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4章 御厨的震惊

第214章 御厨的震惊

方醒和邓大年打了几个呵呵就闪人了,留下邓大年一人。W≈

“现在刷漆?那得等多少天?”

隔壁明月楼的掌柜林致远听到隔壁也是酒楼后,就不屑的道:“我明月楼在朱雀街一骑绝尘,这等小事就不必来烦我了!”

方醒很忙,他赶回方家庄去验收朱瞻基送来的厨子。

厨房,花娘正带着些许敌意的看着自己的三个同行。而春生很委屈,因为要测试三人,所以他要处理的食材太多了。

等方醒到时,正看到三个厨子在相对沉默。

三人行,必然会有一个是老大,而这个选择权就在方醒的手中。

“方先生,小的鲍新满,以前在宫中干过几年,后来……”

率先对方醒发起公关的男子看着很自信,其他二人则是有些憋屈。

是啊,人家曾经是御厨,咱们这等人还是靠边站吧。

不过方醒并没被鲍新满的名头吓到,而是吩咐道:“做三道菜,高中低各来一种。”

三名厨子各自去挑选食材做准备,花娘赶紧给方醒搬来一张椅子。

坐在椅子上,方醒揉着肚子道:“为了这个,我午饭可还没吃呢!”

“唰!”

没多久,厨房里就弥漫着炒菜和蒸煮的香味。

方醒一直在闭目休息,想着黄俨这条老狗的事。

黄俨是朱棣居燕王时的亲信宦官,专职为朱棣行私事,极得信重。

他多次出使朝鲜,所行卑劣,在朝鲜的名声已经是烂大街了。

贪婪,好享受,这是朝鲜上下对黄俨的共识。

而且听说这货好像和正常人般的娶了老婆。

他有那个功能吗?

想到这里,方醒不禁嘿嘿的笑了。

“少爷,他们都好了。”

方醒正幻想着黄俨手口齐上的丑态,闻声就睁开眼睛,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九道菜,一一品尝。

眼前的菜不过都是些羊肉家禽,方醒每道菜都尝了几口,然后皱眉道:“口味过重了!”

鲍新满搓着手道:“小的也会南方菜,只是在宫中做膳食得照顾贵人们的口味,就偏重了一点。”

另两个厨子也说会做南方菜,方醒这才可惜的看着这些菜:“那就再做一次。”

“德华兄。”

方醒正准备把这些菜赏给家里人吃,看到朱瞻基来了,正好劝诫道:“来,你看看这些菜。”

朱瞻基大步走进来,鲍新满的手一哆嗦,差点就伸到了油锅里。

“都好好的做。”

朱瞻基皱眉摆手,然后坐下来,看到那些菜就问道:“德华兄,这些菜可有不妥的地方?”

这种菜朱瞻基是从小吃到大,所以觉得没什么不妥。

方醒嫌弃的道:“你看看这些菜,都是大油大荤,而且佐料之多,完全失去了食物的本味。”

看到朱瞻基不以为然,方醒就提醒道:“按照这等吃法,长此以往,这人的身子迟早会出问题。”

“德华兄……”

朱瞻基深知方醒有些怪才,所以犹豫道:“若是这样的话,那我皇爷爷……”

朱棣自己就是个重口味的爱好者,一代影响一代,最终吃的皇子皇孙们脑满肠肥。

方醒可不敢接这个茬,所以就含糊道:“陛下有神灵附体,兴许不受其害吧……”

才怪!

想起朱棣好像有痛风的的毛病,方醒就觉得朱瞻基有步其后尘的趋势。

“改了吧。”

正好那三人的南方菜出炉,方醒招呼朱瞻基一起品尝。

虎皮毛豆腐,吃起来口感不错,只是酱油多了些,方醒给了个差评。

“咱们的酒楼在南方,要少放酱油。”

鲍新满委屈的道:“方先生,这道菜可是深得太祖高皇帝的喜欢啊!”

方醒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让鲍新满的身体一凉,赶紧弥补道:“小的回头就看看还有何提味的好办法。”

白切鸡的火候掌握的不错,肉质细嫩。

吃了几道菜后,方醒拿出一个小瓷瓶,让花娘和他们沟通。

花娘今日本就觉得有些郁闷,现在看到方醒把她放到了御厨的前面,顿时就眉开眼笑的说道:“此物是我家少爷的秘方,要是谁传出去了,小心一家老小都倒霉!”

看到朱瞻基坐在那里不动声色,三名厨子急忙点头,表示自己绝不敢泄露一星半点出去。

方醒对着花娘点点头,然后就带着朱瞻基出去了。

“你们都瞅好了,少爷叫我教你们做菜,也不许外传……”

花娘得方醒的菜谱传授,会做的菜真是不少,所以方醒相信那三个厨子今天一定会拜服在花娘的石榴裙……哦不,应该是拜倒在花娘的锅铲之下。

方醒准备让花娘调教一下这三人,然后推出多种新菜式,争取一炮打响。

此时厨房里的那三人已经被花娘飞快炒出来的一道回锅肉给震惊了。

鲍新满夹了一片微卷的肉片,仔细的看了看,又嗅了嗅,然后才放进嘴里。

鲜香啊!

鲍新满仔细的咀嚼着,再看看那两人的脸色,心中震惊不已。

“这是……”

花娘昂首道:“回锅肉,而且就放了一点味精,如何?”

鲍新满有些沮丧的道:“鲜香无比,下饭喝酒都成。”

另两人没有鲍新满御厨的架子,都纷纷向花娘讨教使用味精这玩意儿的诀窍。

花娘意气风发的时候,朱瞻基正咬牙切齿。

两人到了书房,朱瞻基恨道:“黄俨那条老狗,今日又在皇爷爷的面前进了谗言!”

方醒安然的道:“预料中事,何必烦恼。”

朱瞻基随手摆弄着方醒自制的地球仪,不屑的道:“那老狗说你我二人在朱雀街开了家酒楼,担心我的名声受损,真是忠心耿耿啊!”

方醒在纸上胡乱画着火枪兵的阵型问道:“那陛下怎么说?”

既然能探知黄俨的言行,那么朱棣的反应也应当知晓了。

“皇爷爷没搭理他。”

朱瞻基得意的道:“最后就来了一句,说是太孙也得体验民间疾苦,如此方能从容施政。”

朱棣的这个反应方醒并不奇怪,因为此时还不是文人说了算的明朝中后期,那些‘正人君子’们此时连细胞都不是。

说到这里,朱瞻基郁闷的道:“黄俨深得皇爷爷的信重,此时无法撼动啊!”

方醒正色道:“如此你可看到了内侍猖獗的坏处了吗?”

哪怕有着郑和这等榜样存在,可方醒依然对宦官系统侵入权利表示了担忧。

“这些人被割了那一刀后,大多心中扭曲,要小心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