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603章 惨烈

第2603章 惨烈

一万余敌骑突破了拦截,出现在了明军的后方。

陈懋率领骑兵已经赶到了侧后方,见状就冷笑道:“想让咱们顾此失彼吗?”

敌骑没有修整,而是马上发动了进攻。

“出击!”

陈懋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他们将护住后面,直至整场战斗结束。

而在前方,无数敌骑前赴后继的在冲击着阵列。

铅弹纵横,穿越前方,直至遇到一个障碍。

中弹的敌骑倒地,就在马蹄即将踩踏到他的身上时,牛角号响起。

两长一短!

这是催命的号角!

当号角响起时,所有人必须要奋力杀敌,不得后退,也不能停步!

噗!

马蹄重重的踩踏在落马军士的小腹上,随后一轮铅弹过来,战马重重的飞了出去。

“齐射!齐射!”

无数声音在呐喊着,柳升在后面面色铁青的道:“让青龙卫和白虎卫稳住,否则拿脑袋来本候这里说话!”

“轰轰轰轰轰!”

最让柳升放心的火炮来了一轮齐射,前四排的敌军几乎无一幸免,随后一轮火枪齐射,战线却越发的岌岌可危了。

硝烟中,敌军影影绰绰的再次出现。

他们的手中多了一样东西:瓦罐!

绳子牵引着瓦罐在军士的手中旋转着,淡淡的硝烟在空中变成了圆圈。

“齐射!”

“哔哔哔!”

所有的军官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不等轮转到位就开始齐射。

军士们条件反射的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砰砰!”

枪声中,无数瓦罐被扔了过来。

“这是什么?”

土豆的身后有人纳闷的问道。

土豆把火枪拿在手中,喊道:“集结!准备增援!”

武学中一阵愕然,然后前方瓦罐落下。

“轰轰轰轰轰!”

前方的阵列顿时一片狼藉。

而且敌军选择的是从白虎卫那边突击,所以前方已经出现了混乱。

中军马上做出了反应。

“武学千户所!”

“出击!”

土豆开始奔跑,他率领自己的小旗部冲在了最前方。

百户官杨政骂道:“方翰,回来!赶紧回来!”

队形一旦被打乱,到时候就很难指挥了。

“快!”

可千户官罗文才却从他的侧面跑过,无数军士跟在后面。

紧急时刻从没有什么队形。

此刻前方已经乱套了,高岩柏率领全部预备队冲了进去。

“稳住,重新列阵!列阵!”

“陛下,上次大战时哈烈人就用过这一招,很难防御。”

张辅给了交代,朱瞻基并未在意这个,他看了一眼前方,突然有人大声喊道:“敌军火炮!”

朱瞻基冷笑道:“果然来了增援,令投石机准备。”

“长枪!”

令旗摇动,都指挥使丁展喝道:“长枪手!”

“上面甲!”

板甲早已普及军中,长枪手就是率先装备的单位。

“前进!”

长枪手们扛着长枪开始前进。

土豆第一个跑到了混乱的白虎卫后面,喊道:“闪开!”

没有犹豫,那些慌乱的军士闪开了通道。

土豆抱着火枪从通道中间往前跑去。

他记得父亲说过,火枪阵列一旦被突破,伤亡至少要达到一半以上。

所以他知道增援速度的重要性。

他看到了前方的联军骑兵正在冲击阵列。

他看到了那些刺刀无力的在抵抗着,然后被战马撞飞。

“止步!”

土豆没有丝毫犹豫,方醒和家丁们无数次的教导让他准确的选择了位置。

就在距离敌军百步的地方!

“列阵!马上列阵!”

对付骑兵,唯有阵列和密集的铅弹才能匹敌。

前方十余门火炮已经被丢弃了,炮手死伤殆尽。

后续的军士飞速到位,以土豆的小旗部为中心,迅速结阵。

当阵列成型后,来不及夸赞土豆一句的罗文才喊道:“前进!”

曾经的学员,如今的战士。

土豆咬紧了嘴唇,热血在身体内奔涌着,第一次上战场的恐惧被忘在了脑后。

——你是兴和伯之子,未来的兴和伯!

——你必须要继承兴和伯的无畏和睿智,以及从容!

他率领小旗部走在第一排,当前进到五十步时,前方的白虎卫开始撤离。

那些军士从他们的两翼撤退,那些恐惧就残留在脸上,让那些第一次上战场的武学学员们在颤抖。

土豆看着左右,他奋力嘶吼道:“大明万胜!”

罗文才是第一次率领火器卫所出战,所以反应慢了半拍。

他懊恼的喊道:“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这句口号仿佛带着魔力,无数人在呼喊着,驱散了敌军突击而来的恐惧。

“哔哔哔!”

土豆果断开枪,而且还没忍住看了一眼战果,然后轮转后退。

一个肉迷人脸部中弹,惨叫着跌落马下。

“哔哔哔!”

齐射没有间隙,敌军的势头被遏制住了。

“投石机……”

后面有人在尖声叫喊着。

嘭嘭嘭嘭!

天空中马上就多了一片黑影。

无数瓦罐飞在空中,然后迅速坠落。

“轰轰轰轰轰!”

一阵爆炸声中,武学千户所的前方几乎被清理一空。

“那是土豆!”

战事越发的胶着了,可朱瞻基却从容的夸赞着反应快速的土豆。

“那小子以后能承接兴和伯的衣钵,大明武将后继有人了!”

“陛下,敌军人数十三万到十五万!”

过了这么久,瞭望哨们终于判定出了敌军的总人数。

杨溥面色大变,说道:“陛下,兴和伯那边莫非是个空?”

黄淮欣慰的道:“那兴和伯应该马上回援吧。”

朱瞻基冷冷的道:“敌军火炮就位了。”

就在前方,借着刚才骑兵的疯狂突击,三十余门火炮已经被拉到了射程内。

那些炮手已经装弹完毕,正在点火。

“敌军火炮!密集摧毁!”

骑兵猛地闪开,三十余门粗大的火炮就映入了眼帘。

早有准备的明军开始了攻击。

“点火!”

“轰轰轰轰轰!”

但是联军的炮兵显然和骑兵之间有配合,所以骑兵刚一闪开,那边就开始点火。

“轰轰轰轰轰!”

三十多枚石弹冲出炮膛,越过骑兵刚让出的空间,冲着明军正面飞撞而来。

“轰轰轰轰轰!”

石弹还在空中时,明军第一波打击也开始了。

火炮显然明军更多,而且打的更准,射程更远。

石弹呼啸着冲进了阵列中,惨嚎声和骨折声不绝于耳。

一枚石弹从土豆的头顶飞过,身后的惨叫声就像是狼嚎。

这就是沙场!

土豆浑身在颤抖着。

他在看着前方。

明军的火炮目标很明确,就是敌军的火炮。

铁弹撞击在青铜炮上,打翻了青铜炮的同时,铁弹反弹,左前方的一个炮手还来不及惨叫,就失去了自己的脑袋。

脑浆迸裂中,无数铁弹覆盖了敌军的火炮。

一个装火药的木桶被击中,顷刻火药爆燃,周围的两人被点燃了衣服,惨叫着往前冲去。

土豆茫然四看……

惨不忍睹!

他喃喃的道:“爹……娘……”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