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64章 令方醒马上来

第264章 令方醒马上来

今儿是大年三十,迪巴拉爵士祝大家:阖家团聚,万事如意,吃好喝好玩好!

......

土屋中一阵沉默,赛罕退后一步,让自己置身于壮汉的保护之下,然后才有恃无恐的道:“方先生,你只有一刻钟,要是一刻钟之后我看不到阿斯兰,那么……你将会见识到剥皮之术!”

那壮汉把马刀递到嘴边,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露出了嗜血的笑容。中?文

赛罕介绍道:“他不但能砍头,同时也是剥羊皮的高手,而且……剥人皮也不在话下!”

“你说完了吗?”

方醒突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赛罕心中警惕的道“方先生,知时务者为俊杰啊!你可别…..”

方醒突然展颜一笑,手中的东西缓缓的移动着,手指缓缓的扣动……

“阿鲁台那个波斯人也敢威胁我大明吗?”

方醒的眉间冷冽,突然喊道:“来人啊!有人行刺!”

赛罕一怔,壮汉听不懂,但能猜到方醒是在通知外面,于是就冲了过来。

“呯!”

壮汉刚冲到方醒的身前,手中的刀准备挥下斩断方醒的右臂。可那马刀在空中就停住了。

“铛!”

由于壮汉挡住了赛罕的视线,所以他在后面只看到了马刀落地,而壮汉的后背却出现了一片殷红……

“噗通!”

方醒轻轻一推,眼前这个瞪着眼睛的壮汉就轰然倒地。

赛罕慌乱的退后了几步,瞠目结舌的道:“你对他做了什么?你使了什么妖法?你……”

“你你妹啊!”

方醒把枪口对准了赛罕,冷笑道:“还记得那位阿拉坦吗?他现在可好?”

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辛老七的提醒。

“少爷,大家都来了。”

方醒点头,然后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呯!”

“噗通!”

赛罕倒在地上,身体在抽搐着,前胸迅速的被鲜血浸透。

阿拉坦?

在最后的时间里,赛罕想到了阿拉坦。

阿拉坦回到王帐时已经只剩下了皮包骨头,浑身都是包,嗓子眼几乎都咳成了黑色,连话都说不了。

据一路陪同的人说道,阿拉坦是在路上染上了疫病,不但是身上长包,而且整日不停的咳嗽,最后就变成了骷髅般的模样。

阿拉坦很快就死了,死后还被焚烧深埋,他的家人也被当成了不吉之人赶出了王帐。

“嘭!”

房门被撞开,接着就是辛老七冲了进来,当他看到方醒站在原地,而那两个鞑靼人却扑街后,不禁想起了方醒上次在皇城外遇刺时的应对。

方醒很满意辛老七的反应,他故作惊慌的道:“这两人行刺于我,侥幸被我杀了,你们赶紧去扣住阿鲁台的人。”

倒地的那个壮汉手中还握着那把马刀,窗户被撞开的痕迹清晰可见,所以大家都对方醒的说法深信不疑,就急匆匆的去捉赛罕带来的人。

辛老七没去,他只是默默地拿出自己的唐刀,撕开这两具尸体的衣服后,直接用刀捅进了伤口中。

方醒也没有表示诧异,主仆二人默契的完成了毁灭证据的重要一步。

由于有方醒所部大捷在前,所以朱棣大军的速度提升了不少,在三月中旬的时候,就已经出塞了。

兴和堡外,张羽和一帮子人心中揣揣的在等着,而方醒所部却没来。

当圣驾到了兴和堡外面的时候,方醒放下了手中的信。这是张辅写来的,信中说是家中仆役出去信口开河说了些不该的话,对此很是抱歉等等。

方醒面无表情的拿起另一封信,这是梁中写来的。

这是方醒第二遍看梁中的来信了,他默默的看完后,对着在门口等候的一干军官说道:“你等且去迎接圣驾,就说我病了……”

所以当朱棣看到姗姗来迟的董辟后,就面露怒色,吓得董辟赶紧跪下解释。

听完后,朱棣若有所思的道:“你说方醒病了?什么病?可要朕派御医去?”

这等隆恩可是不多见,按理董辟得替方醒谢恩的,可是想到临走时方醒正在喝酒,他就忧郁了。

董辟跪在地上纠结着,他可不敢对皇帝撒谎,所以才呐呐的道:“方先生他…没病…”

“嗯?”

朱棣的轻哼仿佛就是个信号,黄俨先跳出来道:“好大的胆子!方醒这是在欺君!”

郑亨也阴测测的道:“那方醒莫不是自持功高,连陛下都不放在眼里了吗?”

胡广在边上听到这些话,心中一惊,可却不敢给方醒缓颊。

朱棣沉声道:“他是想干什么?说!”

董辟已经被吓得浑身大汗,他颤抖着道:“方先生说…他说…”

郑亨看到董辟一直在看自己,就怒道:“你看我作甚,莫不是想请本候为方醒求情吗?那是做梦!”

郑亨大义凛然的道:“虽然方醒在臣的麾下呆过一阵,可臣却不会徇私!”

好一个国朝的大将!

好一个不徇私的统帅!

朱棣的眼中波澜不惊的道:“他说了什么?”

董辟满头大汗的看着郑亨,郑亨心中一个咯噔,就说道:“陛下问话,你看我作甚?”

就在此时,黄俨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得意的道:“陛下,昨日老奴听说一件事,说是那方醒杀了永宁王的使者。”

“啪!”

朱棣一巴掌拍在案几上,喝道:“令方醒马上来!”

马上就有人去找方醒,而董辟看到没自己的事了,不禁松了一大口气。

杀胡堡离这里不远也不近,朱棣以为方醒起码要半个时辰才能到,可没想到才一刻钟不到,门外就传来了通报。

“杀胡堡…方醒到……”

朱棣的脸颊抽动了一下,喝道:“令他在外面呆着等候问话!”

郑亨和黄俨都相对一视,眼中的喜色充盈。

朱棣扫了下面一眼,对大太监点点头,然后大太监就单独出去了。很快,外面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陛下问着你,你可仔细回答。”

“那啥,臣知无不言。”

“有人说你杀了永宁王的使者,可有此事?”

方醒的声音很是委屈的道:“没有的事,这谁在造谣?陛下难道也不管的吗?”

里面的人都纷纷偷看着皇帝,想着这下该要发飙了吧。可朱棣只是面无表情的在听着。

“那厮先是说要带走那个阿斯兰,可阿斯兰我不是交给宣府了吗?所以就说不知道,结果这家伙居然埋伏有刺客,幸亏咱身手矫健,武艺精湛,这才勉强干掉了他们,不然今日陛下只能看到臣的尸体了。”

“想到臣的妻小此后将无人照管,臣的一颗心就……难受啊!”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