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4章 这该死的流言

第194章 这该死的流言

野猪肉的打理有些麻烦,等清理干净后,方醒交代花娘加料一起红烧,适当放些辣椒进去。八??

“这天渐渐的开始湿冷了,咱们也该去去寒。”

方醒和朱瞻基走出厨房,就看到贾全带着一脸掩饰不住的喜色走过来。

“殿下,方先生,赵国章在家中被抓了。”

“哦!”

方醒倒是没想到自己让人在外面放话的效果那么好。

贾全眉飞色舞的道:“据说从赵国章的家中搜出了大批的财物,关键是抓人和抄家的都不是锦衣卫的人。”

朱瞻基希望能一下扳倒纪纲,顿时连红烧野猪肉火锅都不吃了,把婉婉丢在方家,自己赶去了皇宫。

“哪有这么容易的!”

方醒觉得朱瞻基还是心太急了,不过旋即他就吩咐辛老七去办事。

很快,抄家的结果出现了,朱棣震怒,当即命人扣下纪纲,直接入了诏狱。

“哎!陛下还不想丢掉纪纲这条好狗啊!”

方醒叹道:“诏狱本就是在纪纲的直接控制下,只要他没彻底的倒台,进去不过是和休假一个德性!”

马苏仔细的听着,然后问道:“老师,这次外面的传言会是谁放出去的呢?”

方醒喝道:“你管它是谁放出去的!赶紧先去厨房看看,我的肚子饿了!”

一顿红烧野猪肉吃的婉婉眉开眼笑的,吃完还非要打包,说是要孝敬皇爷爷。

方醒当然不会吝啬,于是就叫花娘做了一大锅,连太子夫妇的份都有了。

只是这货有些缺德的让花娘多放了些辣椒,相信一定会给吃到的人一个惊喜。

下午,市面上出现了一个流言:锦衣卫指挥使纪纲纪大人是被冤枉的,那个赵国章不过是有心人给锦衣卫埋的钉子。

“纪大人真是冤死了,一心为国却落到这般下场,让人心寒啊!”

“说不定是有人在暗中陷害呢!”

当然,这只是少数人的看法,大多数人对锦衣卫指挥使的死活根本就不关心,不过是把流言当做了消遣而已。

纪纲到了诏狱里,那待遇当然是杠杠的,和在家里一样的享受。

“滋!”

喝了口据说是皇宫陈酿的御酒,纪纲的面色如常,安抚着自己的亲信们道:“陛下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最多不超过三天,本官就能出去了……”

几个亲信都对此深信不疑,看到这个‘同舟共济’的场景,纪纲欣慰的道:“锦衣卫的事就按照我的安排去做,有什么难事,及时通报给我……”

可当最新的流言传进来时,纪纲马上就换了张脸。

“呯!”

酒杯和墙壁相撞,化为齑粉。

“是谁?”

纪纲知道这个流言的厉害,怒道:“是谁传的谣言,你们马上去查!”

几个亲信都面面相觑的,觉得这流言怎么像是自己这边传出去的呢?

“适得其反啊!”

纪纲苦闷不已。朱棣也许不会关他太久,可在这种流言下,事情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朱棣也知道了,所以很愤怒,茶杯都扔了几个。

这是在说朕是昏君吗?

还是说你纪纲能操纵言论,想逼朕就范!

压下心中的烦躁,朱棣冷静一想,就觉得事情不大对。

不过谁管它对不对呢,至于纪纲的话……

“把纪纲挪到刑部大牢里去,传旨,不得优待!”

交代完后,大太监小心的问道:“陛下,您还没有用膳呢,要不老奴去……”

朱棣摇摇头,他觉得自己一点胃口都没有,全被今天这件事给败光了。

大太监不敢再劝说,就退了回去,却看到门口有小太监正在朝着自己招手。

“什么事?敢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弄鬼,不怕被打死吗?”

小太监低眉顺目的不敢说话,只是指着边上的一个小女娃。

“郡主?”

婉婉就站在那里,梁中在她的身后搓着手,对着大太监说道:“郡主心中挂记着陛下,所以得了好吃食,就亲自送过来了。”

大太监皱眉道:“老梁,你应该是知道的,陛下的吃食疏忽不得啊!”

“是方醒家的,可以吃。”

婉婉倔强的说道,然后努力接过食盒递过去。

大太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好,正为难间,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传来。

“婉婉怎么来了?”

大太监赶紧闪开,让朱棣直面着自己的孙女。

“皇爷爷,给!很好吃的。”

看到婉婉吃力的拎着食盒,朱棣哼了一声,接了过来。

大太监忍不住说道:“陛下,还没试过呢。”

皇帝的吃食当然要事先有人试毒,不然出了事算谁的?

“方醒不会害人!”

婉婉瞪着大眼睛反驳道。

大太监当然不会给小郡主没脸,所以就上去接过食盒:“陛下,老奴马上就让人摆膳吧。”

当然,趁着摆膳的功夫,已经足够试毒了。

朱棣看到婉婉的脸蛋有些红,就以为她是被冷风吹到了,正准备让她回去,可婉婉却从小荷包里掏出了些东西,就和上次一样的,仰头递给了他。

“皇爷爷,这是辣的,你吃完了记得吃颗糖,就不用老是喝水了。”

周围的人都转过头去,不敢看这幅画面,更担心朱棣这位铁血君王不给自己孙女的面子。

朱棣的脸上一愣,接着就摸摸婉婉的头顶,“赶紧回去吧。”

可婉婉却坚持着举起那几颗糖,让梁中在后面担心不已。

“是薄荷味的。”

堂堂的大明皇帝,名字能让塞外异族闻风丧胆的朱棣,居然就这么接过了薄荷糖,然后目视着婉婉离去的背影良久。

食案前,当朱棣夹了一块野猪肉进嘴后,那个试吃的太监就准备劝阻,可想想又止住了。

“嗯?”

朱棣的眉头动了一下,然后又面不改色的继续。

一顿饭吃完,朱棣的额头上已经见汗了。他起身,觉得自己的膝盖好像都暖和了些。

只是有些想喝水。

朱棣无意识的往嘴里塞了一颗东西,随着冰凉的味道传来,他的面上柔软了许多。

朱高炽夫妇也在吃饭,而且比朱棣还不堪。

换了块毛巾后,朱高炽唏嘘着,可依然忍不住又夹了一块野猪肉。

而太子妃也好不到哪去,一口野猪肉,一口温水的吃法让伺候的人也是眼皮子直跳。

“方先生家的吃食果然有独到之处啊!”

吃完饭,这对夫妇照例为自己的好胃口寻找到了借口。

“婉婉呢?”

朱高炽问道。

“殿下,郡主已经回了偏殿,正在玩耍。”

“陛下赏赐婉婉郡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