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9章 教材失窃

第149章 教材失窃

“那她是从哪出入的?”

方杰伦觉得自己有亏职守,恨得咬牙切齿的。

“铃铛!”

方醒一声喊,然后外面很快就冲进来一只狗,正吐着舌头,卖萌的看着大家。

“去找秋菊的衣服来。”

自从上次铃铛在太子宫中表演了寻人绝技后,方醒就再也不愁找不到人了。

衣服找来后,铃铛嗅了嗅,然后就冲了出去。

“跟上!”

辛老七马上就亲自跟了过去。

铃铛一路奔跑,最后到了院墙的一处,冲着那里狂叫着。

“少爷,秋菊居然会翻墙?而且还那么高!”

辛老七觉得自己有些落伍了,他试着退后几步,然后纵身一跃,双手趴住了墙头。

看到辛老七翻过去了,方醒呼喝道:“铃铛,赶紧去。”

铃铛果然不负众望,它到外面去嗅了一下后,就撒腿往左边跑。

等它呼哧呼哧的跑到水渠边时,就有些没辙了,只在原地打转。

辛老七跳过去招呼道:“铃铛,过来。”

可铃铛动都不动,直到方醒过去后,它才跟着。

“失去痕迹了。”

过了水渠就是李茂家的地盘,铃铛明显在这里失去了秋菊的气息。

辛老七杀气腾腾的道:“少爷,会不会是李家?要不…我今晚带几个人过去。”

马苏这次居然赞同了辛老七的意见。

“老师,那些教材不能丢失!”

方醒摸摸铃铛的脑袋,骂道:“胡说什么呢!一天就知道喊打喊杀!”

看着水渠通往河边的方向,方醒淡淡的道:“我们回吧。”

回到家,张淑慧和小白已经在审讯丫鬟们了,方醒一见就笑道:“好了,那个秋菊是外人,咱们自家的人还是信得过的。”

这话很暖心,方醒觉得那几个丫鬟的忠心值起码上升了百分之十。

可接着方醒就觉得浑身冷飕飕的,他瞟了一眼,就收到了两记眼镖。

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在拆女主人的台吗?

“呵呵!你们继续,要相信少夫人的话…”

方醒干笑几声,赶紧溜了。

张淑慧接着也只是没滋没味的告诫了几句就散会了,回到卧室,就看到方醒正一脸正经的端坐着。

“殊惠,今日丢失了一本教材。”

“啊!”

张淑慧还不知道丢了什么东西,闻言大惊,问道:“可要紧吗?”

“是哪一科?”

朱瞻基也来了,这货比马苏急多了,恨不能马上就派出自己的卫队去搜索李家庄。

方醒面无表情的道:“是一本数学。”

“哦!那还好!”

朱瞻基最怕的就是方醒那些地理、科学、社会等科的教材丢失,所以一听就松了一口气。

方醒叫来了辛老七,交代道:“你去找朱芳,让他停下目前的试验,把风箱里的齿轮都拆掉,先回来。”

辛老七领命而去,朱瞻基皱眉道:“德华兄,你还担心对方会对冶炼下手?”

“我先喝杯酒压压惊。”

方醒干掉了杯中的红酒,说道:“这事说不准,不过既然对我这都下手了,那难保对方不会觊觎聚宝山的火枪技术。”

朱瞻基一听就振眉道:“那我亲自去看看,要是有人敢里外勾结,那就别怪国法无情!”

“哎!等等!”

方醒叫住了朱瞻基,然后沉吟了一下,道:“你干脆让人放出风声去,就说我这里遭窃,丢失了不少课本,里面包罗万象,学到手了肯定是能……当个掌柜的。”

朱瞻基忍笑答应,一到门口就忍不住了,大笑着离去。

堂堂皇太孙的老师,居然教的是那些掌柜学的东西,这说出去不知道能让多少人吐血。

可数学不重要吗?

马苏疑惑的问道:“老师,您不是说数学是万王之王吗?”

“对啊!”

方醒无奈的道:“可这不是已经被偷走了吗,希望不要扩散出去吧。”

其实论数学,方醒目前教的不是很尖端,只不过那教材在经过多年的总结后,变得更适合学生学习而已。

但这也仅仅是针对欧洲而言,此时的东方,数学还是一门冷僻的学问。

大明的数学进步要到中后期,随着西方科学的传入才跟上了时代。

方醒一直在书房呆着,直到丫鬟胆战心惊的来叫他去吃饭,这才出去。

今晚的张淑慧特别热情,从脱衣之后开始,就让方醒领略到了如水的迎合。

方醒就寝了,可朱棣作为大明这个庞大帝国的董事长还在工作着。

“你确定那个秋菊不是汉王和赵王的人?”

纪纲的眼珠子转动着,垂首道:“陛下,汉王殿下最近几日都在喝酒,而赵王殿下,那不是远在北平吗?”

从永乐二年开始,赵王朱高燧就掌管着北平府,可见朱棣还是疼爱这个幼子的。

北平是朱棣的老巢,也是他的龙兴之地,让赵王去掌管那里,难免让人心中遐思。

而今大明准备迁都北平,这就意味着首都搬迁到了朱高燧的地盘。多年的经营后,朱高燧在北平的势力已经是根深蒂固。

朱棣头也不抬的问道:“方醒丢失的是什么东西?”

纪纲为难的道:“陛下,这个估计得去问太孙殿下了,微臣实在是不知道啊!”

朱棣挥挥手,等纪纲走了之后,就对伺候自己的大太监说道:“明日让皇太孙来一趟。”

揉揉额头后,朱棣又看了杭ZHOU的救灾报告。

清晨,方醒起床后,看到张淑慧在梳妆,就附在她的肩上,轻笑道:“殊惠,若是此后都如此,我情愿和你就住在床上。”

得到夫君夸赞的张淑慧在和明婆婆见面时都是容光焕发的,明婆婆见到了就笑道:“难怪家里的二夫人说了,咱们的二姑娘是跌落到了福窝里,果真如此啊!”

张辅有两个老婆,而他下面还有两个弟弟,所以在说话时要注意区分出两位‘二夫人’,不然会闹出大笑话来。

张淑慧抿嘴笑道:“小大嫂过奖了,方家不过是寻常人家,哪比得过国公府的掌家夫人!”

闲扯几句后,明婆婆才道出了来意。

“家里最近听到了些闲话,说是姑爷的秘籍给人偷走了?”

张淑慧一怔,然后失笑道:“昨天才发生的事,这也传得太快了吧!不过不用担心,夫君都说了,被偷走的只是小部分,不值当大张旗鼓的搜寻。”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