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165章 方醒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道脑筋急转弯

165章 方醒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道脑筋急转弯

“方醒在给那些学生们讲话?”

朱棣觉得自己有些头晕,他看到几位重臣都用担忧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是就叹道:“小子无礼,不过这点容人之量朕还是有的。”

而朱瞻基在太子宫中已经是喜翻了,他抱起婉婉,学着方醒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大口,在婉婉的不耐中笑道:“洪炳正完了!”

“真理永远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这个道理我是认同的。”

方醒就像是个布道者般的在给这些师生们演讲,一边的马苏和柳溥都听得目眩神迷。

“可我们必须要祈祷这少数人是为了我大明的未来而努力,而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闭门苦读!”

那些师生们有的已经在记录方醒的话,只有少数人在对方醒怒目而视。

这让方醒很欣慰,所以他继续说道:“我太祖高皇帝带领被蒙元压榨的汉人披荆斩棘,最终赶走了异族人。可我大明以后怎么办?怎么去避免兴衰交替?读书人在这个循环中起到了什么作用?这些个问题需要大家去思考,去实践。”

“但不管结果如何,绝不能是读书人抱成一团,然后用被自己垄断的话语权去为这个小团体牟利,否则我大明危矣!”

暖阁中的众人已经沉默了,连朱棣都在沉思。

“这才是德华兄!”

太子宫中,朱瞻基激动的道:“由盛转衰,这是我汉人所经历的治乱循环,也是德华兄交给我的一个大题目,如何才能避免我大明继续这样的由盛转衰!”

太子妃也在沉思,闻言就道:“那你有所得了吗?”

朱高炽含笑看着这一幕。

朱瞻基不好意思的道:“还没有,目前只是在寻找前朝兴衰的规律,然后再从中找出我大明的相似处,一一改之。”

国子监中,方醒最后说道:“你们是国朝的栋梁,以后会走上各自的前程,可我大明的未来会如何,怎么才能让我汉人避免一次次的异族屠杀,这些问题就同样留给你们自己去思考。”

作为今天的胜利者,方醒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方醒说完后,几百人的地方陷入了一片沉寂。

等了一会儿后,那个木春突然爆发道:“谁胜谁负还不知道,你少说这种漂亮话!”

方醒的目光一转,看着木春就笑了。

“从众,这是人的劣根性。”

方醒指着洪炳正说道:“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谁胜谁负,我敢请问,你是何功名?”

“本人举人功名,你待怎地?”

木春骄傲的道。

方醒惋惜的摇摇头道:“连这种胜负关系都看不出来。我不知道像你这般人,以后当了官,治下的黎庶会不会抱怨老天爷太不公平,让他们摊上一个蠢材!”

木春大怒,那位善德也阴测测的道:“方醒,谁知道是不是你偷走了洪先生的算术秘籍,然后才会的题目!”

呵呵!

遇到这等人,方醒也只能是呵呵了,他对陈茂问道:“学勤先生,敢问结果可有了吗?”

陈茂点点头,艰难的道:“是你胜了!”

“嘶!”

哪怕是看着洪炳正那摇摇欲坠的身体大家都猜到了答案,可当这个答案被公布后,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就像是夏季的蝉鸣,响彻国子监。

方醒冷笑道:“洪先生,你可有异议?”

洪炳正脸色惨白的看着方醒,手指着他,断断续续的道:“你,你,你卑鄙无耻!你…你…剽窃了老夫的……”

“剽窃?”

方醒指着洪炳正唯一解答出来的那道题说道:“你肯定是觉得我的水平很差吧?要不然怎么会出这种简单的题目呢?”

那道题当真很简单,稍微有些算术基础的都能解答出来。

不过方醒却是喝道:“可那只是我给学生们准备的脑筋急转弯!你这个撒比却把它当成了我的真实水平!”

什么是脑筋急转弯?

所有的师生都迷惑不解,只有马苏和柳溥在心有戚戚焉的同病相怜着。

俺们可是在这种题目上面吃过好多次亏的啊!

看到洪炳正还有些不相信的模样,方醒笑道:“李某到张老板的店里买了成本一百八十钱,标价二百一十钱的货物,张老板有利润三十钱。然后李某给出价值一千钱的宝钞会账,可张老板的零钱不够,于是就到隔壁用宝钞兑换了一千钱,等事后隔壁却发现这张宝钞是假的。”

“宝钞能有假的吗?”

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然后被大家鄙夷了一番。

方醒继续说道:“然后我们就问张老板到底在这笔生意中亏损了多少钱。”

“那个张老板损失了九百七十钱!”

有思维敏捷的学生给出了答案,换来了方醒一个赞赏的微笑。

“答对了!可惜没奖励。”

“洪先生也答对了,这没错。”

大家一听就有些不解,心想既然你都说洪先生答对了,那你还纠缠着这个干嘛?

“可这道题根本就不是算术题!”

方醒一句话就引爆了大家的情绪。

“怎么不是算术题呢?”

“我看了半天,觉得它就是一道算术题啊!”

“……”

方醒冷笑着从怀里拿出一本书,翻开后,找到地方说道:“这是我给学生们出的一道题,结果他们都没答对。”

“那是为什么?难道是这道题还有什么陷阱?”

方醒用那本书敲打着石桌,说道:“因为这道题不是算术题,而是民生题。从民生的角度来说,张老板损失的是一千钱!”

“为什么?”

这个疑问同时让大家都腹诽不已。

“因为那个利润本该就是张老板的。”

马苏出来朗声解释道:“当时老师出了这个题目,还特别说了是一道民生题,可我们都做错了。”

“那你这不是在玩人吗?哪有这样出题目的。”

“对啊!今儿可是算术比试,你出一个民生题是什么意思?”

“……”

渐渐的,声音消失了,大家都在想着方醒的用意。

方醒瞟了一眼陈茂,喝道:“因为洪炳正偷了我给学生们准备的习题!”

“噗通!”

大家刚被方醒的断喝给吓了一跳,可却看到洪炳正已经瘫坐在石凳上,汗如雨下。

“就一道题目你都敢污蔑洪先生偷了你的习题,我看你这是在倒打一耙吧!”

一个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来,朗声道:“谁都知道,洪先生年事已高,才思当然不如年轻人敏捷,可你方醒呢!你方醒拿到了洪先生的手稿,然后如获至宝的钻研,当然比洪先生更有优势!”(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