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4章 给脸不要,那你什么都别想要

第224章 给脸不要,那你什么都别想要

朱芳意气风发的指着仓库中的武器说道:“少爷,这些燧发枪都是备用品,而那些投石机我是这样想的,只带一部分上路,在接近敌军的地方时再行打造。天『』籁”

方醒点头道:“是这样,这种小型投石机打造简易,但却不方便长距离运输,就这样吧。”

为了不带着这些笨重的东西行军,方醒这次准备带上工匠们。

走出仓库,看着那边雀跃的军士们,方醒的心中也是一阵激荡。

瓦刺!

马哈木!

老子要来了!

不过在走之前,方醒还得收拾一个人。

“少爷,林致远家中只是有些钱财产业,不过他却有个妹妹给光禄寺的寺丞苗远做了小妾。”

方五的效率很高,很短的时间就把林致远的家底调查出来了。

“苗远掌着良酝、珍馐两署,在光禄寺中颇有实权。”

方醒点头道:“这么说来,谢文通不过是干苦力的,而这个苗远却是在通吃了!”

要说明月楼里没有苗远的股子方醒是不信的。

关键是苗远是否有夺了第一鲜的技艺后,拿到宫中去讨好贵人们的意思。

方五看到方醒有些犹豫,就道:“少爷,那人的家中护卫平常,要不我晚上带人去摸了他?”

这个摸有几种意思,死活由心。

方醒摇头道:“对方想夺了我们的生财之道,那我们以牙还牙就是了,不必沾染血腥。”

方五遗憾的道:“那可不好办啊!”

是不好办,要想掀翻一个从六品,并不是这般的好下手。

不过方醒想到自己离开在即,在临走前不给那些觊觎者们杀只鸡的话,估计张淑慧最后还得去英国公府求援。

哎!

方醒起身,就在方五以为他会说出什么计谋时,他却淡淡的道:“我没时间慢慢来,咱们就给他来个快刀斩乱麻!”

方五傻眼道:“少爷,您不会直接去找苗远吧?”

“我找他干嘛?”

方醒活动了一下身体,吩咐道:“你和我去即可,出发吧。”

林致远正在算账,今天中午的进账让他有些惆怅,不过想到马上就会获得隔壁的手段后,他也抛掉了烦恼,吩咐人准备一桌好菜,说是要请客。

“去光禄寺外面等着,看到谢大人就请来,就说我在明月楼请他喝酒。”

林致远意气风发的说道。

他的妹妹颇得苗远的宠爱,所以他也自以苗远的舅子自居,招呼谢文通不过是想打好关系而已。

“以后也好弄些酒水来卖啊!”

可他的伙计还没走出去,就慢慢的退了回来。

“怎地还不去?”

当伙计退到了柜台边上时,林致远恼怒道,然后抬起头来,正准备训斥几句,可当他看到逼近的方醒后,不禁说道:“你来作甚?”

这时没有客人,方五已经麻利的开始关门了。

关闭了大门,大堂里的光线就黯淡了大半。方醒的脸一侧幽暗,一侧被门缝间穿进来的光线照亮,看着有些渗人。

“林老板?”

方醒沉声道:“本人方醒!”

林致远看到方五正守在门口,就慌乱的道:“你想作甚?我告诉你,我妹夫可是光禄寺的寺丞!”

方醒对着边上正目光乱转的伙计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知道苗远是你的便宜妹夫,我正是为此而来。”

那伙计平时表现的很机灵,所以得到了林致远的看重,这时看到方醒的话里不对,就悄然往后面磨去。

等他退到了通往后面的门边上时,却觉得自己撞上了一堵墙。

回过头,方五正狞笑着,“我家少爷还没发话,你敢走?”

“噗!”

看到自己的伙计被方五一掌砍晕,林致远哆嗦着道:“你们想干什么?这可是晴天白日!这里可是朱雀街!”

方醒淡淡的道:“我很忙,可在我忙碌的时候,你却给我增添了麻烦!林老板,交代一下你让谢文通去勒索胁迫第一鲜的事情吧。”

“噗通!”

林致远被这个消息给惊住了,一屁股摔到了地上,然后赶紧爬起来,满脸难以置信的道:“你究竟是何人?”

这等问题当然不用方醒回答,方五马上就说道:“我家少爷乃是少年举人,算术独步天下,还是…太孙殿下的老师!”

林致远只觉得脑袋里一阵轰鸣,一片信息飘过,最后颤声道:“国子监的那个方醒?”

方醒矜持的说道:“我不是国子监的方醒,而是闹了国子监几次的方醒!”

看到林致远呆呆的,方醒不耐烦的道:“谢文通已经写下了罪状,林致远,就凭着那份签押,我就能让你在牢里过年!”

看到林致远的脸上有些隐隐的喜色,方醒毫不客气的打醒了他的幻想。

“我要你的供状,明白吗?否则这将是你最后一次听到过年的鞭炮!”

方五嘿嘿的道:“别以为我家少爷是在危言耸听,上一个这般想的,如今坟头的草有你高了!!”

看到林致远在犹豫不决,方醒哼了一声,起身就走。

麻痹的!给脸不要,那你什么都别要了吧!

这一刻方醒的胸中全是杀机,方五也嘲讽的看了林致远一眼,就拉开了大门。

看到方醒大步出门,林致远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可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

光禄寺的差事其实不少,可对于如坐针毡的谢文通来说,赶紧回家去想个对策才是王道。

当散衙的时间到后,谢文通第一个就冲了出去,引得那些同僚们都好奇不已。

到了家之后,谢文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谁都不见。

咋整啊?

差事办砸了,而且还写下了认罪书,要是被苗远知道的话,谢文通知道自己就完了。

解释?

谢文通摇摇头,苗远哪里会听他的解释,多半会在此后的日子里给他无数的小鞋穿,直到他待不下去了,主动求去。

至于赶尽杀绝,谢文通觉得苗远不敢。

这年头,谁的手头上没有上司的把柄啊!

正为难间,有人在外面敲门,谢文通不耐烦的道:“何事?”

门外沉默了一瞬,然后一个声音传来。

“谢大人,我家少爷有请。”

这是我的家吧?

谢文通突然觉得后颈发凉,喝问道:“你家少爷是谁?”

“方醒!”(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