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81章 为了我的母亲

第2581章 为了我的母亲

方醒走到了刑房的门外,他吸吸鼻子,说道:“安纶,为什么?”

锦衣卫的人已经开始接替了那些军士,其中有人手脚并用,如猿猴般灵巧的攀爬到了屋顶。

里面静默着,沈阳走过来指指里面,然后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方醒。

方醒并无朱瞻基的授权,可沈阳依旧在请示他,这是在冒险。

“安纶,为什么?”

方醒只是再次问道。

里面幽幽的传来了安纶的声音:“多谢兴和伯亲来。咱家……咱家和闫大建有血海深仇。”

方醒恍然大悟,原来安纶不想进宫的原因就是担心自己无法报仇。

在皇帝的身边很难出来,就算是出来了,可东厂不在手中,他也无法对闫大建这等重臣下手。

所有的疑惑都被解开了,沈阳喝问道:“什么恩怨?”

“嗬嗬嗬……”

安纶突然笑了起来,声音尖利,恍如夜枭。

方醒听到了有人在里面发出呜呜呜的声音,那应当就是闫大建。

他还没死啊!

方醒放心了些,就说道:“什么血海深仇你说,只要你在理,陛下自然会为你做主。”

“多谢兴和伯。”

安纶止住了那渗人的笑声,然后说道:“咱家现在就把刀搁在了闫大建的脖子上,若是有人冲进来,他先死!”

沈阳沉声道:“可你也跑不掉!”

“咱家今日就没想过跑!”

安纶的声音中带着冷冽。

“救命!”

里面突然传来了闫大建的呼救声,接着就是惨叫。

方醒从未听到过这种惨叫。

他觉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一身。

“啊!”

惨叫声连绵不断。

沈阳目视方醒,眼中有厉色闪烁着。

他准备要闯进去。

方醒摇摇头,低声道:“我进去!”

沈阳知道这是方醒在最后挽救安纶,就点点头,然后转身就是一脚。

嘭!

沈阳的腿力不差,可却没踹开房门。

在他踉踉跄跄后退时,里面传来了安纶的尖叫声。

“狗杂种,你儿子当年虐杀了我的妹妹啊!”

辛老七正准备出手,听到这话的方醒摆摆手,然后缓缓走到了房门前。

“你是谁?本官不认识你!”

安纶大抵是停手了,里面传来了两个喘息声。

“闫大建,还记得当年的安家吗?你这个狗杂种,当年我母亲和妹妹进了你家,我就进了宫……”

方醒微微垂眸,大抵知道了些方向。

“你家那时没有资格蓄奴,可你这个道貌岸然的狗杂种,闫家奴仆遍地。”

蓄奴一直是个大问题,对此大明有着严格的限定。

可上面的决定往往在下面被当做了废纸。

“可我的妹妹……”

刑房里没有点灯,闫大建被绑在木柱子上,呈大字型,浑身赤果。

安纶左手持着短刀,右手拿着一个锥子,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声音凄厉。

“闫春辉那个畜生想对我妹妹用强,结果被我母亲阻拦。那个畜生竟然令人打死了我母亲,然后……”

安纶仰天号哭道:“咱家终于出人头地了,可派人去却得了噩耗,我的母亲,我的妹妹……我最后的亲人啊……你这个狗杂种啊!”

闫大建终于知道自己这一劫的来历,他惶然道:“本官不知道,本官不知道,肯定是下人做的,你放了本官,本官会去找到那人……千刀万剐,千刀万剐。”

安纶低下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他哽咽道:“娘,妹妹……”

他的声音孺慕,闫大建心中一震,就奋力的挣扎起来。

安纶的脸上渐渐多了笑容,很温暖。

“娘,妹妹,闫大建一家子都活不成了,我随后就来!”

他从刑具那边找出了几根铁钎,回过头来时,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诡异。

闫大建这才想起了安纶能让受刑者发狂的名声,他浑身哆嗦着喊道:“饶命,安公公饶命……”

安纶缓步走过来,他轻笑道:“这是铁钎,看着不打眼,可你知道吗,咱家派人带着这四根铁钎去找到了一个能作法的道人……”

闫大建不知道安纶要怎么弄,可一股子寒意却从脊背处生成,瞬间密布全身。

他嘶吼道:“你这是巫蛊!陛下会灭了你三族!”

安纶微笑道:“我母亲当年跪着求他们收留我妹妹,可那些所谓的亲人却不肯伸手。从那时起,我就没了亲人。”

闫大建希望有人破门而入,可现在外面却悄无声息,显然是在等待。

他们在等待着‘审讯的’结果。

闫大建只觉得心中冰冷,他知道自己完了。

就算是被救出去,皇帝也会令人彻查他的过往。

他的脑海中走马灯般的闪过了自己的过往,然后面色惨白。

我死定了!

安纶的声音放低了些,带着些蛊惑。

“那个道人在铁钎上作法,能让你魂飞魄散,子孙世代为奴为婢……你有个孙女……听说你很宠爱她……她会活着,而且还会生出无数孩子……”

“不!”

闫大建下意识的哀求道:“求求你放过她吧,她还是个孩子啊!”

“那我的妹妹不是孩子吗?”

安纶冷冷的道:“闫大建,老天爷在看着你呢!”

呯!

屋顶上的锦衣卫奉命在屋顶上捅开了一个洞,准备观察里面的情况。

天光从屋顶上笔直的照射下来。

光柱微微闪动着,里面无数尘埃在飞舞,就像是无数小人在里面舞蹈、呼叫……

安纶怔怔的看着光柱里的飞尘,然后光柱就没了,被屋顶上的一只眼睛遮住了那个孔洞。

他微微低下头,叹道:“你在想什么?”

浊泪从闫大建的眼眶中滑落,他哀求道:“放过我儿吧!求你了。”

“闫春辉?”

闫大建点点头,堆笑道:“一切罪孽老夫担之。”

安纶轻轻叹息了一声,声音恍如来自于九幽地狱。

“那是罪魁祸首啊!”

他走到了闫大建的身前,右手握住一把细长的铁钎缓缓蹲了下去。

闫大建嘶声道:“你要做什么?你这个疯子,你要做什么?”

他觉得死亡在边上窥视着自己。

他慌了。

安纶缓缓抬头,看着闫大建的眼睛,说道:“为了我的母亲。”

他的右手用力挥动。

铁钎闪电般的从闫大建的左脚脚面上穿刺下去,然后深深的扎进了地面。

“啊……”

惨叫声凄厉,屋顶的那个锦衣卫被吓了一跳,然后闪开了一下。

光柱重新降临。

安纶就蹲在光柱的边上,静静的看着闫大建。

他的左手还握有三把铁钎,他缓缓用右手拿起一把,说道:“为了我的母亲。”

他再次重复了这一句话,屋顶准备重新回来观察的锦衣卫只觉得毛骨悚然,就看向了下面。

方醒就在门外,他不动,谁都无法进去。

光柱的边上,安纶右手中的铁钎用力扎了下去。

https:///book_61137/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