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7章 狗爪子

第187章 狗爪子

大晚上的,皇宫中除了有事的太监宫女之外,你根本就看不到人。

跟着个小太监走在这空旷的地方,纪纲在心中渐渐的谋划着,却没发现前面的小太监已经跪在了地上。

“郡主万安。”

纪纲一个激灵,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小女孩正在十多个人的簇拥下站在前方。

“郡主万安。”

纪纲也只得跪下,然后看到一双小小的鞋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你就是纪纲?”

纪纲沉声道:“臣正是纪纲。”

灯笼的照耀下,小郡主显得肌肤嫩白,眉目如画,她冷冷的道:“听说你在找方醒的麻烦,对吗?”

纪纲闻言一震,悄然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眉间含着怒气的婉婉小郡主。

“郡主容禀,臣一向仰慕方先生的才学,万万不敢行此事。”

纪纲的声音特意的加大了,他相信会有人听到,而且还会去报信。

朱棣不喜欢女人掺和政事,哪怕那人是他的女儿也不例外。

梁中在阴影处哼了一声,然后走出来说道:“纪大人好大的嗓门,不去做大汉将军真是可惜了。”

大汉将军就是仪仗队。

纪纲握紧拳头,淡淡的道:“郡主,臣还有公务要理,容臣告退。”

看着纪纲的背影,梁中骂道:“跋扈!”然后他赶紧吩咐道:“还不赶紧护着郡主回去!”

纪纲走后,朱棣沉思了一会儿,就在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小太监,把刚才婉婉小郡主拦住纪纲,并说了哪些话都禀告了上来。

大太监更加的慈眉善目了,甚至脚下还不为人察觉的在往边上磨动。

所有人都以为朱棣会发飙,然后把跟着小郡主的人打一顿板子,估计连太子也会被责骂一通。

“婉婉回去了吗?”

来报信的人急忙说道:“郡主已经被送回去了。”

殿内静默,门外的两个太监都在暗自活动着小腿,准备等里面一声令下后,就跑去召回那些小郡主的跟班们。

可等了半天都没动静,有胆大的偷偷瞟了一眼,才发现皇帝已经坐回了御座上,继续批改奏折。

这不合理啊!

于是大家都以为朱棣会改在明天才发飙。

……

秋季的早上,蒙在被窝里,怀里搂着老婆,这样的日子谁愿意起床?

至少方醒是不太愿意的,只是张淑慧挣脱了他的怀抱,一边起床一边说道:“夫君,您今日还得去户部授课呢,赶紧起吧。”

“我请假!”

方醒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说道,然后伸出只手来,摸上了张淑慧的大腿。

“夫君!”

少年夫妻情热,张淑慧有些面红耳赤的,最后忍无可忍的掐了一把。

“嗷!”

美好的一天就在惨叫声中开始了。

“小郡主来了。”

大清早的,方醒才给学生授完课,马苏正在跟他说国子监师生们对昨天那事的看法,就看到婉婉一脸委屈的进来了。

“这是咋了?”

方醒示意马苏不必在意昨天的事,然后过去蹲下,用手指轻轻的揉着婉婉的眉心,柔声道:“是谁欺负了婉婉?告诉我,我替你出气,当然,你皇爷爷可不行啊!我不是对手。”

方醒的俏皮话并没有让婉婉的眉心舒展,她就这么站着,黑漆似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方醒。

“纪纲很坏吗?”

方醒的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来,只是放开眉心处的手,揉揉婉婉的头顶说道:“大人的事,小孩不许管。”

“可我昨晚看见他了。”

方醒的身体一震,就看向了梁中。

梁中给了方醒一个眼色,方醒就指着边上的大妞和铃铛说道:“铃铛今日要去抓野兔,我让辛老七带你们去吧。”

等婉婉走了之后,梁中才把昨晚的事告诉了方醒。

“……纪纲果然跋扈,而且心思奸诈。”

方醒眯眼看着梁中,正色道:“老梁,以后别让婉婉掺和这种事,对她不好。”

梁中以为方醒是在担心朱棣会对婉婉有看法,就笑道:“今早上我听说了,昨晚陛下得知此事后,根本就没当回事,只是关问郡主回去了没有。”

哎!真不想和这些死脑筋的人说话啊!

方醒叹道:“婉婉才几岁?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掺和多了,长大后她这心里面得多阴暗啊!”

“方先生,你这话可不对了。”

梁中对方醒的看法嗤之以鼻。

“宫中长大的孩子,除非是极蠢,或是极受陛下宠爱的,就没有一个是傻子,不然迟早就是个被欺负的命。”

“哎!生在帝王家啊!”

梁中听到这话,赶紧目视方醒,提醒他这话可是有些犯忌讳的。

两人到了书房后,梁中才唏嘘道:“小郡主得知了那个赵胜有锦衣卫的背景,于是就打听了纪纲进宫的时间,最后才堵住了那个家伙。”

这孩子!

书房里静默了许久,直到外面传来了喜悦的呼喊。

“铃铛抓到野兔啦!”

两个丫头冲了进来,那脸蛋看着就和红苹果一个样,让方醒不禁乐了。

铃铛咬着只野兔跑过来,那双眼睛执拗的看着方醒。

这是表功来了。

方醒俯身摸摸铃铛的脑袋,然后接过还在挣扎着的野兔,笑道;“今天我亲自做一道红烧野兔,你们就等着吧。”

“好啊!”

两个丫头都拍掌叫好,然后跟着方醒去了厨房。

半死的野兔被方醒一刀了断了痛苦,然后就是剥皮。

方醒拿着一把小刀,在两个女娃捂着眼睛的时候,很快就把皮给剥下来了。

“硝一硝,可以做些小东西。”

方醒把皮子丢给春生,然后剖腹。

内脏洗干净喂铃铛,野兔肉被方醒斩成一块块的,用水抄一下。

秋季的野兔肥硕,方醒加了些大料下去,很快,厨房里就闻到了香味。

午饭时方醒对婉婉的照顾看得梁中的眼皮子直跳,好歹吃完后方醒没送出去,不然梁中真得要担心太子的这个女儿会被方醒给抢走了。

“老师,那个赵胜被国子监除名了!”

从国子监回来的马苏兴奋的说道,而方醒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喜悦之色。

“马苏,任何事请都得要看本质,而这件事的本质不是一个赵胜所能推动的。”

马苏点头道:“我听同窗说了,那个赵胜的叔叔是锦衣卫千户。”

锦衣卫,在这个时间段能令人胆寒。

方醒淡淡的道:“既然伸出了狗爪子,那就得有被斩断的准备。”(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