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6章 人的私心

第256章 人的私心

张羽觉得自己应该能在最后关头给瓦剌人的背后重重一击,然后战后论功的话,不但无过,小功肯定是有的。㈧1

可当他勇敢的一马当先冲出堡门时,看到外面的景象,不禁瞠目结舌的勒住了马缰。

“这里有个活的!”

这时几个民夫看到了被死马压住了大腿的瓦剌千户,不禁狂喜的喊道。

发现俘虏,这几个民夫就会得到奖励。要是能抓到一个大官,不但有钱粮上的奖赏,搞不好还会被免除劳役。

所以看到那个被压住的瓦剌人的盔甲很是齐全后,几个民夫欢呼一声,捡起刀枪就冲了过去。

把俘虏五花大绑,民夫们看都不看近在咫尺的张羽一眼,喜滋滋的抬着断腿的俘虏去报喜。

“抓到一个鞑子的大官!”

方醒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交给了辛老七和董辟,自己迎了过去。

张羽看着大步走来的方醒,讪讪的道:“今夜多亏了方先生,下官感激不尽。”

方醒看着张羽身后的那些残兵败将,皱眉道:“既然遇袭,为何不点燃烽火?”

夜晚遇袭最好的报信方式就是烽火,而且兴和堡中也有烽火台。

张羽一愣,他身后的那些人都是一怔。

于三火干笑道:“方先生,虽然有烽火,可当时敌情如火,抽不出人去啊!”

赵信榜和马彪都低下头来,心中有些难受。

其实不是抽不出人来,而是当时大家都觉得点燃了烽火也是没什么卵用,所以干脆就别折腾了。

张羽点头道:“正是,今夜骤然遇袭,堡内的军士们死伤惨重,剩下的人都在奋力拼杀,找不到人。”

方醒呵呵一笑,不置可否的道:“方某只是随便一问,张大人不必这般解释。”

方醒的态度很坚决,他不会给张羽背锅。

张羽看看左右,低声道:“方先生可否借步说话?”

方醒无可无不可的跟着到了边上,张羽面露恳求之色说道:“方先生,可否借些人头?”

“铮!”

方醒的第一反应是拔出刀来,然后刀尖指着张羽,厉喝道:“张大人,你欲何为?”

尼玛!你想借谁的人头?

你以为自己是曹操吗?

张羽看到那边的目光都转过来了,特别是辛老七,他正飞快的冲了过来,就急忙解释道:“方先生,下官只是想……借些敌军的人头。”

卧槽!

原来是想抢功啊!

方醒缓缓的放下刀,对着跑来的辛老七摆摆手,然后回身说道:“张大人,今夜兴和堡被敌军突袭,这个罪责是掩饰不了的,而我带着兄弟们来解救你们,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

张羽仔细听着,频频点头,他以为方醒只是在作谈条件前的铺垫,心中也已经做好了被狠敲一笔的准备。

方醒看着兴和堡幸存将士们正呆滞的站在那里,就摇头道:“抱歉了张大人,这仗是我手下的弟兄们打出来的,我不能昧了他们的战功。”

说完方醒就大步的走了回去,留下个失魂落魄的张羽呆立原地。

张羽抬头看着方醒的背影,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那些军士的功劳还不是你这个主将说了算吗?难道他们能比得上我张羽给你的好处?

如果方醒听到他的心声,大概会嗤之以鼻吧。

大明目前靠的就是军功相对公平,这才能让普通军士效死。

如果军功体系崩塌,那么大明军队必然会跟着颓废!

“少爷,我们抓到了几个奸细!”

方醒刚刚看了那几个被撞飞的长枪手,闻言就起身看去。

小刀的手中捏着绳头,身后牵着被捆住手臂的三个异族打扮的男子。

就像是一个牧童在牵着几头牛。

方醒感到激战时的兴奋已经开始消退了,疲惫如潮水般的涌了上来,就说道:“很好,把他们交给老七处置,明日咱们再论功。”

辛老七接手后,立即让人去杀胡堡报信,然后全军进入兴和堡休息。

张羽不敢再次阻拦,反而为了让方醒在战报中不给自己下烂药,还得殷勤的命人做饭。

方醒得到了一个单间休息,他才睡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被叫醒了。

辛老七一点都看不出疲惫,依然是精神奕奕的。他面色凝重的道:“少爷,那三人是鞑靼人,其中一个是阿鲁台的侍卫。”

这个口供是如何问出来的方醒不关心,他只是愤怒的踢开了被子,翻身起来就骂道:“玛德!旁观瓦剌人突袭兴和堡却不报信,阿鲁台的野心昭然啊!”

辛老七点头道:“少爷,他们三人原本是来观察我军的动向,可却意外的发现了瓦剌人的踪迹。”

“观察我军的动向?”

方醒冷笑道:“让董辟马上写捷报,把这三人的情况也附之!”

辛老七皱眉道:“少爷,此战董辟并无功劳,为何还要让他报捷?”在他看来,这份捷报就该由方醒来写。

方醒笑道:“不必担心,董辟必然不敢乱写。”

辛老七皱眉道:“少爷,人心难测啊!”

方醒指指隔壁,那里面住着监军王贺。

辛老七恍然大悟。王贺作为监军,同样需要写一份奏折随同捷报递上去,而且这份奏折会直达天听,谁都不能阻拦。

要是董辟的捷报和王贺的奏折有差异,那么……

果然,醒来的王贺在写完自己的奏折后,提出来要看看捷报。

董辟不敢拒绝,随后就被王贺打脸了。

“此处应当是方先生身先士卒吧?”

王贺指着捷报冷笑道。他是阉人,而此战后方醒的地位必然就不同了,所以他当然会为自己结个善缘。

董辟满头大汗的偷瞥了方醒一眼,急忙解释道:“下官疏忽了,这是下官疏忽了,下官马上就重新写,马上……”

王贺得意的看向方醒,可方醒只是颔首微笑表示感谢。

是人都有私心,董辟在捷报中给自己的脸上贴金,这个是在方醒的预料之中。只要他不篡改此战的走势和结果,那么方醒不是很在意。

方醒麾下三千多人,可里面有多少是别人的眼睛谁都不知道。

至少有皇帝的眼睛在看着大家,这一点方醒很是肯定。

方醒看到董辟脸上的汗水都滴下来了,就起身淡淡的道:“我估计发出去的不会只有这两份。”

闻言王贺只是微笑,而董辟的手都在发抖。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