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3章 武安侯攀上高枝了

第233章 武安侯攀上高枝了

劳军的队伍很长,米、肉、菜蔬就不必提了,关键是还有不少酒,这让大营中马上就是欢声雷动。W≈

“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解馋。”

“赵王殿下给的东西谁敢贪!我看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娘的,这次一定要喝个大醉!”

这些军士们都被枯燥的操练给闷得要发疯了,现在看到酒食,顿时就兴奋起来。

方醒冷笑看着郑亨走到了前面,然后一脸慷慨的发表了讲话,大意就是让大家不要忘记了恩典,要努力操练,要努力杀敌……

“少爷,没有咱们的。”

辛老七一脸鄙夷的过来说道。

董辟更是苦大仇深的骂道:“这些苟日的,咱这是惹谁了?居然连酒肉都没有。”

方醒看着那边热闹的场面,突然转向了董辟。

“你若是喜欢,我可以想办法让你去大营里。”

“没有的事!”

董辟一听就慌了,急忙表明心迹道:“方先生,下官可是忠心耿耿啊!哪怕是那边有山珍海味,下官也是决计不会去的。”

方醒笑呵呵的道:“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觉得那边更有前途呢。”

“绝没有,下官绝无此想!”

董辟被吓得背上都湿了,他默默的退开,在心中又给自己的嘴巴加了一道锁。

方醒回首冷道:“老七,晚点跟我去方家庄,咱们也来个劳军!”

方五一听就皱眉道:“少爷,可这般私人劳军,会不会被猜忌啊?”

“猜他妹!”

方醒不屑的道:“老子手上只有一个千总部,就算是一个卫所,这点人在大明能干什么?猜忌?那不过欲加之罪罢了!”

方醒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倒霉了,什么理由都不用,直接拿下都不是问题。

可要是没倒霉,今儿这事说出去,别人也只会说赵王和郑亨的不是。

老子就是跋扈了,怎地?

方醒需要营造出自己没有城府的形象,这样哪怕他犯了错,别人也会觉得是小问题。

可今天方醒要是忍下这口气,然后把军中的怨气给疏散了,那才是令人心惊的猜忌。

军中都听你的,你方醒这是胸怀大志啊!

“先让弟兄们闹一场,然后明儿再让庄上的人来。”

方醒可不愿意就这样息事宁人,于是干脆就让人开始闹事。

当然,这个闹事可不是要制造事件,而是要闹给大家看看。

你们看看啊!咱们从金陵千里迢迢的来到了北平,可居然被当成了叫花子,什么都没份,这还是我大明的军队吗?

“凭什么把咱们撇开!凭什么!”

“我们也是大明的军队,不该受此侮辱!”

“我们要向陛下喊冤!”

“统军不公,我等不服!”

“……”

不过是几轮口号之后,方醒就叫停了抗议,然后全军的午餐就是馒头配咸菜,和大营中的酒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弟兄们可有怨言吗?”

方醒自己也用筷子穿了两个大馒头在啃,一边啃一边问辛老七。

辛老七直接是用小盆装了一盆的馒头,几乎是三口一个,闻言他努力把嘴里的馒头咽下去,翻着白眼道:“还,还好,不过是吃一口骂一句罢了。”

方醒淡淡的道:“那就好,等怨气积累到明天后,那就好看了。”

而在大营那边,孟蛟正和林群安聚在一起吃饭,不但有肥肉,还有一坛酒。

孟蛟喝了一口酒,擦去下巴的酒渍叹道:“也不知道武安侯是在想什么,怎地把方先生给忘了。”

林群安细细的抿着酒,放下碗后,沉声道:“今日是赵王劳军,可这本该是北平府的事,你明白吗?”

孟蛟被酒呛了一下,咳嗽了半天才惊讶的道:“老林,你的意思是……”

说着他的手指向了南方。

林群安点头道:“赵王越矩,武安侯不但没有拒之,反而任由军中大部都对赵王颇有好感,这…就是方先生所部受委屈的原因所在!”

孟蛟傻傻的道:“可赵王只是宗室啊!”

林群安担忧的看着自己的伙伴道:“可他毕竟是陛下的儿子,所以你可别傻乎乎的就上了别人的套。”

孟蛟恍然大悟道:“玛德!原来武安侯这是攀上高枝啦?我呸!”

今天的劳军搞得阵势不小,而郑亨也极为配合,反而柳升却冷淡的拒绝了酒食,只是和平时一样的吃着自己的小灶。

“父亲……”

柳溥带着功课回来了,看到案几上的肉菜,顿时眼睛一亮,马上就嚷道:“父亲,我没吃饱。”

柳升含笑叫人去盛饭,然后看着儿子大口的吃着肉菜,心中就有些眉目了。

“今日方先生军中没有肉食?”

“没有!”

柳溥气愤的道:“连德华兄都吃着馒头和大白菜,父亲,赵王这是想干什么?”

柳升缓缓的道:“你的脑子不灵光,就别想这些事了,方先生自然有他的应对。”

下午,方醒营中波澜不惊,只是他自己单独出去了一趟,许久才回来。

按理军中不能随意出入的,须得向上官申请。可方醒所部没有上官,而且更绝的是,方醒居然不是军中人,这就给了他寻找漏洞的机会。

今天方醒营中闹了半饷,郑亨听说后也只是置之不理,甚至巴不得方醒所部闹大一点,这样他就能插手了。

目前方醒所部有些尴尬,因为郑亨的放弃,所以没谁愿意去搭理他们,可这同时也造成了别人不好插手的情况。

“后来呢?”

郑亨中午和赵王府上的人喝了一通,脸上红红的问道。

亲兵也喝了不少,打着酒嗝回话:“侯爷,后来…后来他们就安静了,还学什么数学来着。”

郑亨眸色深沉的挥挥手,自言自语道:“难道你想把麾下都教成学问大家?那我倒是想成全你,可惜啊……”

方醒没有想把这些军士们培育成大家,只是想让知识的种子散播出去而已。

“方先生,久违了。”

下午营中来了两个意外的客人。

孟蛟看着那些军士们学习的场景,就傻笑道:“方先生果然是桃李满天下,连在军中都有学生。”

林群安则是拱手道:“方先生,不知何时还能一起并肩作战,下官期待之至啊!”

方醒笑道:“我这里只是怕军士们无聊闹事,所以就安排些事情给他们做。”

林群安心中腹诽道:可我怎么听说你麾下的人都是见识不凡呢!

坐下后,孟蛟就不平的道:“方先生,今日这事我看是有小人在作祟,您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方醒的目光一闪,道:“我介意什么?没有的事。”

林群安看到了那道光芒,就有些担心近几日方醒这边会不会闹出大事来。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