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2章 我让你半柱香的时间,够吗?

第162章 我让你半柱香的时间,够吗?

ps:上架第一天过去了,成绩对爵士来说不错,诚恳的感谢大家支持。

爵士有工作,可面对大家的支持,爵士只能是努力码字。

我会在工作之余码字,我会在吃饭时思考情节,我会在上wc时看明史,我会在临睡前带着下一步情节的走向入梦......

除了工作和吃喝拉撒睡,爵士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本书上,以回报大家的厚爱!

希望大家用订阅、投票支持爵士!

......

马苏也觉得有些不齿,因为辩难是检验一个人学识的最佳方式,起码在国子监就是如此。

作为国子监的客座,陈茂不可能不知道这种模式的好处,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偏向了洪炳正。

“儒家,如今已经蜕变成了为一小撮人牟利的工具!”

马苏和柳溥几乎同时想到了方醒的这句话。

陈茂招手叫来几个学生,把笔墨纸砚送到两边,然后他干咳道:“每人限定十题,以一炷香为限,准备开始吧。”

方醒自有马苏和柳溥帮忙磨墨,所以他只是看着洪炳正一脸正气的坐在那里,同样是有人侍候着笔墨纸砚。

两道视线在半空相遇,旁观者觉得好像有火星闪过。

“老师,好了。”

马苏把毛笔搁在笔架上,然后把上好的宣纸摊开。

柳溥冲着洪炳正呲牙咧嘴的,他是勋戚之后,可不会怕这些所谓的大儒。

洪炳正莞尔一笑,仿佛对这种顽劣的举动一点都不在意。

方醒没回头说道:“小柳,别弄这些没用的,徒惹人笑。”

柳溥这才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只是依然左顾右盼,觉得自己今儿和马苏也算是以一敌百了。

陈茂看到都准备好了,就催促道:“那就开始出题吧。”

洪炳正拿起毛笔,胸有成竹的正准备动手,可却听方醒说道:“我有个问题。”

陈茂不耐烦的道:“你且说来。”

方醒说道:“我习惯用大食数字演练算学,今日可否?”

陈茂犹豫了一下,然后偷瞥了洪炳正一眼,梗着脖子说道:“不行!”

说完他有些担心的看着方醒,可没想到方醒却是伸了个懒腰,拿起毛病,随手就写画起来。

两人出题的速度都很快,好像是提前准备好的一样。

方醒放下毛笔,看到洪炳正也随后完成了出题,就冷笑道:“我每日教授弟子,所以题目不少,可洪先生看来也是桃李满天下啊!”

闻言有几人都面色发红,显然知道洪炳正并没有收录弟子。

可既然没有收录弟子,那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你洪炳怎么能一下就出了十道题目来?

“难道洪先生有未卜先知的神技?那我倒要见识见识。”

这话顶的知情人都老脸发红,特别是作为主持的陈茂,他微微垂眸,不耐烦的道:“现在是比试时间,有闲话等比试完了再说。”

“呵呵!”

对于这等人,方醒也只能是报以呵呵了。

陈茂随即就接过两人的题目,并交换。

“开始!”

一炷香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点燃,插在了香炉中,大家的目光一下就汇集到了方醒和洪炳正的身上。

方醒拿到对方出的题目后,略微一看,就面色大变,有些苍白。

“看来他是被洪先生给难住了,果然是绣花枕头一个!”

“洪先生在算术上学究天人,岂是一个骗子所能比拟的!”

“哈哈哈!我看那方醒还不如马上认输,那样的话,还能少受些许煎熬!”

“你们看,洪先生好像也有些……”

太子宫中,今天太子一家人难得的坐在一起。

朱瞻基有些坐立不安的,不时看向殿外,而他的两个弟弟,朱瞻墉看着比上次更加的阴沉了,完全不像是个八九岁的孩子。

只有朱瞻墡和婉婉呆在一起,正在解着一个方醒给的迷宫游戏。

太子妃看着自己大儿子那副模样就笑道:“方先生的本事咱们都知道,那个洪炳正不就是个不得志的进士吗,何必担忧。”

朱瞻墡闻言就抬起头来嚷道:“我要做进士!”

婉婉揪住他的头发,不耐烦的道:“赶紧找出口!”

脚步声传来,梁中满头大汗的进来了。

“太子殿下,娘娘,太孙殿下,那边已经开始了。”

“如何了?”

朱瞻基急切的问道。

朱高炽朝着梁中点头,示意他赶紧说。

梁中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双方各自出题给对方做,洪炳正没动笔,可方先生的脸色看着也不大对。”

“也不知道夫君现在怎么样了,早知道我就该跟着去的。”

方家庄里,被方醒强行留下的张淑慧和小白同样是坐立不安的等待着结果。

皇宫中,朱棣正和几位重臣议事,只是今天大家的精神都有些不大集中,效率低了不少。

英国公府,几位女人的反应各自不同,又担忧的,也有……诅咒的。

“活该!让他丢脸最好不过了!”

张辅的大夫人得意的笑道。

“半柱香已至!”

边上看守香的学生大声的喊道。

洪炳正看到方醒双目看天,完全是一筹莫展的样子,心中稍宽,只是低头看着那些题目,他无力的把干了的毛笔重新蘸墨。

想必那个方醒也不会吧,那我这边还有一道题是会做的。

洪炳正自我安慰着,可一抬头,却看到方醒正对着他微微一笑。

“我让了你半柱香,可够了?”

什么?

大家一听这话,都不敢相信的看着方醒。

“他不会是在吹牛吧?”

“我看多半是,搞不好他是在使诈,想扰乱洪先生的演算。”

“果真是小人,洪先生可别上了他的当!”

“我看不会,洪先生大儒也,养气功夫何等的高深,岂会被这等小伎俩给迷惑住?”

听到这些话,洪炳正脸色不变,可方醒注意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就轻笑道:“我可开始了……”

太子宫中,当梁中气喘吁吁的把方醒的话告诉大家后,婉婉把画着迷宫的图纸一掀,欢呼道:“我就知道方醒是在让着他的!我就知道!”

朱瞻墡眼看着就要找到了迷宫的出口,可被这一下给废了,他伸出手去,想和自己的妹妹讲道理,可随即就想到了自己的太子父亲暗地里说过的一句话。

“这女人啊!真是没道理可讲!”

朱瞻基一拍椅子扶手,起身道:“果然是德华兄,先是示敌以弱,然后再奇兵突起,这就是兵法啊!”

而在朱棣那里,他也接到了信报,闻言就抚须道:“且看那小子是不是在狂言乱语。”

胡广想起方醒教出来的那几位学生,就笑道:“不管如何,方醒的算术当得起一个大家的称呼。”

“大家吗?朕等着看结果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