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5章 石棉纤维……

第205章 石棉纤维……

方醒的头发还是湿的,一眼看去,张淑慧居然生出了些唇红齿白的感觉。W.』⒉3

“爱干净,勤洗澡,婉婉几天洗一次?”

方醒俯身,眼神瞟向张淑慧那边问道。

张淑慧没注意,就嗔道:“夫君,哪有问别人洗澡的!”

方醒一听语气没变化,就在心中给小白点了个赞,然后才满不在乎的道:“婉婉才几岁?有什么避讳的!”

婉婉皱起小眉头,犹豫道:“可是……母亲说我是女娃,要知礼呢。”

方醒大大咧咧的道:“那是对外人,咱是内人的好不好?”

“哈哈哈哈!”

张淑慧听到内人这个词就忍不住笑喷了,她搂住婉婉,笑的眉眼弯弯的。

方醒半饷才醒悟过来,他板着脸道:“又不是没有男主内,女主外的人家,大惊小怪的笑什么!真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说完方醒摸摸自己还是湿漉漉的头发,这才发现又说错话了。

我的头发也不短啊!

看着方醒背着手,就像是个老冬烘似的出去,张淑慧笑着笑着的,眼中的温柔都满溢了。

婉婉看不懂这种眼神,可却记得方醒的话,于是回到宫中后,看到父母都在,就问了出来。

“方醒说男主内,女主外,还说什么头发长见识短。”

呃……

朱高炽本想解释一二,可当看到自己的老婆——太子妃的眼神不大对后,就笑眯眯的开始装弥勒佛。

太子妃搂住女儿,同样是笑眯眯的道:“婉婉要是运气好啊,以后母亲就给你找个这般温顺的夫婿,到时候琴瑟相和,日子美滋滋。”

说着太子妃还横了朱高炽一眼。

朱高炽心中暗自喊冤,心想你们真以为那方醒是温顺的啊?如果你们知道他在运河边上砍人头面不改色,在交趾和麾下杀敌无数后,还以为这是一位温顺的男子吗?

太子妃看着婉婉,突然低叹了一声,和朱高炽夫妻俩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都生出了些遗憾来。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婚啊!

吃完晚饭,前厅里,辛老七和方五都在。

方醒扣指敲打着实木桌子,发出叩叩叩的声音,然后说道:“陛下已经下了驱逐令,阿拉坦三天之内必须要离开金陵。”

辛老七想起今天的事就气得慌,“少爷,要不我带几个兄弟跟上去,在半道上把他给宰了!”

方醒笑骂道:“胡说八道!这次有礼部的官员随行,我估计还有暗探跟在里面,咱们要是动手,那不是给陛下难堪吗!”

而且方醒估计那些所谓的礼部官员的任务不轻,既得让阿鲁台认错,还得想办法逼他出兵。

在国家战略上,方醒不会去捣乱,可要让他咽下这口气……

“老子忍不下去啊!”

方五看到自家少爷愤愤不平的模样,就出了个主意:“少爷,要不就和前次国子监秦班那样?”

“滚蛋!”

方醒气得想打人,只是没找到顺手的武器,所以最后只踢了方五一脚。

看着笑嘻嘻的方五,方醒骂道:“笨蛋!上次秦班掉茅厕我就已经被怀疑了,要是阿拉坦继续拉肚子,你说别人会怎么想?”

连辛老七都明白了:“要是和少爷有仇的都拉肚子、掉茅厕,再笨的人也猜得到这些事和少爷有关。”

方醒回到书房,也没点蜡烛,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仓库里,方醒先练了一阵枪和驾驶,然后又在集装箱中开始翻找东西。

翻找着以前打开的集装箱,在一个集装箱中,方醒看到了半箱子的高压锅。

“卧槽!又不去高原,我拿那么多高压锅干嘛?”

方醒现在喜欢的是小火慢炖,那样味道才醇厚,而高压锅压出来的东西总是觉得差了许多。

“另外半箱子是什么东西?”

方醒瞅了一眼,结果看到了半箱子袋子。

“石棉……天然矿物纤维……五十公斤……”

好奇的方醒拿着一把刀子走过去,然后轻轻割开袋子,看到里面那些细小的东西,顿时就被勾起了小时候的惨痛回忆。

出来的方醒马上叫来了辛老七和方五,交代了一番后,看着他们出了大门,不禁阴阴的笑了。

没有等到第三天,阿拉坦就匆匆的带着使团成员离开了金陵。

太子官中,梁中听到阿拉坦安全出了城门后,讶然道:“方先生心性日渐平和,果然是有大智慧的人。”

朱高炽也略微有些奇怪,问朱瞻基,朱瞻基自己也是很无语。

方醒就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啊!

难道这次他改吃素了?

只有朱棣,接到消息后,他满意的道:“方醒知道大局,果然是长进了。”

上次的秦班事件朱棣就知道是方醒下的药,可那种类似于恶作剧似的把戏朱棣根本就不管。

大太监瞄到朱棣的心情不错,就赔笑道:“陛下,方醒今日可是带着郡主去了玄武湖玩耍,想必是顾不上了吧。”

说完大太监担心的看了朱棣一眼,可看到朱棣只是看着奏折不言语,这才放心。

而此时的方醒已经带着一家人,还有婉婉一起去了莫愁湖。

刚开始方醒是想去玄武湖的,可张淑慧却道玄武湖是禁地,里面的小岛上全是大明的‘黄册’。

黄册大抵就相当于全国户口,里面都是大明国内的人口资料,意义重大,不容轻忽。所以朱元璋当时就考虑到了防火和破坏,最后就把这些人口资料放在了玄武湖里的岛上。

于是大家都一致同意去莫愁湖。

经由三山门出去,过了秦淮河,方醒就看到了一片楼阁。

张淑慧解释道:“夫君,这里是中山王徐家的产业。”

中山王就是徐达,方醒指着那一片湖光水色,不敢相信的道:“整个湖都是他家的?”

张淑慧点点头,同时觉得英国公府比起底蕴来,和这等开国功勋差距太大。

“一盘棋就赢了个湖,我咋不早生几十年呢?”

方醒的嘀咕被张淑慧听到了,就笑道:“夫君莫不是听了那些传言,以为这里是太祖高皇帝输给中山王的?”

“难道不是吗?”

这个典故方醒是知道的,里面还有个胜棋楼,传说朱元璋就是在这楼里和徐达下棋。

“真是臭棋篓子啊!要是换了我的话,起码得把南湖也给赢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