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2章 殿下,赵国章为你杀人了(月票好少,求月票啊!)

第192章 殿下,赵国章为你杀人了(月票好少,求月票啊!)

“蠢货!”

纪纲大晚上的还没睡觉,在交代人去给赵国章善后,然后忍不住骂着手下的愚蠢。『W.⒉3T

锦衣卫的效率可不是吹嘘出来的,一个时辰不到点的时间,就有人回禀。

“大人,已经敲定了善后事宜,保证不会有纰漏。”

纪纲的一个手下仗着自己的老资历,就问道:“大人,不过是一个御史而已,用得着这般的谨慎吗?”

“你也是蠢货!”

纪纲的脑门直跳,没好完的伤口处有些撕裂般的疼痛。

手下被惊了一下,然后猜疑道:“难道刘奎是……”

纪纲痛苦的点点头,郁闷道:“这就是自相残杀啊!”

手下闻言就劝道:“大人,那些御史多的是,咱们再捉几位御史的把柄,什么都有了。”

纪纲双眼无神的看着外面,喃喃的道:“你以为御史的把柄那么好抓吗?如果遇到一个刚烈性子的,你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要是被人知道了纪纲在公器私用,那后果还真是难以预测。

想到朱棣的那双眼睛,纪纲不禁打了个寒颤。

疲惫的揉揉眼睛,纪纲挥手道:“既然那边答应压下此事,大家都散了吧,各自回去休息。”

……

天亮了,接到自己平安无事消息的赵国章,马上就按照安排‘病’在了家里。

“老子运气好啊!”

赵国章觉得自己紧跟着纪纲还是没错的,不然就凭着昨晚的事,他就死定了!

而方醒‘彻夜狩猎’回到家中后,张淑慧好奇的问他昨晚捕到了什么猎物。

铃铛也完成了例行的出巡回来了,它的鼻子抽动着,然后就冲着外面嘶吼起来。

方醒打了个哈欠道:“东西在老七他们那里,马上就到了。”

小白从厨房蹦跳着回来,手中拿着块桂花糕在细细的品尝着。

“那是什么?”

小白的嘴张开,桂花糕的碎屑从嘴上掉下来都不知道。

“野猪?”

张淑慧也是有些惊异。

辛老七和另三名家丁,四人合力抬着一头野猪进来了,看那吃力的模样,很是沉重。

“噗!”

沉重的野猪被丢到了地上,辛老七问道:“少夫人,这野猪是我们昨晚狩到的,如何处理?”

“得有两百多斤吧?”张淑慧问道。

方醒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头野猪,不过他毫不犹豫的把功劳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两百斤要出头,被我引诱到了陷阱边上才干掉的。”

张淑慧捂嘴吃惊,然后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分分吧,不然吃不完都臭了。”

方醒摇头道:“分的话太少了,这样吧,熏一熏,特别是四条腿,做成火腿看看味道怎么样。”

“呜呜……”

野猪进来时铃铛做出了攻击姿势,可等发现是头死猪后,它摇摇尾巴,觉得很没趣,就去了庄上。

最近可是有几只外面来的野狗在挑衅铃铛大爷的地位,不去把它们赶走,铃铛觉得自己连野猪肉都不想吃。

这种大野猪春生当然解决不了,所以最后还是家丁们来分解。

肠子一般都是喂狗,可方醒却叫人留下了猪肚。

“这玩意儿据说烘焙干之后,可以治病。”

除去四条腿之后,剩下的野猪肉也很可观。

“家丁们都分一分。”

方醒带着家丁打到了一头大野猪的消息很快就从方家庄传了出去,李茂听到后不屑的说了句‘不学无术’,然后又赶紧想着怎么去讨好太子。

而太子现在有些懵,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很‘荒谬’的消息。

“殿下,有人传言那个赵国章为了报答您的知遇之恩,于是昨晚就杀了御史刘奎。”

朱高炽很想笑,可他还得保持着太子的矜持,所以最后就变成了干咳,吓得梁中赶紧送上了温水。

喝了口水,朱高炽问道:“刘奎死了?怎么死的?”

刘奎前几日弹劾了太子,导致他失去了一名军中的亲信。

所以这位刘御史的死让朱高炽很是快慰。

“殿下,具体的情况不大清楚,据大理寺的说,刘奎是死于自家的车夫弑主。”

“呵呵!”

朱高炽像是尊弥勒佛般的笑道:“那车夫呢?”

车夫弑主?别逗了好不好?

这是大明朝,敢杀一位御史,别说你是车夫,就算你是锦衣卫都不好使。

来人面露玩味之色道:“那车夫据说弑主之后就自尽了。”

“父亲,刘奎死了。”

朱瞻基带着婉婉遛弯后回来,他也得到了消息,而且比太子的消息还要齐全一些。

婉婉被嬷嬷给接走了,临走前,她使劲给朱瞻基打眼色。

一个几岁的女娃,当着大人的面弄鬼,这画面看得朱高炽也是抚须含笑。

朱瞻基答应道:“你赶紧去收拾,晚点我带你去。”

朱高炽听到这话有些郁闷:“又是要去方家庄?”

朱瞻基无奈的道:“婉婉在宫中也没有玩伴,所以儿子只得答应了。”

话题一转,朱瞻基笑道:“昨晚就在崔八巷里,刘奎和车夫同时身亡,儿子刚收到的消息,两人身上都有刀伤,而且还是同一把刀的刀痕。”

自己儿子的消息灵通,这是朱高炽早就知道的,所以他冷哼道:“果然大胆!”

朱瞻基笑道:“父亲,咱们看笑话就行了,至于在其中搅乱的人,大可不必理会。”

朱高炽当然不会去管这事,他的父皇还在呢。

“一个御史,临近夜禁才回家,而且不走大道,专门挑漆黑的小巷钻……”

朱棣的表情有些愤怒:“你们来告诉我,这御史是想干什么?还有,他是怎么死的?”

刘奎的级别不高,可耐不住位置显眼啊!

要是查不清楚刘奎的死因,那就是在往朝廷的脸上呼耳光。

“刑部!”

朱棣才说完就后悔了,目前的刑部尚书刘观已经被他贬为刑部小吏。

“大理寺!”

朱棣又后悔了。

这事和大理寺有屁的关系啊!

看到朱棣接连失态,胡广急忙补救道:“昨晚应该是五城兵马司的人发现的,何不如让他们来说说吧,”

“陛下,锦衣卫指挥使纪纲求见。”

朱棣正准备同意胡广的意见,听到纪纲来了,就说道:“让他进来。”

锦衣卫的消息灵通,也许已经找到了线索也不定。

纪纲走进来,面对那些辅政重臣都目不斜视。

“陛下,昨夜御史刘奎死于非命,臣这边已经查到了些眉目……”(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