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1章 杀劫

第191章 杀劫

秋天的金陵城中显得肃杀而冷清,马蹄声敲打在街道上,引起了巡夜军士的关注。TXT.

“是谁?站住!”

“站尼玛!老子是锦衣卫!”

一声叫骂后,几个巡夜的军士都缩缩脖子,看着一匹马从身侧跑过去。

“玛德!那么快的马速,这是急着回家奔丧呢!”

一个军士低声骂道。

赵国章觉得很快意,酒精正在燃烧着他的血脉,一股烈焰在胸中等待着喷涌出去。

而今天他的马也很给力,哪怕是喝多了,赵国章依然速度觉得起码比平时快了三分之一。

刘奎同样很快意,他坐在牛车里,觉得眼前都是仙女在围绕着自己,那媚眼阵阵,欲拒还迎的风情让他都坐不住了。

“快!快回家!”

想起家中的女人,刘奎就觉得小腹下面一阵热气升腾。

野花虽好,可家花也得时不时的浇灌一下,换个口味嘛!

车夫觉得自家老爷的声音有些异常,就像是……

就像是崔八巷里的那个疯子。

牛车驶入崔八巷,而在另一头,赵国章的马也飞也似的出现了。

方醒此时已经站在了一家屋檐下,院子里据说只有一个疯子在居住,这个时辰,打雷都叫不醒他。

“少爷,这人不是疯子,只是因为和赵国章住在一条巷子里,后来被整成了这样,靠着装疯卖傻才能活命。”

辛老七一边侧耳听着马蹄声,一边给方醒解释道。

“那今晚后他就可以安睡了!”

方醒走近了一条极小的巷子中,听着左边传来的歌声,嘴角翘起。

“窗外日迟迟,玉腿……”

牛车缓缓的驶过,当车夫听到那急促的马蹄声时,就喊道:“这边有人!”

风在赵国章的耳畔吹过,他的杀机已经满溢了。

“贱人!被我抓到了,非得剥了你的皮!”

在能见度不高的情况下,当赵国章看到那辆牛车的轮廓时,已经来不及闪避了。

“咿律律!”

“哞!”

“嘭!”

在高速碰撞中,经验丰富的老牛埋下了脑袋,那对牛角成为了保护自己的武器。

赵国章只觉得身下一震,整个人就朝着牛车里飞了过去。在他的身后,那匹马已经反弹回去,脖子上出现了一个血洞,再也不复先前的疯狂。

老牛骄傲的昂起头,它觉得自己的智慧能点亮这片夜空。

“嘭!”

巧合的是,撞飞车夫,然后飞进车厢里的赵国章只是和刘奎的肩膀撞了一下,就势被一根车柱子给挡住了,终于脱离了危险。

“咳咳咳!”

身体上的疼痛让赵国章几乎想发狂,他看着黑暗中的那个人影喝道:“你是何人?敢在崔八巷行车!”

崔八巷里最牛的人就是赵国章,所以为了方便自己在夜间的出入,他就随口吩咐了一句,此后的崔八巷里没有哪家敢点灯笼。

“美人……”

那个人影猥琐的叫唤着,还伸出手往赵国章的脸上摸去。

“滚!”

赵国章没想到居然会遇到个这等恶心人的家伙,他勉强抬起脚,踢翻了对方。

这下该消停了吧,赵国章准备叫人,然后再慢慢的炮制这个家伙。

“美人!我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赵国章几乎都要疯了,他拔出刀来指着对方喝道:“滚!”

漫天的仙女都在为刘奎加油助威,他只看到了一个美人正在对自己巧笑倩兮。

还等什么?上啊!

“噗!”

车厢里静默了片刻,赵国章呆呆的看着那张模糊的脸,颤声道:“你为何不躲?”

“呃!美人……”

赵国章被吓懵了,他推开倒下来的身体,点亮火折子,然后嘶声道:“刘奎?”

其实他从开始就已经有些预感了。

在夜禁之前匆忙想赶回家的,而且还是牛车,每次都走崔八巷,这不是那位早就被锦衣卫拿到把柄的刘御史还有谁?

“我居然杀了刘奎?”

赵国章懵逼了,如果对方只是个平头百姓的话,那么他有多种办法来消弭此事。

可这位是刘奎啊!

最近在朝中很是活跃,据说还准备要弹劾皇太孙老师的刘奎啊!

怎么办?

紧张惶恐的赵国章没有发现车外有人悄然离去,更没看到那个被他撞晕的车夫已经醒来了,正揉着脑袋准备看看自家老爷的情况。

“老爷!”

光亮一闪,车夫就看到了车里的情况,他指着赵国章喝道:“你居然杀了我家老爷,我告诉你,我家老爷乃是朝中的御史,你就等着……呃!”

“很好!看来不用我们亲自出手了。”

方醒得知情况后,冷笑道:“我们走。”

前方有方五带人探路,后面还有两名家丁断后,方醒和辛老七走的很稳当。

辛老七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就拉住方醒,两人很快就看到了方五。

方五兴奋的道:“少爷,巡夜的人来了。”

“好事,就看那位锦衣卫千户怎么逃脱罪责了!”

几人躲在侧面,看着十多名巡夜的军士朝着崔八巷跑去。

“少爷,可纪纲跋扈,我担心赵国章最后被他给护住。”

辛老七练过兵,上过战场,所以知道要收拢军心就必须得护犊子,不然谁会听你的!

方醒轻笑道:“我就是希望纪纲出手,那样才好玩啊!”

辛老七不解,方醒说道:“如果要解决赵国章杀人的罪责,纪纲必须今晚就得行动起来,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老七,你交代下去,让人明天上午到市面上去传递消息,特别是刘奎家的附近一定要传到。”

辛老七傻傻的问道:“少爷,传什么话?”

方醒看着前面就是今晚几人藏身所的破旧小院,笑眯眯的道:“就说赵国章昨晚和刘奎为了女人争风吃醋,结果赵国章失手杀掉了刘奎,并且还把车夫给灭了口。”

辛老七应诺,可方醒还没完的道:“一种流言不一定靠谱,所以还得传第二种,就说赵国章看不惯刘奎弹劾太子殿下的心腹,所以为了报答殿下的知遇之恩,就悄然杀掉了刘奎。”

这……

辛老七觉得很古怪,因为方醒和太子的关系不错啊!怎么还要把太子拖进来呢?

可既然是方醒交代的事,辛老七当然会不打折扣的去执行。

夜深了,可金陵城中却多了些面色焦急的行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