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8章 郑亨的手段

第238章 郑亨的手段

帐内只有郑亨两人,王谦张大了嘴巴,郑亨都能看到他的咽喉了。≥CO

“侯爷,您莫要说笑……”

郑亨面无表情,王谦这才慌了,急忙问道:“侯爷,那人呢?”

郑亨闷声道:“此刻在柳升的手中,你锦衣卫的手段高超,想必能把他解救出来吧。”

到大军中去救人,我救你妹啊!

王谦毕竟城府深沉,转眼就肃然道:“侯爷放心,那人不会说出什么来,不过方醒此人已成了大患,侯爷可要当机立断了!否则……”

郑亨咬牙道:“本候知道,不用你提醒。”

王谦拱手道:“侯爷先忙着,下官得赶紧传信到金陵处理此事,告辞了。”

等王谦走后,郑亨对出来的幕僚道:“幸亏本候的奏折已经快要到了,否则还真是骑虎难下了!”

幕僚微笑道:“侯爷此举与兵法暗合。正所谓正奇相合,今日虽然失算了,可暗中的手段依然可以让方醒去……连陛下都无法指责。”

郑亨笑道:“连那王谦都以为本候是束手无策,等到了事后,本候会让殿下看到什么叫做杀人不用刀!”

第二天,柳溥大清早的就到了这边,找到方醒后,一脸震撼的道:“德华兄,那人死了!”

方醒无所谓的道:“是自杀吧?”

柳溥叹道:“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真狠啊!”

方醒试着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结果疼的龇牙咧嘴的。

狠人呐!

看到方醒的模样,柳溥忍笑道:“家父说了,这事就暂时丢开,毕竟陛下已经快到了。”

朱棣确实是离北平不远了,全程打开仪仗,一路逶迤而来。

因为还要处理朝政,所以朱棣坐了一辆超大马车,里面几乎就是一个小宫殿。

随意的拿起一份奏折,朱棣看了一下,原来是瓦刺军又在兴和试探了,郑亨准备派出精干的一支军队同样去试探对方,于是他就在奏折的上面写了一个‘可’字。

批阅的奏折汇集成了一堆,然后被分解出来,由专人快马送到各个地方。

朱瞻基在边上也看过了刚才的奏折,可他的心中却有些阴霾,驱之不散。

柳升发出了两封信,一封太子,一封朱瞻基。

郑亨莫名其妙的改换门庭,这给朱瞻基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而他更担心身处北平,孤立无援的方醒。

看到朱瞻基在发呆,朱棣哼道:“可是昨夜没睡好?”

朱瞻基急忙笑道:“孙儿睡得很好,只是有些担心方醒。”

“北平大军云集,你担心他作甚?”朱棣觉得孙子还是有些太嫩了。

瓦刺人难道还能打到北平来不成?

朱瞻基干脆就说道:“皇爷爷,孙儿是担心他在北平被人胡乱指派。”

作为文人领军,方醒在军中就像是只萤火虫,闪闪发光啊!

朱棣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回忆之色,“为将者哪有一帆风顺的好事,当年靖难时,朕几次险些兵败身亡,若是没有当年的磨难,军中如何会有这些雄兵悍将?”

朱瞻基听到这话,恨不能车驾马上就赶到北平城去。

德华兄,你可千万要挺住啊!

郑亨一旦叛变,赵王必然会要求他拿出投名状来,而目前在北平,最好的投名状也就只有方醒了。

北平大营中,今日两位统军的侯爷都聚在了一起,探讨敌情。

郑亨坐在上首,柳升不屑坐在他的下首,干脆就坐在了对面。

郑亨干咳一声后,说道:“前段时间阿鲁台来报,瓦刺兵锋已至兴和外围,为此本候觉得应该派人前去试探。”

说完郑亨就看着柳升,示意他发表看法。

兴和是处在宣府的防区,也就是郑亨的地盘,目前那些守将都还是以郑亨马首是瞻,所以柳升面瘫的道:“那不过是瓦刺的小股试探而已,不足为惧,不如等陛下到了再做打算。”

郑亨坚持道:“兴和乃我宣府插入草原的利刃,不可弃之。”

柳升闭嘴不言。

郑亨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拿起了一份奏折道:“本候为此上本陛下,结果陛下也认为应当派出些人去打探一二。”

柳升不知道郑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宣府不是他能插手的,那么郑亨调动自己麾下的军队何必干涉呢?

郑亨的脸上露出了些许遗憾的道:“可惜宣府和开平的精锐斥候都被本候调遣到了北平府,所以本候决意派出聚宝山千户所前往兴和前端,扫清瓦刺人的斥候,摸清敌军的情况……”

听到这个,柳升轰然起身,指着郑亨喝道:“武安侯,你这是借刀杀人!本候不同意!”

郑亨早就料到了柳升的反应,他扬扬手中的奏折,笑道:“安远候可要看看陛下的回复?”

柳升气得三尸神暴跳,他想喝骂,可郑亨却有朱棣的批示……

最后,柳升反而平静下来了,他淡淡的道:“武安侯,那些人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能这般的对付方醒,你可别忘了,太孙此次跟随陛下北征。”

郑亨依然只是板着脸,柳升冷笑道:“还有,你忘了英国公!”

等柳升走了之后,郑亨才阴阴的一笑,随即就吩咐人去传令。

“什么?”

董辟懵逼了,他咬牙切齿的问传令的人:“宣府兵精粮足,为何要我等前去哨探?”

来传令的是郑亨的亲兵,他冷冷的道:“不只是你们,侯爷生怕你们兵力微弱,就调派了两个千总部一起去,难道三千多人还不够吗?”

够你妈比!

董辟在心中骂道。

方醒刚听到时楞了一下,可旋即就知道结果不可更改,就交代道:“既然如此,想必大营把我军的辎重也安排好了吧?”

亲兵呵呵道:“此去一路都是我宣府的地方,你们持着军令即可调用粮草。”

在这种地方郑亨可不会动手脚,免得被人抓到把柄。

亲兵心道:“让你们做个饱死鬼也不错!”

“这不公!我要……”

“好了!”

董辟不依不饶的还想闹事,方醒喝住后,对亲兵问道:“不知我军出发可有时限?”

军令大如山,在这个时候闹事只会起到反作用,还不如抓紧时间问清情况。

亲兵端着脸道:“军情如火,但侯爷开恩,许你等明日再开拔。”

等亲兵走后,方醒就叫来了百户以上的军官,传达了郑亨的命令。

此行凶险,可军令之下,谁都不能不去。

沉闷的气氛不久就被两个倒霉蛋给打破了。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