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6章 有人行贿(加更一章,感谢各位书友的打赏、订阅)

第196章 有人行贿(加更一章,感谢各位书友的打赏、订阅)

当赵国章最终死在刑部的大牢里时,已经是第三天了,让人不得不佩服这人的煎熬能力。≥8

“说了也是死,干脆就不说了。”

薛华敏知道锦衣卫那些龌龊事,就不屑的道:“锦衣卫里面的,特别是纪纲的亲信,就没一个是干净的。”

方醒点头,然后问道:“可是你家国公爷有事情叫你来办?”

薛华敏这才想起了正事,尴尬的道:“二姑爷,国公爷让我转告一句话,说锦衣卫还是纪纲的。”

“哦!”

方醒的反应有些平淡,让薛华敏惊异不已,这个结论可是他们几位幕僚研究了半天才得出的,可怎么看方醒一副早就知道的模样呢?

“陛下要是想动纪纲,直接就下手了,哪会那么麻烦!”

方醒看事情很直观,直奔事情的本质:纪纲就是一条狗,可这条狗朱棣还有用处,所以除非是他干下了大逆不道的事,不然基本没事。

而张辅却需要从各个方面去思考,信息综合后,最后才能得出结论。

这就是统军大帅的做事风格。

方醒去户部照常授课,完事后,姚平非说自己知道一个好去处,那里的煎蛋饼和鱼汤就是一绝。

跟着姚平晃悠到了皇城门口,方醒的眸子一缩,看到了一个绝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那人冷漠的看着方醒,然后继续等待着。

“赵胜!他不是被国子监除名了吗?”

带着这个疑问,方醒和姚平来到了一家路边摊。

摊主是一对老年夫妇,看着慈眉善目的。老婆婆做蛋饼,老爷爷做鱼汤,两老口分工很明确。

蛋饼一入嘴,方醒就忘记了赵胜,赞道:“这蛋饼里面的是虾酱吧?果然很香。”

老婆婆的耳朵有些背,老爷爷露出缺了一半的牙齿笑道:“客人好口食,确实是虾酱。”

鱼汤看着呈现乳白色,喝一口下去,鲜香就充满了整个口腔。下肚后,就能感到一股暖线直接到了胃里。

“果然美食在民间!”

吃完蛋饼,喝光鱼汤,方醒满意的和姚平在皇城门口分开。

骑着大白马,感受着秋日的阳光,方醒心情舒畅的朝着聚宝山缓缓而行。

“闪开!”

身后有马蹄声传来,方醒担心是信使,所以赶紧策马避到了道边,然后回身一看。

三匹马正冲了过来,可这三人中居然有赵胜。

在错身而过时,方醒看到了一双饱含怨毒的眼睛,然后跟着马蹄声远去。

“赵国章死了,赵胜也失去了进入宦途的机会,这是要去落草为寇吗?”

方醒摇摇头,然后忘掉了这个人。

回到家中的方醒看到一个箱子。

“这是什么?”

张淑慧愁眉苦脸的道:“今早来了个蒙人,扔下了这个箱子,说是希望大明能体谅和宁王的处境,少征发些兵马。”

“和宁王?”

方醒拍拍脑门,然后才恍然大悟道:“原来是阿鲁台那个波斯老鬼!”

阿鲁台不是正宗的蒙人,而是蒙化的波斯人。

“啧啧!”

打开箱子后,看着里面的金银,方醒牙痛的道:“阿鲁台的人不会以为我能改变朝中的预定方略,所以……”

小白讶然道:“难道其他人得到的好处更多吗?”

张淑慧诧异的道:“小白今天这是怎么了?变聪明了!”

小白骄傲的挺胸,可随即看到了张淑慧那更高的地方,不禁垂首沮丧。

张淑慧看着这些财物,发愁的道:“夫君,这些东西怎么处理?”

“当然交上去!”

方醒冷笑道:“咱家不缺钱,而且说不定这些金银就是从大明掠夺去的,上面沾满了鲜血,要的人也不怕晚上做噩梦吗?”

阿鲁台承接的是前蒙元的班,而且以前经常袭扰大明。想起那些被视作牛羊斩杀的大明百姓,方醒就决定要……

朱瞻基来了,今天他意气风发,因为朱棣终于答应带他去北征。

“嫂子,德华兄呢?”

和张淑慧见礼后,朱瞻基问道。

张淑慧面露忧色,指着书房的位置说道:“夫君从早上就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也不知道在鼓捣什么。”

“估计是在编书吧……”

朱瞻基去了书房,敲门进去后,就看到方醒正在看地图。

“德华兄,难道你想远行?”

现在朱瞻基在地图上统一世界的狂热想法已经退散了不少,所以就玩笑道。

方醒对着他招招手,等他过来后说道:“阿鲁台现在的位置你发现没有?整一个休养生息的态势。”

阿鲁台目前在蒙古草原的东南部,和瓦刺、大明成为三足鼎立之势。

只是阿鲁台的位置很灵活,进可攻,退可守。

朱瞻基的脸色凝重道:“有人曾说,阿鲁台这是在蛰伏。”

“没错!”

方醒脱口道:“阿鲁台此人野心勃勃,岂会甘于人后?只不过被我大明痛打了一顿,又被马哈木追着屁股教训了一通,所以就在装孙子了。”

朱瞻基迷惑的看着方醒,不知道他在此时提到阿鲁台做什么。

方醒冷笑着指指书房的门后面。

“那是什么?”

朱瞻基只看到了一个箱子。

“金银!”

方醒打开箱子,然后回头道:“这是今天早上有人送来的。”

“谁?”

朱瞻基结合刚才方醒的那一番话,敏锐的察觉是有人在动作了。

方醒指着地图上的蒙古东南部。

“阿鲁台?”

“是他的人。”方醒哂笑道:“阿鲁台的人居然连我都要贿赂,只为了换取不出兵攻打瓦刺,泰顺,你想想这里面的东西。”

朱瞻基讥笑道:“这是想坐山观虎斗啊!等着我大明和马哈木分出胜负来,最好就是两败俱伤,这样他阿鲁台就能看到一统草原,进而觊觎我大明的希望了。”

“就是这个意思。”

朱瞻基笑道:“德华兄放心,皇爷爷目下还在考虑此事,既担心阿鲁台临阵退缩,又舍不得消耗鞑靼人的机会,还在踌躇呢!”

“这才是进言的好机会啊!”

方醒意味深长的道。

朱瞻基脸色一变,想到连方醒都收到了金银,那些能进言的官员岂不是……

方醒补刀道:“对手越不愿意做的事,我们就要逼着他,或是诱惑他去做,那才是伐交!”

朱瞻基沉凝片刻,点头道:“德华兄,我知道了,这就回去。”

方醒看着朱瞻基渐渐长高的个子,知道这事自己算是摘出来了,至于哪些人会倒霉,他不知道。

就算是知道了,方醒也觉得那种人活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