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3章 我永将不悔!

第173章 我永将不悔!

ps:每天四更,时间如下:早上八点半,中午十二点半,晚上十九点,晚上二十二点,书评区爵士把第四更写成二十点了,抱歉。

......

到了方家庄,吃完午饭,方醒也不食言,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铃铛去了河边。

秋季的河流变得深幽了些,方醒把鱼钩扔下去,然后就带着两个丫头摸螃蟹。

可惜边上的河水有些深,方醒伏在岸边去摸洞,一只都没抓到。

“方醒,有吗?”

方醒双手撑起来,看到婉婉那期待的眼神,就恼怒的道:“今儿螃蟹赶集去了。”

“咦!”

方醒这才想起现在可是吃蟹的最佳季节。

膏肥黄多的螃蟹啊!

没啥说的,方醒喊道:“老七,回家去厨房拿点肉和鱼来。”

辛老七闻声而去。

方醒交代嬷嬷们看好两个丫头,自己溜进了树林中,惹得那些宫女们吃吃偷笑。

我又不是去撒尿,笑个屁啊!

等方醒再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个松紧网兜。

辛老七把肉和鱼带来后,方醒把这些东西放进网兜中,然后再把网兜放到河边的水底。

“都离远一点,别把螃蟹给吓走了。”

那些宫女都好奇的围在边上,方醒马上就开始赶人了。

“还有你们,也到边上去。”

婉婉的胆子也变大了,和大妞都站到了河边,好奇的看着浸在水里的网兜。

方醒安坐在鱼竿边上,看着婉婉又凑过去了,那些嬷嬷都紧张的看着,最后还是梁中拉住了她。

“一刻钟!”

方醒信誓旦旦的道:“一刻钟以后,我保证会有螃蟹。”

过了一刻钟不到的时候,方醒已经上了三条鱼,目测都有三四两的重量。

“方醒,方醒!”

小郡主在岸边靠远一点的地方在跺脚,满脸的焦急。

方醒把鱼放进鱼篓里,然后拍拍手,走到了岸边。

“我也要看……”

婉婉跑到了方醒的身边,抓住他的衣角,往前方探出脑袋。

“有了!真的有了!”

感谢清澈的河水,让人能清晰的看到那个网兜的情况。

此时七八只大螃蟹正夹住了网兜里的肉鱼,而在不远处,三只螃蟹正鬼鬼祟祟地爬来。

“嘘!”

方醒有些贪心的想一网打尽。

“嘘!”

婉婉回头对着大家把纤细的食指竖在嘴唇上,一脸的严肃。

梁中不禁莞尔,然后拉住了婉婉的后襟。

等那三只螃蟹也夹住了网兜里的东西后,方醒这才把网兜提了起来。

“哇!”

那么多的大螃蟹挂在网兜上,让大家都喜翻了。

秋风起,蟹脚痒,这些贪吃的螃蟹被放到了地上依然舍不得放弃网兜里的食物。

下午,蒸好的螃蟹上桌,每人的面前是一个姜醋小蝶。

掰开后盖,把肺叶清掉,那满满的膏黄看着让人食指大动。

“婉婉不许多吃。”

方醒只给了婉婉半只螃蟹,而且还多加了姜醋,惹得她噘起了小嘴。

“不用你们帮忙。”

婉婉看到大家都是自己掰开吃,所以也拒绝了宫女的帮忙。

吃完螃蟹,那手上的味道怎么都洗不干净。

至于什么豆面洗手,这种奢侈的事方醒是不会干的。

临走时,梁中告诉了方醒一个消息。

“南征大军已经快到了,大概在后日。”

南征大军要回来了吗?

方醒想起了在交趾的那些岁月,想起了那些矮小黝黑的交趾人悍不畏死的冲击着火枪阵列。

还有那遍地横尸的战场……

二话不说,方醒骑着马,谁都没告诉,一路狂奔到了聚宝山千户所。

天已经快黑了,哨位看到方醒后,欣喜的喊道:“方先生,您终于是来了!”

方醒看着里面的营房,摇摇头,问道:“近期兄弟们练的怎么样?”

哨位急忙说道:“大家都按照您的安排在操练,前几日还拿到了那种自己会打火的火枪,速度可快了不少。”

燧发火枪,目前已经造出了些,于是就拿到了这边试用。

方醒随后又问了几个问题,在哨位想开门时,拒绝道:“我此刻不方便进去,你转告董千户,务必要抓紧操练,不可懈怠!”

哨位大声的应道。大家都知道董辟只是个傀儡,平时带带队伍还行,到了重要时刻,基本上都是方醒和那些家丁们在掌管着这支队伍。

皇太孙前几日来视察过,当着大家的面,他高度赞扬了方醒,以及辛老七和家丁们的功绩,当然,也没忘记董辟。

“我走了。”

方醒胸中的热血到了此时已经冷却了下去,他调转马头,有些孤寂的隐进了黑夜中。

回到家,张淑慧还以为方醒只是出去溜达了一圈。

“我去了一趟军营外面。”

方醒有些迷茫的道:“我觉得自己很懒,可有时候又偏激。做事冲动,想一出是一出,可我真是忘不了交趾的日子啊!”

张淑慧放下针线,缓缓走过来,从身后搂住了方醒的脖子,俯身下去,柔声道:“夫君,您那是在卫国。交趾人贪婪无厌,从前宋就开始侵袭我中原边疆,您没有错。”

作为张玉的女儿,张辅的妹妹,张淑慧当然知道这些事。只是看到方醒似乎被勾起了某些让人心神不宁的回忆,她自然而然的,就想用自己女性的温柔去化解那些戾气和不安。

表面上看方醒是恢复了,这让张淑慧也能安心的入睡。

可到了半夜,张淑慧听到了身边磨牙齿的声音,她下床点起蜡烛一看。

“杀掉他们!杀掉他们!”

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方醒的面容扭曲,咬牙切齿的说着梦话。

“哎!”

幽幽的一叹后,张淑慧上床把方醒抱住,心中想起了父亲和大哥以前的异状。

张玉平时看着很温和,这一点也遗传给了张辅。

可两父子都一个样的是,有时候会没有征兆的突然暴怒。那眼睛发红的模样,能把胆小的人吓个半死。

这就是战争综合征,只不过每个人表现出来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而方醒这种一直都正常,却被一个消息就引发了症状的情况,那还真是不多见。

“杀!”

“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

“上刺刀!”

“冲!冲上去!”

“我中箭了!救救我!”

“大哥,我送服侍你的人下来了!”

……

这一夜,方醒的梦光怪陆离,有杀敌的兴奋,有失去麾下的痛苦;有看到尸横遍野的茫然,也有一扫交趾叛乱后的得意……

我不后悔!

我永将不悔!

黑暗中,方醒蓦地睁开了眼睛。(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