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73章 运河关卡

第2573章 运河关卡

气氛有些悲壮,但仅仅是对于文官来说是悲壮。

武人们见惯了生死,差不多都麻木了。

悲壮总是能让人生出吟诗作对的兴致,方醒注意到杜谦的右手在微微而动,脑袋也有节奏的在轻轻转圈。

这分明就是在作诗。

诗词歌赋均是表达自己情怀的东西。

方醒突然想知道杜谦现在在想什么。

“陛下,要开始了吗?”

杜谦果真是政事堂里的‘愣头青’,直接就向皇帝提问。

朱瞻基不以为忤的点点头。

殿内一阵寂静。

杨荣出班,他冲着武人那边拱手道:“大战一旦开始,我等当操持辎重,安抚国中,不让前方缺粮少药。”

杨荣知道自己这次是不能跟着去了。

京城需要人坐镇,太子需要人保护,杨荣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

方醒侧身拱手,正色道:“我等当倾力报国,若有不谐,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绝不苟且。”

武人就得刚烈,倾国之战中,必须得有殉国的准备。

方醒出来的很自然,大家也觉得很自然。

他就是武人的代表。

杨荣带头,文官们齐齐躬身行礼。

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的大明不会再有这等大战,所以只能胜,不能败。

一切就拜托你们了!

武人们面色微红,然后躬身还礼。

殿内的气氛有些古怪,像是喝酒喝到恰到好处的境界,醺醺然,却很清醒。

文武官员好久都没这么融洽了。

御座上的皇帝在微笑。

他不担心文武合流。

文武要是合流,皇帝就是虚君。

但那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杨荣微笑道:“粮草辎重都已准备完毕,兵部也根据都督府的要求在调集各地卫所前来,一切的一切……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整个大明都动了起来,南方的粮食不断通过运河在往京城集结,然后一上岸就往哈密走。

无数民夫在修整着通往哈密的道路,而在陕西通往哈密的路段上,道路在不断被拓宽,不断被压实。

一眼看不到边的大车队碾压过刚压实的道路,道路边的民夫就一拥而上,继续修补。

这是一个庞大的大明。

当它动员起来时,世界必须要为之侧目,并为之低头。

……

文官们在忙碌着,可武人也不轻松。

各地调集来的军队每天都有,兵部和都督府的人需要去查验,稍后还得操练,仔细勘察是精锐还是杂牌。

精锐就吃肉,杂牌就是欺君,没说的,统军的将领掉脑袋,全家流放。

无数军队在城外集结起来,每日操练的呐喊声连城中都能听到。

南方的粮草不断北上,运河里几乎都被粮船塞满了。

沿途的检查关卡对官方粮船放行,但凡在此时北上的商船都会被刁难。

“商人可鄙!”

刚拦截了一艘运送瓷器的商船后,关卡的百户官呸了一口。

商船被拖进了侧面特意开辟的小湖里,那商人正在不远处冲着两个军士赔笑说话,想过来求情。

“大人,弄了他的东西吧。”

手下有人眼露凶光的建议道:“就说他想偷袭咱们,是奸细。”

百户官没说话,身边的副百户就低声交代了下去:“等天黑了再动手。”

商人最终也没有机会靠近百户官,只得回到船上等待。

天色渐渐黯淡下去,几名军士在盯着那艘商船。

百户官回身看了一眼,嘴角含笑,低声道:“特么的,从上到下都在准备大战,运河上少了多少商船?那些商人都宁愿多耗费些钱粮,也要从陆路走,只是为了腾出运河运送粮草罢了。”

副百户不屑的道:“商人逐利,那些商人走陆路也是因为被各处关卡给弄惨了。不过这等时候,不弄他们弄谁。”

百户官点点头,赞道:“公私两便。”

人无横财不富,作为守关卡的百户官,以前经常有发财的机会。可从当今皇帝登基之后,御史和东厂锦衣卫就发了疯,盯着容易滋生腐败的地方不放。

“整条运河的关卡被拿下了大半,咱们是运气好,不然现在都得在海外的荒岛上种地。”

百户官叹息着,觉得自己的运气无双,但稍后又觉得是祖宗保佑,就准备下次休沐时请假回家祭祖。

“大人,来了三艘船!”

百户官循声看去,然后喊道:“去看看。”

暮色之下,三艘大货船缓缓驶来。

副百户说道:“大人,运送粮草的船不会在这个时候夜航。”

百户官狞笑道:“那不是官船。该死的商人,都该被弄死!”

一行人冲到了岸边,下游一些的地方,那些军士们都持刀上了一艘船,准备拦截商船。

百户官就站在岸边,手扶刀柄,眯眼冷冷的看着商船靠近。

“靠边!”

一个军士用长刀指着下面一些的岸边,令商船靠岸。

第一艘商船的船头上站着一个商人,他并未质疑,反而是喊道:“靠岸靠岸。”

“这人倒是知趣。”

百户官带着人跟着商船下去,等商船一靠岸,就喝道:“拿下!”

那商人还在愕然,那些军士就如狼似虎的冲上了商船,然后踢打着,把他们都给绑了。

“大人,小的没犯事啊!”

商人觉得冤屈,百户官走到了他的身前,一巴掌就把他扇倒在地上,骂道:“从前日开始就通告了,商船停运半个月,没看见?”

商人愕然,这时检查货物的军士出来了,喊道:“大人,是粮食,全是粮食。”

百户官闻言大怒,劈手抓住商人的衣襟,喝道:“趁机发财?”

粮草大量北上,可那是军粮,北方的粮价依旧有些微的上涨。

上涨就是利润,于是各地都有些商人开始转卖粮食,准备趁着这个时机小赚一笔。

可这利润在武人的眼中就是血馒头。

该死!

百户官的眼中全是杀机。

“不是发财!”

商人突然挣扎起来,然后说道:“小的是犒军!犒军!”

“犒军?”

百户官冷冷的道:“商人也知道为国效力吗?”

方醒早年的那句豪商无国渐渐深入人心,导致朝中上下对豪商颇多警惕,一是怕他们为了利润冒险走私;二是担心他们会用钱财来渗透政治。

而这句话顺带把普通商人们也连累了,加上古往今来对商人的鄙视,所以商人们虽然被放松了束缚,但地位提高的却有限。

商人昂首道:“位卑未敢忘忧国!”

百户官冷笑道:“可有凭据?若是没有,本官宰了你!”

商人梗着脖子道:“在下的怀里有文书!”

百户官一手揪住他的胸襟,一手摸进他的胸襟里,稍后摸出了一个信封。

他把信封交给副百户,说道:“看看,若是造假,本官就在这里斩下你的脑袋。”

商人只是冷笑。

副百户官仔细的看着官府的文书,有了这个文书,这三艘船就不用交税。

他左看右看,甚至还反过来看,最后有些尴尬的说道:“大人,是真的。”

百户官松开手,然后抢过文书。

商人在边上冷笑道:“商人里是有见利忘义的,还不少。可别小看了天下人。”

百户官一边看一边反击道:“豪商无国!”

这是方醒的话。

商人冷冷的道:“在下先是大明人,其次才是商人。还有,在下不是豪商。”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