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7章 布衣请罪

第217章 布衣请罪

方醒刚到家就看到了薛华敏。『W.』⒉

薛华敏笑吟吟的道:“二姑爷,国公爷让我来传话。”

张辅是英国公,平时一举一动受人瞩目,所以不大出来。即便是出来也是去拜访大儒或是与公事有关。

方醒喝了口茶,示意薛华敏继续说。

“纪纲昨夜就出来了,国公爷估摸着他会找人立威,所以想告诉二姑爷一声,让您近期少和纪纲打照面。”

说完后,薛华敏看到方醒端着茶杯有些呆滞,就以为他是怕了,不由的想起了张辅的交代。

“方醒年少气盛,吃不的亏,你且缓缓道来,莫要急切。”

张辅是深谙适得其反的道理,可薛华敏却觉得他多虑了,看方醒的样子,分明是怕了从牢中出来的疯狗纪纲。

“二姑爷,您不必担忧,纪纲那厮想必也不敢不给国公爷的面子,不然大家撕破了脸,他……”

“哎!”

方醒的长叹打断了薛华敏的劝慰,他叹道:“刚才和纪纲互喷口水了半天,现在想起来真是无聊啊!”

“二姑爷,您不是在玩笑吧?”

薛华敏呆呆的看着方醒问道。

方醒轻笑道:“纪纲被我气得够呛,估摸着午饭是吃不下去了。”

“二姑爷!”

薛华敏跺脚道:“那纪纲为了重振颓势,必然会找人开刀,您何必和他对上呢?”

方醒无辜的道:“他去堵着我,兴许是想杀人呢,我当然得自卫反击!”

薛华敏心中大乱,起身拱手道:“此事不容怠慢,二姑爷,我这就回去请国公爷示下。”

方醒也不阻拦,只是看着他离去。

等薛华敏到了国公府后,张辅已经知道了此事。

薛华敏担心的道:“国公爷,此事难测啊!”

张辅的表情有些古怪,缓缓道:“纪纲怕是没心思去对付德华了。”

纪纲此时正焦头烂额的打发人出去查找流言。

才和方醒各自分开了一个时辰多一点的时间,市面上就有流言传出来了。

“知道纪纲不?”

“知道啊!那不是锦衣卫的阎罗王吗?”

“嗨!你这消息晚了,告诉你,人纪纲连王爷都不怕,眼瞅着就要上天了!”

“真的?难道陛下还能封他个王爷当当?”

“谁说得准呢,兴许这位指挥使过段时日就成王爷了。”

“哟!那要是他成了纪王爷,岂不是整个大明都得要听他的啊!”

“……”

这些流言很快就被锦衣卫的人知道了,火速通报纪纲的同时,所有的人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大明可没有异性封王的规矩!

那些异性封王的家伙,都是躺在棺材里得到的封号!

这话要是传到了宫中,以陛下的脾气,锦衣卫怕是要倒霉了。

午饭后,当出去的人依然没能找到流言的根源时,纪纲果断把官服脱掉,只着一身布衣,独自朝着皇宫走去。

是谁干的?

在去皇宫的路上,纪纲为了躲避那些探究的眼神,只得思索着流言的根源。

方醒?

纪纲摇摇头,他不认为方醒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造出这般效果流言的能力。

那是谁?

这时今天那辆马车就映入了纪纲的脑海中。

官宦人家的女人,而且还透着股居高临下的味道。

办过许多案子的纪纲深知女人的小心眼。多少男人就是忽略了女人的小心眼,最后落了个凄凉结局啊!

“该死的!”

如果再有第二次机会,纪纲发誓一定不会搭理方醒的讥讽,直接拿下那个女人。

到了皇宫门口,守门的人看到一个布衣男子准备靠近宫门,就喝道:“哪来的野人,还不快快离去!”

纪纲垂下的头抬起来,凌厉的目光在守门军士的身上一转,然后就说道:“纪纲求见陛下。”

“啊!”

刚才喊话的军士几乎被吓瘫了。

这位可是活阎王啊!要是被他记恨上了,那还得了!

马上有人进去传话,而纪纲就在这渐渐阴沉的天空下站着,身姿笔直。

而此时的朱棣正在听一个太监说着刚听到的流言。

“连王爷都不怕吗?有趣!”

朱棣的手指头敲打着奏折,嘴角还带着笑意,可看到这个笑意的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一介家奴也敢呼喝王公吗?”

朱棣的这话更是让人心悸,所有人都垂首不语,生怕自己遭殃。

锦衣卫成立之初的定位就是天子家奴,只对天子负责。有明一朝中,只有张居正这位大佬敢把锦衣卫视作自己的家奴。

“陛下,纪纲在宫外布衣求见。”

一个太监禀告道。

朱棣不动声色的道:“让他来。”

等太监走后,朱棣才沉着脸哼了一声。

如果是往常的话,这等流言并不值当朱棣这般生气。可纪纲昨夜才从大牢中放出来,私心一想,这人会不会为了自己的脸面对别人这般说呢?

关键是这个流言不是纪纲在牢中时放出来的,如果是那样的话,朱棣肯定不会搭理。

这些道理纪纲也知道,所以他才马上就来宫中请罪。

走到暖阁外,看到御座上的朱棣目光幽幽,冷冷的看着自己,纪纲的脚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膝行进去。

“陛下,臣有罪!”

纪纲才好的额头因为用力的磕头都破了,殷红的鲜血留在了地砖上。

朱棣冷眼看着纪纲磕了十多个头,才问道:“你有何罪?”

君王永远不要轻易的被人猜到心思,不然屁股下的位置就不稳了。

纪纲一怔,然后伏地道:“陛下,臣今日得罪了方醒,结果城中就传出了臣不怕王公的流言,臣有罪。”

朱棣的目光一闪,问道:“为何事?”

纪纲早在路上就想好了理由,于是就故作惶恐的道:“臣今日在巡查锦衣卫坐探,结果遇到了方醒,他堵住臣的路,还用言语羞辱了臣……”

“于是臣就口快的回了几句,后来就……”

说完后,纪纲偷偷的看着御座下的那双脚,看到脚没动后,这才暗自出了一口气。

暖阁内静默了一会儿后,朱棣突然冷笑道:“你倒是会说话,可却不知道方醒那人的本性!”

方醒是什么本性?

说实话纪纲不知道,可他不相信皇帝会知道,于是就抬头看过去。

朱棣的表情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往事,然后说道:“那人惫懒,可却不会主动羞辱人!”

目光转向纪纲,朱棣冷道:“朕若是没猜错的话,今日当是你先惹了他!”

这如同亲眼所见般的一番话让纪纲的身上都湿透了,他喊道:“陛下饶命,臣只是不忿方醒的得意洋洋,所以才说了些话,陛下饶命……”

纪纲在担心,他担心皇帝是不是有了自己的情报渠道,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他这条狗可就不值钱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