了!”

“哦!”

方醒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朱高炽是想让自己在军中有些影响力啊!

丢掉小纠结,方醒又去了五军都督府。

这种事朱瞻基不好出面,方醒只得悲催的当了敲门砖。

“侯爷今日在家,你且回吧。”

守门的军士傲娇的指着牌匾道:“此处乃军机重地,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我是闲杂人等?

方醒忍不住想吹嘘一番自己的功绩,可想想和一个小兵较什么劲。

想起自己在北征时和孟瑛见过几次面,方醒干脆就直接找上门去。

保定候府,孟瑛刚吃完午饭,正在小寐。

“侯爷,有客来访。”

孟瑛缓缓的睁开眼睛:“是谁?帖子呢?给我看看。”

管家尴尬的道:“侯爷,那人没帖子。”

“没帖子?”

孟瑛差点就忍不住想笑了。

好歹这里是侯府,帖子都没有就上门,这是哪个愣头青啊?

管家看到孟瑛有些懒洋洋的,就说道:“那人说自己叫方醒,说是和侯爷有过同袍之谊。”

嗯?

孟瑛一怔,然后喝问道:“可请进来待茶了?”

管家点头道:“有,只是那茶叶……”

方醒不习惯穿那些亮色的衣服,所以看着整一个穷酸,管家干脆就把招待庄头们的茶叶拿出来待客。

想必他是吃不出来的吧!

“嘿!”

孟瑛一跺脚,指着管家道:“那是皇太孙的老师,你…你还不去请进来!算了,本候亲自去。”

看到孟瑛急匆匆的去了前边,管家傻傻的道:“可那人看着就是个穷酸啊!难道侯爷要弃武从文了?”

孟瑛急匆匆的到了前院,一进去就看到方醒正津津有味的喝茶,心中就是一个咯噔。

文人奸诈,这是所有武人的共同想法。

这是要当笑面虎吗?等太子上台后再秋后算账?

孟瑛为人谦和,治军严谨,平时和张辅般的也是手不释卷,大有儒将之风。

方醒不会品茶,只要不是太差的茶,他喝着感觉都一个样。

门外来了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方醒起身道:“方某哪敢劳动侯爷亲迎,惶恐。”

两人在北征时算是有些交情,孟瑛笑道:“下人不懂事,得罪方先生了。”

两人寒暄几句就分宾主坐下,孟瑛皱眉看着方醒面前的茶杯,哼道:“还不快去给方先生换茶?”

边上伺候的仆役刚才可是在猜测着方醒是来打秋风的穷酸,这时看到孟瑛的应对,心中一个激灵,急忙就下去了。

等换茶之后,孟瑛才道:“方先生北征大展神威,封赏必然就在眼前,令人羡煞啊!”

方醒才二十一岁,可已经是要走上战功封爵的道路了,这不得不让人心生艳羡。

大明的勋戚不少,分为三种:开国封爵;靖难封爵;永乐朝后的战功封爵!

洪武年间,太子朱标和太孙朱允炆都是文弱性格,老朱担心自己死后儿孙坐不稳江山,干脆就大杀了一批,结果很是喜人……

等到了朱棣靖难之时,朱允炆悲剧的发现,朝中的大将几乎都被他爷爷给杀光了,最后曹国公李景隆就当了廖化。

第二批封爵的都是靖难之役的功臣,而朱棣和他老子不一样的是,他对功臣很是看重,也没有什么狡兔死,猎犬烹的想法。

这批人是活得最滋润的!

第三批就是永乐年间立功的将领。

目前方醒也极有希望加入到这个群体中来。

二十一岁封爵啊!

而且还是以战功封爵!

孟瑛心中暗自赞叹,然后问了方醒的来意。

方醒也不讳言,把目的说了之后,就问道:“侯爷,为何五军都督府不肯助太子一臂之力?”

孟瑛一听是这事,就苦笑道:“你是不知道,殿下此举有些冒失了。”

这货不错!

能在自己的面前说出这等有些犯忌讳的话来,说明这人可交!

方醒点头道:“我也知道此事有些犯忌讳,可咱们私下查证应该不难吧?”

“难!”

孟瑛唏嘘道:“军中的事情你也应当知道,谁没有几个三亲六戚的在里面。”

方醒大包大揽的道:“我可以担保,此次只是查证军籍,不涉及这一块。”

这个担保孟瑛还是信的,不过他还是摇头道:“可他们担心的是此例一开,此后再无宁日。”

这就是要捂盖子的意思,免得被人查出其它东西来。

军中的弊端当然不少,要是被一下子揭开了盖子,怕是方醒只能躲到海外去了。

“二弟,谁来了?”

这时门外进来一个男子,看着比孟瑛的年纪大一些,表情有些不耐烦。

孟瑛的脸沉了一下,起身介绍道:“这位是太孙殿下的老师,方醒方德华。”

回过头,孟瑛给方醒介绍道:“方先生,这是我大哥孟贤,常山护卫指挥。”

方醒的眸子一紧,笑道:“原来是赵王殿下的孟大人,久仰了。”

赵王朱高燧麾下有三卫,号曰常山护卫,分为左中右三卫人马,很是兵强马壮。

孟贤冷冰冰的打量着方醒,只是勉强的颔首示意,然后问孟瑛:“听闻你参与了查证军籍之事?你怎地这般的糊涂!”

孟瑛尴尬的对方醒笑了笑,然后说道:“大哥,这事只是谣传,没有的事。”

孟贤的视线从方醒的身上扫过,淡淡的道:“没有最好,目下北征刚刚大胜,谁要是敢在这种时候作乱,陛下必然会兴雷霆之怒。”

看到孟瑛和方醒都不说话,孟贤才冷哼一声道:“你且好自为之,我回去了。”

这人就是专门来说这几句话的吗?

遇到这种情况,方醒也待不下去了,他起身说道:“既然侯爷这里不方便,那方某就告辞了。”

孟瑛尴尬的道:“你看这事…,真是太……”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