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68章 俞佳,王振

第2568章 俞佳,王振

“公公,长公主在作画,画的是一条狗,大概就是小方……”

“太后那边还在休养……”

“……王振很老实,今日说了贵妃的许多事……”

俞佳在外面听取手下的汇报,当听到王振那里时,就冷哼道:“王振狡黠,要盯紧他。”

“公公,陛下召见!”

俞佳回过身,最后交代道:“咱家总觉得王振不是个好东西,他越恭谨咱家就越觉得不对劲,盯紧了。”

等到了暖阁之后,朱瞻基正在吃点心。

他的点心全是素的,但是在御厨的手中却美味异常。

吃了一块点心后,朱瞻基拿起毛巾擦擦手,然后抬头看着俞佳,问道:“没有了?”

俞佳不知道皇帝的意思,就微微躬身道:“陛下,奴婢不知。”

“你不知?”

朱瞻基喝了一口茶水,冷冷的道:“来人。”

“陛下!”

外面进来的太监俞佳不认识,这让他有了危机感。

“去叫王振来。”

王振?

那个杂种!

俞佳终于知道皇帝为何会发怒了。

王振肯定在背后告密了。

他低着头,看似惶然,却是在想着王振握有自己什么秘密。

也就是监控孙氏吧!

而且王振的话只能当做是一面之词,没有证人。

而且俞佳觉得自己能把王振驳倒。

等了许久,当俞佳已经把王振的事情想清楚之后,王振也来了。

“陛下,奴婢在贵妃娘娘那边好好的,五月的时候,俞公公让奴婢盯着贵妃娘娘那边,每日要禀告给他。”

王振很惶然的说出了自己被俞佳逼着当了奸细的事,没有增减。

在俞佳的眼中,此刻的王振就是个小人。

他的惶然恰到好处,说着就斜着偷瞥了边上的俞佳一眼,更是彰显了自己的老实和俞佳的跋扈。

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咱家居然把他当做了柔弱的性子……

“陛下,奴婢只是叮嘱王振要好生做事……”

俞佳缓缓跪下,看着跪在自己右边的王振说道:“当时有人告诉奴婢,说王振进宫前做过先生,奴婢心想这样的人进宫也是幸事……”

“他开始教授宫中人识字奴婢是知道的,只是奴婢觉着是好事,就没管。”

不许太监识字,这个是太祖高皇帝的规矩,怕的是太监干政。

可从朱棣开始,宫中就对这方面放松了,否则王振也无法进宫。

“可从去年开始,奴婢就听说王振利用教授识字的机会,到处拉拢人手,人人都念着他的好,奴婢……奴婢担心他狼子野心……”

王振听到这里,就抬头看着虚空,一脸悲愤的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叩首。

许多时候不说话更有力量。

而俞佳显然就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见王振不说话,就以为他怕了。

于是他隐住得意,说道:“陛下,奴婢自己告诫过王振,还令人去呵斥过他,只是想让他谨言慎行罢了。”

“奴婢拦了他的路,他大概是对此怀恨在心……”

王振跪在那里,额头抵着地面,可眼睛却歪过来看了俞佳一眼。

这一眼很诡异,俞佳发誓自己看到了得意和大功告成的轻松。

他难道还有什么翻盘的招数?

俞佳心中一个激灵,急忙说道:“而且他跟奴婢说,说……说贵妃娘娘一直在觊觎着皇后之位,经常在背后说皇后娘娘不配……”

“住口!”

上面一声低喝,俞佳急忙闭嘴,然后看了王振一眼。

你居然以为自己能逃脱吗?

你死定了!

王振只是深埋着自己的头,浑身在颤抖着。

朱瞻基看着这一幕,随手拿起一份奏章,淡淡的道:“都拉出去,打!”

打,却少了一个死字!

所以俞佳没吭声。

而且动手的人都是他的人……

想到这里,俞佳低着头,阴阴的一笑。

王振,你这条老狗,咱家看你这次怎么死!

王振突然挣扎起来,抬头道:“陛下,陛下,俞佳在私下弄鬼!”

两个太监已经把他提溜了起来,闻言就看向了皇帝。

朱瞻基看着奏章,淡淡的问道:“他私下弄了什么?”

从开始的装可怜,到现在被皇帝无视,王振为这一天准备了许久的招数都白费了。

所以他只得冒险拿出了最后的秘密来保命。

“陛下,俞佳在各宫都有眼线,有人每日去收集消息,然后报给他……”

抓住他的两个太监听到这里时不禁骇然。

如果是真的,那俞佳就是在自己找死啊!

他们的手不禁松了一些,王振趁机挣脱了,然后跪地说道:“陛下,俞佳回到住所也有人去禀告这些私密事,那个老太监叫做张五千!”

这是人证!

王振的话就是证据,若是假,那么他活不过午时,若是真,那么俞佳……

俞佳的面色一白,然后说道:“陛下,王振这是狗急跳墙,张五千早就没了差事,只是养老。他每日去奴婢那里是想讨好,想养老。”

宫中的宫女太监老去后,大多会被漠视。

漠视是什么意思?

有你一口饭吃,有你的住所,但都是最下等的。

而且除此之外,你的生死再无人过问。

也就是说,你就算是病了,也不会有人过问。

仁皇帝登基之后放了不少人出宫,其中宫女还不错,至少能嫁人。

而太监出宫的境遇颇为凄惨。

他们出去后没有一技之长,归乡也没了田地,大部分人只能留在京城找事做,不少人更是沦为乞丐。

所以朱瞻基登基之后,就令宫女到了年龄就发放钱钞,然后有司安排她们归家。

这些宫女手中有钱钞,归家后就成了香饽饽,十里八乡的男人都愿意娶她们为妻,所以算是善政。

而放归太监却就此止住了,但朱瞻基下旨各地,不许百姓擅自阉割,违者流放。而且宫中的太监维持在一个数量上,不得增加。

朱瞻基当然知晓这些,但他却放下奏章,吩咐道:“去拿人!”

拿谁?

门外有人喊道:“拿了张五千来!注意别弄死,陛下要问话!”

俞佳瞬间面如死灰。

王振心中一松,低眉顺眼的跪在那里,心中盘算着自己能否利用这个机会展露忠心,然后往上动一动。

俞佳的位置他现在没敢想,但是宫中有十二监,还有杂七杂八的不少部门,若是能去其中一个担任掌印太监也好啊!

孙氏是宠妃,但太子已立,王振觉得孙氏的机会不大。就算是她能翻盘,她身边的人怕是等不到玉哥成为太子就会变成炮灰。

方醒啊!

王振很奇怪的在此刻想起了方醒。

若非有他,王振绝对不会想着离开孙氏那里。

那就离开吧!

王振觉得这次机会不错,能让自己趁机脱身。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