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76章 无路

第2576章 无路

大家一阵赞叹后,方醒说道:“此事也是你能置喙的吗?回去!”

张辅急忙劝道:“德华,孩子的一腔热情可不能打压。”

回过头他说道:“土豆赶紧先回去,武学是否跟着出征,此事还没定论。”

土豆觉得有些委屈,就行礼告退。

他一路低着头,当出了大门时,心中的委屈就再也忍不住了,眼睛发热。

“还学会哭了?”

土豆快速的擦擦眼睛,然后回身。

“爹。”

在里面他要叫方醒父亲,但现在是私下,他该叫爹。

方醒站在他的身前,突然笑了笑,然后当先走在前方。

土豆跟在身后,心中的委屈越发的多了。

“许多时候……有的事看似很好,比如说少年血气之勇,可要用对地方。”

方醒负手走在前方,缓缓说道:“你是未来的兴和伯,此刻表态是好的,可终究脱离了武学,这就是特殊化。”

“不服气?”

方醒见他低着头不应声,就笑了笑:“你想想,整个武学就你请假出来求战,可谁是孬种?”

“武学就是培养将领的摇篮,就算是孬种,他也得咬牙去拼命,去争取拼命的机会,否则以后永远都无法得到重用。”

方醒回身,轻声道:“记住了,所有人都得不到的东西,你就算是能得到,可也不能说,明白吗?”

土豆抬起头来,还是有些不服气。

“爹,那是暮气。”

方醒笑骂道:“臭小子!做事有许多种手法,罢了,为父只是告诉你一种手法。以后你自己选择,为父不管了。”

土豆有些惶然,但却多了期待。

哪个少年不希望无人管束?

自由自在,我能拥抱整个世界,我无所不能!

方醒微微仰头,说道:“好好的去学习,这次为父必定是要带你去的。”

他的继承人必须要见血,而且要见识战阵,否则他会觉得心慌。

这个世界依旧是丛林时代,未来的走向他并不能把握,所以只能尽量让大明强大起来,让自己在乎的人强大起来。

土豆一下就欢喜了,然后就是内疚。

“爹……”

他觉得自己冤枉了父亲,内疚让少年再次低下头去。

方醒欣慰的看着自己的长子,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去吧,回头为父还得要和你娘为这事闹腾呢。”

让土豆上战场,这是方醒的主意,并未和张淑慧说。

土豆抬头,有些纠结的道:“爹,您……我娘那边,您……您怕是说不动吧?要不孩儿自己去说。”

娘希匹!

方醒忍住了抽这小子一巴掌的冲动,然后板着脸道:“那你就去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土豆也知道自己揭开了自家老爹的伤疤,就胡乱躬身,然后转身就跑。

“臭小子!”

方醒正准备回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喊道:“给你妹妹买些李家的点心回去。”

奔跑中的土豆应道:“知道了爹!”

看着他飞快的消失在视线中,方醒站在原地发呆。

这就是他生命的延续。有了自己的孩子,他才会不畏惧死亡。

“兴和伯!”

方醒缓缓回身,然后拱手道:“难得,可是静极思动了吗?”

来人是安纶,这位很少出来,所以真是很难得。

安纶拱手微笑着说道:“兴和伯,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里是都督府的外面,方醒指指侧面,两人并肩走过去。

从得知安纶暗地里对自己的帮助后,方醒就有些内疚,内疚自己当时打过安纶。

安纶却没有计较那些情绪,他低声说道:“兴和伯,俞佳之后,能否让咱家继续在东厂?”

这话外人听了会迷惑,可方醒却懂了,他问道:“为何?”

皇帝身边大太监和东厂提督太监的地位很难分出高下,相对来说,东厂更自在些,权利更自由一些。

“你……此事很难说,我会去问问。”

“多谢。”

稍后方醒就进了宫,他看到朱瞻基的身边居然是曹斐在当值,就放弃了那个念头。

而且东厂是皇帝的家奴,他贸然插手,那是在触犯帝王的权利。

“青龙卫和白虎卫操练的不错,其余卫所都在操练之中,军中的郎中不够用,京城的都被拉来了,百姓怨声载道。”

方醒换了个话题,让朱瞻基有些感悟。

他吩咐道:“军中操练受伤,想必大多是外伤或是刀枪创口,让太医院擅长此道的去。”

这是个好决定,军士的将士何曾见识过御医出手,这下军心士气都有了,顺带忠心值会一直飙升。

方醒出了皇宫,直接去了东厂。

“不成。”

方醒没有解释为什么不成,可安纶却释然道:“此事是帝王私事,咱家却是孟浪了。多谢兴和伯。”

他把方醒送出了东厂,然后站在门外看着远方发呆。

陈实走到他的身后说道:“公公,最多三日。”

安纶点点头。

三天后他就得进宫,从此就只能在宫中坐井观天,偶尔能出来也是传达皇帝的旨意。

他回过身,对陈实温和的说道:“通州那边最近有些问题,别人咱家不放心,你去看看。”

陈实心中一冷,觉得这是想撇开自己,然后换人的意思。

但他不敢拒绝,只得强笑着应了。

安纶回到自己的值房里,稍后就说想回家一趟,有事招呼。

东厂几乎是在自动执行着监控、汇报这么一套程序,安纶的存在只是监督,并在大事上拍板。

所以他的离去并未引发什么。

初秋的风吹的很舒畅,安纶缓缓走在街上,看着树叶被吹了起来,然后再次落下。

他的身后没有跟着人,就这么独自走在街上。

“锅贴,最后一锅了,不买就等明天了啊!”

少女的声音很是清脆,引得安纶微笑着看过去。

英妹已经是大姑娘了,她在守着最后一锅锅贴,准备卖完就回家。

安纶缓步过来,英妹见了他就笑道:“大人要吃锅贴吗?不要钱。”

安纶笑道:“记得那次你还差点吓哭了,怎么,现在胆子大了?”

英妹原先是担心安纶看上了自己,所以很是忐忑了一段时间。要不是家里需要她出来挣钱,早就卷着摊子不出门了。

等安纶来过多次后,英妹发现他的眼神有些古怪。

不是那些男人看女人那种猥琐的眼神,而是……慈祥。

所以她后来也不怕了,也能和安纶自在的说话。

她皱皱鼻翼,俏皮的道:“大人可是取笑人呢!”

她低头把锅贴翻个身,金黄色的锅贴看着让人胃口大开。

“大人,要是牙好的话,这样的才好吃。锅巴嚼的有劲头,味道足。”

安纶点点头,英妹就给他装了九个锅贴。

“为何不是十个?”

“大人,现在有人说九才好,九九归一还是什么,反正就是好,吉利。”

安纶笑眯眯的道:“好,就承你吉言了。”

他接过锅贴,然后问道:“家里可给相看人家了?”

英妹羞赧的不肯说,安纶笑道:“说吧,现在有那起看着温文尔雅的,可骨子里却是阴狠毒辣。咱……咱帮你看看,好歹不能让你被骗了。”

稍后得了英妹未婚夫的信息,安纶才一步三摇的拎着锅贴回家。

等到了家门口后,他突然站定招手。

两个男子鬼魅般的从后面出现。

“公公。”

“英妹的未婚夫,去查,马上回报。”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