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1章 皇帝吃了都说好

第211章 皇帝吃了都说好

谈完正事,朱瞻基却不走了,他磨磨蹭蹭的道:“德华兄,小弟能否叫人来跟花娘学学?”

这个……

方醒记得前世对味精的危害发生过大讨论,最后终结了几条。W≈

味精只能在起锅前放,不能高温煎炒,否则致癌。

还有一个就是味精每日的摄入量好像不能超过多少来着,多了有害。

老子不想害你啊!

看到方醒神色踌躇,朱瞻基就咬牙道:“小弟保证把那学艺的厨师弄在宫中不出来,更不许手艺外传。”

“你想到哪去了。”

方醒挠挠头,诚恳的道:“泰顺,其实食物最好就是原味,实不相瞒,花娘的手艺还是老样子。”

朱瞻基愕然道:“那今日的菜为何这般出色?”

方醒干脆就说道:“那是因为里面加了些东西,这样吧,你以后每月可叫人来拿些回去,但是要记住了,不许多放。”

仓库里不但有味精,鸡精也不少,可方醒看过包装说明,鸡精里面分量最多的成分居然是味精。

既然是独门绝技,那当然得保守秘密,所以朱瞻基理解的道:“那样最好不过了。”

不过当方醒看着朱瞻基那壮硕的身材,真的有些担心这货会吃成个大胖子。

而且朱瞻基英年早逝的阴影一直都在方醒的脑海中徘徊,所以在健康方面,他不得不关注这个有些向小胖子方向发展的家伙。

朱瞻基带着一瓷瓶的鸡精和使用方法回去了,于是今日的朱棣就吃到了自己孙子的孝敬。

大太监指着那盘芹菜炒肉道:“陛下,这道菜是太孙殿下的孝敬。”

明朝的皇宫饮食都是由光禄寺在负责,而光禄寺做菜就讲究一个重口味,重油、调味品的味道几乎把食物的本味都给遮掩住了。

而朱棣喜欢吃芹菜,也是个重口味的爱好者,所以看到这道菜后,就夹了一筷送进嘴里。

试菜的太监在边上隐蔽的舔了舔舌头,刚才他试菜的时候,对这道芹菜炒肉可是印象深刻啊!

真鲜!

朱棣的眉毛一挑,微微点头。

等吃完饭后,朱瞻基送来的这道菜全光了,让大太监和收拾的人都是有些吃惊。

这就是皇太孙受宠爱的最佳佐证啊!

而在太子宫中,今天那对夫妻又吃多了,正掩饰的说着婉婉今日的趣事。

而婉婉则是有些不舍的看着被收走的饭菜,她还想再吃点,只是被拦住了。

“小心晚上肚子疼!”

太子妃揽住婉婉劝道,她自己却是摸着有些微涨的小腹有些难为情。

“难道光禄寺今日换厨师了?”

朱高炽吃的心满意足后,就有些疑问。

梁中出去问了一下,回来后说道:“殿下,今日的饭菜是小厨房做的。”

光禄寺再牛笔,可也管不到太子宫中来,所以小厨房今天得到了朱瞻基的真传,使出了全身的解数。

“哦!那就赏吧。”

朱高炽决定先把光禄寺的饭菜给推了,吃一段时间的小灶再说。

第二天,当早膳送上来后,朱棣尝了尝,皱眉道:“太孙到哪去了?”

大太监马上出去问了问,回来答道:“陛下,太孙殿下听说和方醒去了朱雀街,好像是在看房子。”

看房子?

朱棣把筷子一搁,皱眉道:“堂堂国朝太孙,难道他还觉得太孙府不够住吗?”

大太监缩缩脖子道:“陛下,他们好像是在看酒楼的房子。”

朱棣一愣,然后嫌弃的看着桌子上的饭菜,说道:“那竖子难道是想开酒楼?”

朱雀街上,看着眼前这栋二层木楼,方醒再看看左右都是酒楼,左边的一家叫做‘青竹居’,右边一家是‘明月楼’。

朱瞻基看着自己的地方,得意的问道:“德华兄,这里怎么样?”

方醒答非所问的指着左右道:“青竹居,这是素斋吗?”

朱瞻基无奈的翻白眼,人家这是高雅好不好!可这青竹居到了你的嘴里就成了和尚吃饭的地方。

方醒摸着下巴,玩味的看着右边道:“泰顺,你这怎地和青楼做了邻居啊?”

朱瞻基无奈的道:“德华兄,人家是吃饭的地方。”

青楼以前是指华丽的屋宇,可元代有个家伙写了本妓女事迹的书,叫做‘青楼集’,于是这味道就变了。

方醒背着手,装比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晏几道的诗吗?不过没用对地方罢了!可惜了啊!老晏要是在地底下知道了,非得要让这家老板天天做噩梦不可!”

晏几道的诗词婉约多情,而‘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更是知名度颇大的名句。

先挑剔了一番邻居们后,两人和随从一起走进大堂。

大堂不小,目测能摆下十多张桌子。可朱瞻基却指着左右道:“德华兄,两边和后面还有。”

等把一楼逛完后,方醒叹道:“最少能摆四五十桌!”

朱瞻基得意的道:“原先这里是租给了一家做客栈,可后来生意不善,连租金都拖拖拉拉的。我这边的人直接给他免掉了欠的租金,这人连夜就跑了。”

方醒看着这些简单的装修,摇头道:“在这等地方开客栈,那客人必然不是普通人,这装饰差了呀!”

两人上了二楼,看着那些已经被隔好的房间,方醒点头道:“二十个房间,不错,装饰一下咱们就准备开业吧。”

朱瞻基有些头痛的道:“德华兄,装饰要花不少钱呢!”

这年头一切都是原生态,装修师傅更是堪称大师,那价钱肯定便宜不了。

方醒想起家中的‘存款’,也有些心虚的道:“那先别急,等我回去看看。”

马丹!仓库里的那些墙纸和地板革弄些来,就不信还要花钱。

方家其实钱不少,可大多都是张淑慧的,来源于张辅和老夫人给的钱,数量不少。

不能用女人的钱啊!

方醒摇摇头,然后说道:“找几个厨子来,还有帮厨的和小二,这些都交给你了。”

以朱瞻基的手腕情面,这些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所以他没有犹豫就应了下来。

至于厨子的手艺只要不差就行,这不还有方醒提供的利器吗。

回到家中,方醒把那个地方在地图上点了出来,然后再画了个大概的构造图。

张淑慧看着这简陋的草图,憧憬的道:“夫君,那我能去巡查吗?”(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