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章 半师之谊

第16章 半师之谊

清晨,书房里。

“看到没有?用这种数字是不是很好列出算式,而且还很直观。”

方醒用阿拉伯数字列出一个加法算式,然后计算出来。

马苏忍住心中的震惊,急忙自己列出一个算式,然后……

“三加九等于十二啊!”

看到马苏脸上的笑容,方醒觉得自己太厉害了。

“德华兄,小弟可以进来吗?”

张泰顺?方醒愕然应道:“请进。”

门被推开,张泰顺熟门熟路的溜了进来,看到桌子上的书本和马苏后,他笑着说道:“德华兄,不知可否让小弟也听听?”

方醒一脸不情愿的说道:“罢了,有教无类,若是你能学进去,那我也就收下你这个学生。”

马苏有些倔的看着一身富贵打扮的张泰顺。

“少爷,这是您的东西。”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大汉,他先是扫了书房一眼,然后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张泰顺。

等大汉出去后,张泰顺把手中的东西展开,是一幅画。

“德华兄,这是王叔明的春山读书图,共计三幅,算是小弟的束修。”

方醒看着那画面上的高山和大树,哪怕他没有什么鉴赏力,可还是觉得可以当做传家宝。

至于收徒……

“咳咳!”

方醒缓缓的道:“泰顺,我知道你在北平时间不长,咱们就算是互相学习吧。”

这货是担心张泰顺的父辈是那种老学究,要是知道自己教张泰顺杂学的话,说不得会打上门来,所以干脆就不说收弟子的事。

于是学生增加到了两人,而且张泰顺还得从头学,方醒只得重教了一遍阿拉伯数字。

“这不是大食数字吗?”

看到方醒熟练的书写着数字,张泰顺有些懵。

大食就是前期对阿拉伯的总称,所以方醒只是说道:“这种计数方法简单直接,我个人觉得大明应该学习这种写法,对国对家都是一桩好事。”

接下来方醒就教了加减法,这个倒是简单,两个‘学生’都是聪明人,没几下就渐渐的摸到了门道。

“明天教你们乘除法。”

方醒不去追问张泰顺怎么知道自己在教马苏,只是简单的布置了昨夜,让他们后天再来。

晚上,张泰顺把今天的学习成果拿给了那位程师傅看,结果那些加减号让程师傅看得雾茫茫的,不知所以然。

“郑和三下西洋,所以我对大食计数法也有所见识,可是这些符号却不是大食的,难道那位方德华……”

几根牛油大烛把书房照的纤毫毕现,张泰顺分明看到了程师傅脸上的纠结。

“方德华科举让人惊艳,可却没想到,这人居然杂学……那么……”

“天才吗?”

“方鸿渐只是被牵连罢官,所以……”

……

方醒可不会管被人的纠结,他此时正在树上,全身都披着一层薄纱,还戴着手套。

“少爷,要小心啊!”

“夫君,咱们去买好不好?”

方醒没搭理下面的话,他抓住了那个蜂窝,然后就看到一窜野蜂冲了出来。

对于侵入自己家园的敌人,野蜂们当然不会客气。

“嗡嗡嗡!”

前赴后继的野蜂们冲向了方醒,可却被薄纱挡住了。

“哈哈哈!老子果然是天才!”

方醒大笑着,用网兜装住了蜂窝,然后系在背上,在野蜂们的袭扰下慢慢的滑下去。

树下的张淑慧和小白都被野蜂逼到了边上,两人满身的白色薄纱,看着渺渺出尘。

方醒一踏上地面,马上就喊道:“赶紧走啊!”

三人在野蜂的追逐下渐渐远去,留下了一地的笑声。

当马苏和张泰顺来到方家的时候,就看到方醒正在厨房,油炸蜂蛹。

挤开花娘,张泰顺看着油锅里的虫子,咽喉涌动了几下,问道:“德华兄,这是什么东西?”

“蜂蛹,很好吃的。”

方醒看着火候差不多了,赶紧就**生抽火,然后用漏勺——不锈钢的漏勺把蜂蛹捞了起来。

“走,我们到书房去吃。”

在张淑慧和小白明确拒绝了参与他的茹毛饮血后,方醒只得独自享受一顿美味的蜂蛹。

“这能吃吗?”

张泰顺和马苏都有些懵逼,可当方醒变魔术般的拿出了一瓶白酒后,张泰顺首先变节了。

“德华兄,小弟觉得吧,这世上就没有不能吃的东西。”

张泰顺谄媚道。

而当方醒把瓶盖拧开后,连小屁孩马苏都抽动着鼻子,嚷道:“老师,我觉得这个蜂蛹还是可以吃一下的。”

“妈蛋!两个酒鬼!”

方醒笑骂着,可却一点都不心痛,自从上次他在空间里骑着自行车找到了那个国内的码头仓库后,他就不再担心物资问题了。

至于那个和纽约码头相隔千万里的华国码头怎么会同时被黑洞吸进去,这个问题方醒只是略微想了一下就放弃了。

活在当下吧!这就是方醒目前唯一的想法。

“试一个?”

张泰顺很狡猾的夹了一只蜂蛹给马苏,可马苏也不是笨蛋,当然不上当,于是两人相约一起下手。

“咔擦!”

很清脆的口感,然后就是……

“不错啊!”

“嗯,别有一番味道。”

在吃过第一只后,两人就把方醒撇在了一边。

方醒独自喝着小酒,眯眼看着张泰顺的吃相。

这家伙出身很好,所以在礼仪方面绝对是毫无瑕疵。

吃完一顿‘野味’,张泰顺就试探着问道:“德华兄,此后还有志于科举吗?”

方醒摇摇头,连解释的话都不想说。

马苏听到张泰顺的话后,不禁怒目而视,心想我的老师都已经是如此境地了,你居然还拿这个话题来刺他。

张泰顺想了想,说道:“德华兄,小弟的家里有些门路,也许能把那个……给取消掉。”

马苏张大了嘴巴,眼中露出了欣喜之色,恨不能方醒马上就答应下来。

“不必了,我对官场有些厌倦,不想朝夕处在胆战心惊之中,泰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方醒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要是答应了才是棒槌。

现在的科举八股的味道已经很浓厚了,按照他现在的水平去考试,多半会成为第二个白卷英雄。

张泰顺笑了笑,也没有勉强,转口说了最近的一些新鲜事。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