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7章 壮士断腕

第237章 壮士断腕

大明的文官系统此时在朱棣的心中低了武人一等,所以对于国本的教育他们不可能会放手,更由不得武人插手。

要是郑亨敢说方醒就是武人,那么朱棣会是什么反应?而且太子和皇太孙估计连生吃了他郑亨的心思都有了。

赵王虽然深得朱棣的宠爱,可他毕竟是幼子。太子目前虽然时常被皇帝呵斥,可却没有动摇他的地位。

而汉王最近在金陵很是低调,每日只是到处游荡喝酒。

赵王真的靠谱吗?

这个念头在郑亨的心头一转即逝,在他迎奉赵王劳军时,在他处处想整方醒时,他的退路就已经在渐渐的断裂开来。

想到这里,郑亨就揪扯着另一个罪名不放。

“可你等夜间穿行大营,此大罪也!”

这是技穷了啊!

这时大营的外面传来了喧哗,甚至还有刀枪碰撞的声音。

郑亨额头上的汗水终于流下来了。

军中火并,这个事情被朱棣知道了,别说他是侯爷,国公爷都不管用。

“放了方先生!”

“放了方先生!”

“放了方先生!”

“……”

外面整齐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打起来,不然今天在场的一个都跑不了。

方醒似笑非笑的看着郑亨道:“武安侯,难道进入大营必须得有你的准许吗?”

郑亨逃过一劫后,嘴硬的道:“当然!”

“可他们却是先禀告了我!”

就在这时,一队军士护送着柳升到了。

柳升看了一眼方醒这边,然后才说道:“方先生,先让外面的人散了吧。”

方醒笑道:“那不过是些不明真相的军士,以为方某是被人给绑了,这就去。”

方五马上就往外跑去,可郑亨却气得不行。

合着我就是绑匪啊!

“噗!噗!噗!”

夜风渐渐的大了,吹得帐篷猎猎作响,那些偷看的军士们都被赶了进去。

看到郑亨有些悻悻然,方醒笑道:“武安侯莫不是跟这奸细认识?不然为何不许我等进去。”

那被两名军士扣住的男子抬头看了郑亨一眼,然后就被郑亨眼中的煞气给逼得低下了头。

“呵呵!”

郑亨突然变脸笑道:“不过是一场误会,至于这奸细,只要以家人的安危逼迫之,自然什么都会说出来。”

苟日的!

方醒看到那男子的眼中突然黯淡下来,不禁怒道:“武安侯好手段,想来连锦衣卫的纪大人也不如吧!”

柳升同样是怒不可遏,沉声道:“武安侯,这个奸细是本候的事,你逾越了!”

郑亨哈哈笑道:“本候身体不适,这就回去歇息了,希望明日能接到我儿的来信……”

“哈哈哈哈!”

看着郑亨的背影,柳升劝道:“都别在意,小人而已!”

柳溥不服气的道:“父亲,您听他刚才的话,分明就是一伙的!”

“住口!”

当着柳升的面,方醒脸色铁青的斥责道:“你若是抓住了他的把柄那还好说,可无凭无据的这样说一位侯爷,你觉得自己是国公吗?对方抓住你的话柄,你觉得自己能扛得住吗?”

柳升抚须点头,觉得儿子的这个老师实在是太好了,比自己这个当爹的都管用和警醒。

柳溥被方醒说的一愣一愣的,急忙就想忏悔。

“这种话就该背着人说,明白吗?”

呃……

柳升扯掉了自己的几根胡须,龇牙咧嘴的都要呆滞了。

“德华兄,我明白了。”

柳溥得意的笑了。

方醒拱手对柳升说道:“这人既然被郑亨当做了弃子,侯爷您就看着办吧,没必要奢求口供了。”

柳升点头道:“老夫省得,方先生放心。”

等方醒带着人回去后,柳溥就请教道:“父亲,为何德华兄不要口供呢?有了这人的口供之后,咱们难道不能在陛下的面前告一状吗?”

柳升等亲兵们带人远去,才语重心长的道:“你和方先生的年纪差不多,可在这方面真是差了好多啊!”

“哎!”

“郑亨既然用家眷来威胁这人,那么必然有把握这人的嘴咱们撬不开。”

柳溥不甘心的道:“父亲,我觉得没有撬不开的嘴!”

柳升苦笑道:“你可知方先生为何一点都不在意这人?”

柳溥迷茫的道:“难道不是相信父亲您吗?”

柳升对这个儿子真是没辙了,只得耐心的教导道:“那是因为口说无凭,如果今天郑亨不知道的话,那么还有可能咬住他,可既然他知道了,什么口供都是白搭,难道你还能去拷问一位侯爷不成?”

这边在教子,可郑亨那边却在摔东西。

“废物!蠢货!”

大帐中轻巧的东西都被郑亨摔了,最后他气喘吁吁的骂道:“这就是锦衣卫的手段吗?去,把王谦叫来!”

王谦正在睡觉,急匆匆的赶来后,看到账内整整齐齐的,心中就是一喜,问道:“侯爷,可是成了?”

郑亨坐在上面,冷冰冰的看着王谦,直把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才淡淡的道:“那人就是你锦衣卫中的好手?”

“对啊!”

王谦自豪的道:“这人精通读心,察言观色的本事无人能出其右,若不是此次事情要紧,下官也不能把他抽调过来。”

“精通读心?”

郑亨的表情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

“最出色的!”

王谦马上就背书道。

“呵呵!”

郑亨幽幽的道:“可你却让他在夜晚接近那边,他难道能摸黑读心吗?”

呃…….

王谦从郑亨的话里听到了不祥的味道,就问道:“难道他失手了?”

郑亨点点头,王谦马上就弥补道:“侯爷不必担心,今夜不成,明日我让他在白天寻找机会,定能在方醒那边布下几个内线。”

说完王谦就自豪的看着郑亨,心想我们锦衣卫可是术业有专攻,你等大老粗能明白才见鬼嘞!

呵呵!

郑亨的心中冰凉,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才会在王谦的蛊惑下决定对方醒下手。

“滚!”

王谦愕然的看着暴怒的郑亨,指着自己的心口位置,不相信的道:“侯爷,您叫谁呢?”

郑亨觉得账内点燃的几根牛油大蜡烛都无法照亮自己的前路,他喝道:“你特么的还有脸在这里呆着?那人已经被方醒麾下的军士当场拿下了!”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