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1章 握手言和?

第141章 握手言和?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清晨,豆豆被亲兵送来方家庄,然后跟着方家庄的孩子们,一起接受马苏的启蒙。

等下课后,一群熊孩子和豆豆经过了一番谈判后,双方一致同意,暂时保持和平共处的状态。

方醒这边也准备开课了,豆豆自然是听不懂的,所以就让他去跟辛老七学几招。

今天方醒讲了数学的方程式,然后又加了些应用题在里面,比如说两车相对开来,在速度和距离的特定条件下,要求算出相遇的时间。

马苏显得胸有成竹,朱瞻基也是略一思索就下笔,只有柳溥,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题目,想去偷看两位同窗的答案。

“咳咳!”

方醒拿出戒尺,警告道:“不会就不会,最多晚上回家多做十道习题,可要是偷看答案,嘿嘿!”

柳溥缩了缩脖子,上次他偷看马苏的答案,结果被罚绕着方家庄跑了两圈,差点断气。

接下来,方醒看了一下三人的解题,马苏和朱瞻基得到了表扬,而柳溥则得到了关怀——今晚的家庭作业有十道大题在等着他。

“接下来我们说说抛物线,这个大家要注意了,运用好的话,在军中大有作为。”

“能用来干嘛?”

柳溥郁闷的问道,他今晚和几个狐朋狗友约好了要去秦淮河逗妹纸的啊!可有那十道大题,别说是逗妹纸,子时能睡觉就算是不错了。

方醒淡淡的道:“比如说投石机,如果能事先计算出石头的运动轨迹,那么是不是可以提高命中率呢?”

方醒在诱导,等以后有了铜炮、铁炮之后,也许能搞出初步的弹道理论来。

下课后,朱瞻基对方醒笑道:“德华兄,今日你这里怎么多了个娇媚的小娘子?难道你不怕后院起火?”

这话说的是秋菊,方醒整理着教材,漫不经心的道:“这人是被拐卖的,那个拐子我不是送到贾全的手里了吗,他没跟你说?”

朱瞻基正准备取笑,可却看到门口一个随从正满脸焦急的对他欲言又止,就走了出去。

方醒收拾好东西后,正准备反唇相讥,可朱瞻基却一脸急色的进来说道:“德华兄,小弟家中有些事要处理,先回了。”

“什么事那么急?”

看到朱瞻基脚步匆匆的走了,方醒想着会不会是朱棣的召唤呢。

摇摇头,方醒去了前厅。

前厅里,一对父子正在等着方醒,看到他进来后,坐着的那个中年男子起身道:“方先生,老夫李德政。”

方醒的目光盯着李茂,呵呵道:“李大人,不知今日光临寒舍,可有指教?”

敢勾引我庄上的小媳妇,信不信老子招呼一声,马上把你打成猪头!

李茂被方醒的眼神逼得垂首下去。自从上次抢水事件后,他就没敢在庄子上呆。可却没想到在金陵城里被人用麻袋套住头暴打了一顿。

肯定是你干的,小人!

有当官的爹撑腰,李茂又抬起头来,抽抽眼角,觉得上次被打的地方还在生痛。

李德政坐下后,看着进来上茶的秋菊,眼中一闪,然后笑道:“方先生甘于清贫,一心治学,令人钦佩啊!”

方醒最讨厌这种云山雾罩的话,就淡淡的道:“哪里,人吃五谷杂粮,就不可能跳出三界外。”

别想给我戴高帽子!

李德政抚须微笑道:“犬子做事太过激进,若有冒犯的地方,还请看在大家都是北平人的份上,握手言和如何?”

这老鬼真会说话啊!

方醒相信,要是自己不依不饶的,眼前的这个老鬼绝对会唾面自干,然后很快外面就会传出方醒不能容人的话。

气量狭窄,还敢教皇太孙吗?

大把的老儒正对此虎视眈眈呢!

而且李德政如今算是太子的人了,好歹大家也是一伙的吧。你方醒要是不饶人,那岂不是窝里斗?

方醒打了个哈哈道:“李大人严重了,我和令公子不过是玩闹罢了,当不得真。”

老子不承认有冲突,你能咋滴!

李德政仿佛没有听到方醒的话,慢条斯理的说道:“老夫刚从太子殿下那里来,殿下雅量高致,实乃我大明之幸啊!”

话到了这里,两人的底线都清楚了。

方醒点头道:“握手言和可以,不过令公子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下男女之别才好。”

李德政的脸终于绷不住了,他起身拱手道:“既然如此,大家以后和睦相处罢!”

等出了方家庄,李德政皱眉问道:“男女之事什么意思?”

李茂铁青着脸,不忿的道:“父亲,那不过是我和他庄上的一个小娘子说了几句话而已,哪来的男女之别!”

李德政上了马车,眯眼看着方家庄里那些在奔跑的孩子,说道:“回家给我抄写少仪十遍。”

这是在说我不懂礼节吗?李茂一听就不干了,仗着自己是举人,就问道:“父亲,这是为何?”

李德政的身体随着马车而摇晃着,突然厉声道:“若是你有个贪花好色的名声传出去,你以为自己还能有前程吗?”

方醒站在前厅的门口,看着秋菊端着个茶盘准备进来,就闪到了一边。

“少爷。”

秋菊扬起头,含羞带怯的看着方醒。

方醒的眼皮子在跳,他说道:“你只是暂居,不必叫我少爷。”

“可是少爷,您对奴家恩重如山,奴家怎么能…少爷?”

方醒的背影没有一点迟疑,大步出了院门。

到了后院,铃铛呜咽着跑来求安慰。方醒一看,才发现它头上的毛被水打湿立了起来。

“铃铛!”

小白呼的一下就冲了过来,吃力的抱起铃铛后,献宝般的问方醒:“少爷,铃铛这般可好看?”

方醒摸摸铃铛的脑袋,叹道:“你就少折磨它吧,等它长大了才有野味吃。”

等方醒进去后,小白才嘟嘴揉着铃铛的脑袋,埋怨道:“你一天就知道找少爷告状,看我下次还理不理你!”

方醒一进去,就看到上次的那个老女人正在和张淑慧说话,就急忙摆手道:“你们聊,我只是回来看看。”

等方醒走了之后,明婆婆笑道:“姑爷可真是疼爱姑娘,回去给老夫人说说,保证让她晚膳多吃半碗饭。”

张淑慧的脸红了红:“明婆婆,大哥那边的情况我也是听德华说的,交趾境内已无大股叛逆,班师一事不会太晚。”

“那就好,那就好……”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