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74章 升官,演习

第2574章 升官,演习

百户官不死心的检验了文书,最后把文书还给商人,肃然拱手道:“多谢李先生!”

商人姓李,他把文书收好,说道:“在下听闻这是国战,立即就停了生意,采买了三船粮食北上,只为了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这句话就像是精神信仰,在大明百战百胜的衬托下,让在场的人人人肃然。

百户官回头喊道:“给李先生他们弄些面条。”

商人急忙推辞道:“多谢大人,只是在下船上有吃的,就不麻烦了。”

百户官看着他肿起的脸,心中内疚,就拉着他上岸,说道:“不吃就是看不起本官。”

商人苦笑着上了岸,等到最后不只是面条,还有些肉干和鱼,甚至还有酒。

等他喝的被人架上了船时,只是微醺的百户官吩咐道:“商人里好人也不少,后面那艘船扣留半个月,然后放人放船。”

副百户说道:“算他运气好,不然弄死他。”

……

王振死了,在宫中也就是他曾经教过的那些人唏嘘了几天。当大家都在盯着他留下的位子时,又是一场争斗。

而俞佳的死却引发了一场权利的争夺。

那相当于是皇帝的私人秘书的位置,能吸引无数人瞩目和弯腰。

所以哪怕那个位置的风险极高,依旧让人趋之若鹜。

越漂亮的蘑菇越可能有毒,越漂亮的毒蛇越可能有毒,越漂亮的女人……

安纶从未想过会是自己。

“恭喜公公。”

这是提前通报的消息,因为消息是曹斐叫人传来的,所以几乎就是板上钉钉了。

陈实很欢喜。

安纶对他算得上极好,让他想起了以前孙祥对安纶的好,就像是一脉相承。

而且安纶走了之后,他觉得自己接任的可能性最大。

是的,除非是宫中派人空降下来,否则东厂掌印太监就是他了。

所以他很感激安纶,实实在在的感激。

安纶坐在那里,眼睛微微眯着,看不出喜怒来,只是右手握成了拳。

他微微抬头,低声道:“去查,要确认。”

这是喜事啊!

陈实心领神会的道:“公公放心,这等事就算是去打听也没事。”

他喜气洋洋的出去了,安纶就坐在那里,目光淡然。

“关上门,不许人来。”

房门被关上了,东厂的人都在为安纶欢喜,却没法来庆贺。

安纶到了皇帝的身边,东厂就相当于多了一片树荫。

大树底下好乘凉啊!

东厂的人在欢呼雀跃,而安纶闭门不见,这也是人之常情。

古往今来大意失荆州的有多少?所以在马上就要升官的当口,小心谨慎最为重要。

……

“是安纶。”

方醒接到了消息,但他已经顾不上了。

校场上,阵列在随着旗号转换。

“杀!”

左翼开始冲阵,无数军士踩踏出了漫天的尘土,气势逼人。

原地防御的是青龙卫和白虎卫。

“火炮……点火!”

炮手们在紧张的瞄准冲阵的对手,听到号令后就把点燃的粗大线香凑到了火门上。

嗤嗤嗤……

火门上的火药飞速燃烧着,青烟被微风吹散,然后火药燃烧殆尽。

没有轰鸣声,也没有铁弹飞出炮口。

“哔哔哔!”

“齐射……”

第一排扣动扳机,燧发打火装置发动,火星点燃了火药。风向正好是迎面,军士们被硝烟熏的眼泪直流。

“瞄准!”

军官们看到这一排枪口在晃动,就气急败坏的喝骂着。

“轮换!”

火药燃烧完毕,第一排军士轮换下去。

“哔哔哔!”

硝烟中,张辅皱眉道:“有些慌乱。”

孟瑛放下望远镜,骂道:“练兵练兵,要和临战一般的才叫做练兵。不过是被烟熏了一下,都忘记了保持稳定,还打个屁!”

方醒也在看着,他看到第二排的稳定性提高了些,就微微点头,然后说道:“慢慢进步,这一路行军也可以练兵,等到了哈密之后还要修整,有的是时间。”

倾国之战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决断的。

大明已经决定要迎战,可倾国出征何其艰难,千头万绪都要一一理顺。

“兵部忙疯了,文官们都忙疯了。”

张辅已经得了皇帝的应允,将会随军出征,所以心情极好。

宁阳候陈懋挑眉道:“咱们上去要拿命来换功劳,输了更是没脸回来,所以他们算什么累?”

武义伯王通突然说道:“中军动了!”

这是一场演戏,作为防御一方的是两个新组建的火器卫所,而进攻一方则是由阳武侯薛诜和武进伯朱冕统领的新锐力量。

这些武勋里在以往有些龃龉。可在此刻大家都抛弃了那些争斗,一心只想西征。

方醒赞道:“薛诜和朱冕的手法不错,攻击如波浪般的有层次,而且从不间断,可见这段时日他们下了功夫。”

张辅说道:“普通军队向火器卫所发动攻击,唯一的要诀就是快,而且不能断断续续。只要中断,火器军队就能快速恢复和补充。”

“骑兵出动了!”

有人喊了一声,方醒喊道:“计算轮换次数!”

按照预先的演戏方案,在进攻一方冲击到距离防御一方还有一百步时为结束,在这个过程中要看防御一方轮换了多少次,而且不许打马虎。

阵列的两侧都是聚宝山卫的老兵,他们非常清楚军士们的状态。有他们在,谁也做不了假。

“哔哔哔!”

尖利的哨音让人头皮发麻,随即硝烟四起。

火炮在点火,随即军官喊道:“换霰弹!”

炮手们开始装霰弹,有的动作缓慢,有的慌慌张张。

马蹄声如雷鸣,震慑着这些第一次参加这种强度演戏的将士们。

霰弹都没装药,但需要完成一整套装弹点火的程序。

有人弄错了程序,边上有人记录了下来,稍后汇总进行研判。

“点火!”

硝烟再起,哨音尖利。

马蹄声越发的急促了。

薛诜亲自带队冲阵,他是薛禄的孙子,知道自己缺少的就是战功,所以极为努力。

马蹄声敲打着坚实的地面,薛禄看到对面的军士们开始有些慌乱了,就喊道:“放箭!”

马背上的骑兵们纷纷张弓,然后松开弓弦。

无头箭飞了过来,边上统计的人不禁喊道:“好!”

这次突击的时机抓的极好,而且薛诜对骑兵弓箭的射程把握也非常的精准。

当冲到百步开外时,牛角号响起,薛禄带着骑兵朝着左边一个迂回,最后紧紧的擦着火枪阵列转向过去。

“不够好。”

哪怕没看到汇总后的数据,但方醒依旧凭借着刚才的直观感受下了结论。

而两卫的指挥使也是面色铁青。

“开始汇总。”

几张桌子的后面是书院的学生,他们拿着算盘在等数据。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