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84章 恩人

第2584章 恩人

“去城外找个隐秘些的地方。”

方醒没有说自己是如何为安纶争取到了安葬的机会,只是叫了几个老手来处置此事,他还让家丁跟着去盯着。

杜谦一直在看着,见状就说道:“确实是要隐秘些,否则那些人会毁了他的墓地。”

方醒有些疲惫的点点头,看着那些人用一块布盖住了安纶的遗骸,然后抬了出去。

那匹马缓缓跟在后面,也没人阻拦。

“兴和伯,陛下召见。”

方醒第二次进了宫。

“我让人把安纶埋在隐秘些的地方。”

朱瞻基苦笑道:“本来找你来是为了玉米的事,可刚到的消息,安纶一家子都去了。”

方醒只觉得脊背发寒,问道:“可是毒药?”

安纶的谋划竟然如此的周全吗?

在决定要对闫大建动手的同时,他竟然也安排好了人对闫大建一家子下手。

“鸡犬不留。”

朱瞻基有些头痛的道:“此事开了个先例,非常的不好。”

用公家的力量报私仇,这是历代帝王所头痛和反感的。

方醒默然,但却赞同这个看法。

“从我的身上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私心是如何的难以抑制,所以……处罚吧。”

方醒自己就是私心在作祟,所以他觉得朱瞻基需要一个靶子,那么他乐意做这个靶子。

朱瞻基摇摇头,冷冷的道:“掩埋罢了,古往今来都是雅事。若是人人明哲保身,没了人味,那这个大明不要也罢。”

他看到方醒有些黯然,就说道:“太子……有些仁慈。”

方醒的精神瞬间就提起来了,阴谋论一下就充斥着他的大脑。

“他还小啊!”

朱瞻基没想到方醒一脸警惕的模样,最后居然给了这个理由,不禁啼笑皆非的道:“可你知道的,帝王太过仁慈不是好事。”

方醒知道自己是在用平常的手法在教导玉米,但他有着相当长远的计划。

“这是基础,他有了这个基础,以后再去接触那些无情的东西才不会变成一个冷冰冰的皇帝,你也不希望他以后变得冷酷吧?”

朱瞻基点点头,若非是如此,他早就叫来方醒纠偏了。

“那孩子精力十足,但却没有戾气,朕很欣慰。只是他必须要明白一点……”

朱瞻基沉吟了一下,方醒说道:“我知道,不能有妇人之仁。”

朱瞻基满意的说道:“就是这个意思。他未来会成为皇帝,他的一言一行会影响着这个天下,为了一人而舍弃千人、万人,那不是皇帝。”

出了皇宫,方醒特意去了闫大建家。

“伯爷,惨啊!”

锦衣卫的人已经封锁了闫家,见到方醒来了,一个锦衣卫小旗官给他介绍了情况。

“一家子都被毒死了。说来也巧,闫家有用隔日水的习惯,不然还真没法一下毒死一家人。”

“下在水井里呢?”

小旗官微微后仰身体,惊讶的道:“伯爷,要想下毒在水井里,还要保证毒死人,那得放多少毒药啊!”

方醒愕然,然后就问道:“找到了什么?”

小旗官马上就眉飞色舞的道:“闫大建家里烧过东西,可他终究还是心存侥幸,在卧室里有个小夹层,一般人肯定发现不了,可咱们是谁?锦衣卫!哈哈哈!”

方醒没问是什么东西,他只需要知道闫大建该死就足够了。

可小旗官却压根没瞒他。

“伯爷,福建那边的左参政写信给闫大建,说他交代的事会去做,保证把当年的事弄清楚。”

小旗官得意的道:“弄清楚,这种话不是第一次了,就是说要抹干净,把以前那些事都抹干净。”

方醒随后就去了城外。

就在城外的一座荒山上,辛老七带着两个家丁在挖坑。

在半道上他就让那些干这活的人回去了,而这么谨慎只是担心被闫大建的朋友来掘墓。

坑不大,因为没有棺材。

那匹马就站在边上,目光哀伤的看着安纶的遗骸。

安纶就躺在临时做的担架里,被布包裹着。

坑已经挖好了,辛老七请示了方醒。

方醒低声道:“你此生煎熬,若有来世,愿你一家平安。”

然后他沉默的看着家丁们把遗骸放进坑里,填土。

“老爷,要做记号吗?”

方醒摇摇头道:“他没了亲人,此生他肯定不愿再回首,那么就让他在此孤独的长眠吧。”

于是地面没有坟包,而是平坦的模样。

“等明年这里又是野草遍地,希望你喜欢。”

方醒微微颔首,然后转身下山。

说是山,实际上就是个小山坡,方醒没多久就到了山下,辛老七他们却拖了一会儿才下来。

“老爷,那匹马不肯走,跑了。”

方醒上马绕到了另一边,就见到那匹马已经跑了上去,正在安纶的埋葬地周围转圈。

四野空旷,马儿的悲鸣传出很远。

战马悲鸣了许久,然后双膝跪下,就此卧在了那里。

辛老七感慨的道:“老爷,这是要殉葬啊!”

“这世间只有安纶在意它……”

……

因为闫大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抓到了东厂,而后东厂起火,再后来闫大建一家被毒死……

这一切让人震惊之余,也在思索这里面的原因。

“听说是那个安纶和闫大建有仇,反正我家那亲戚就是这么说的,说一把火就烧死了他们俩。不过那安纶虽然是太监,可却是身负血海深仇啊!”

大清早,杨大叔就开始显摆着自己的消息灵通。

吃面条的客人里有人也知道些,就放下筷子说道:“那安纶一家子都死在了闫大建家里,造孽啊!也难怪安纶要铤而走险,哎!”

另一人说道:“听说罪魁祸首是闫大建的儿子,闫大建只是包庇。”

“他儿子呢?被毒死了吧?”

“没,说是在福建做官。”

“那他肯定跑不了!”

一群人在说的热闹,却没注意到边上的英妹已经泪流满面。

她低头拭去泪水,低声道:“我知道你就是安公公,上次听到的……”

再次抬头时,她对杨大叔说道:“杨大叔,帮我看着摊子,我有事晚些回来。”

不等杨大叔答应,她撒腿就跑。

她一路跑到了东厂的外面,可此刻东厂的外面站着的是锦衣卫的人,而且凶神恶煞的。

“离远些!”

有权利的人总是习惯性的行使自己的权利,哪怕是对着一个女孩。

英妹默然走了,没多久再次回来,却是带着香烛和祭品。

“哎哎哎!你这是干嘛呢?滚!”

一个锦衣卫单手握住刀柄准备过来,正好出来的沈阳见了就骂道:“狐假虎威,滚!”

于是英妹得以点燃了香烛,摆好了祭品。

沈阳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在祈祷,等她完成了之后就问道:“你在祭祀谁?”

英妹抬头,脸上泪水纵横,“大人,民女在祭祀自己的恩人。”

s:/bk_61137/l

天才本站地址:。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