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56章 政事堂新来的刺头

第2556章 政事堂新来的刺头

“新乡郡王走了?”

杨荣悚然而惊,黄淮点点头道:“昨日兴和伯去见了他一面,今日一大早就带着家小出了城,三十余辆大车,全是财帛。”

胡濙作为新人现在需要的就是融入政事堂,这个话题再好不过了。

他微笑道:“太后怜子之情陛下也不能置喙,此事倒是正好做了个了结。”

杜谦看了胡濙一眼,淡淡的道:“陛下也没有动新乡郡王的意思,只是恨其不争罢了。”

杨溥看了两人一眼,心中冷笑着。

从辅政学士出缺后,大家都在揣测会是谁来接替。

胡濙几乎是众望所归,而杜谦却就像是一匹黑马突然杀了出来。

按理他作为后进,在政事堂少说得低调半年以上。

可刚才胡濙才说话,他就用更激烈的方式来了个亮相。

朱瞻墉当年的事对于政事堂的人来说不是什么秘闻,只是皇家的事大家不掺和罢了。

但杜谦直接把朱瞻基抬出来,就是在告诉大家:本官是陛下的人,陛下最信重的人。

众人愕然。

官场上有许多规则,更多的却是讲资历。

这位也太彪悍了吧!

杨溥的嘴角微微翘起,不知道是讥讽还是诧异。

黄淮讶然的看着杜谦,以前哪怕是金幼孜在,可大家都会保持一个基调。

——不脱离这个群体!

杨荣淡淡的道:“此事涉及后宫,我等需谨言慎行。”

胡濙微微一笑,说道:“正是,本官方才却是孟浪了。”

杨溥的身体微微后仰,看着眼前这两人。

杜谦悍然拉出自己的后台来亮相,而且还是接了胡濙的话头,直接就来了一巴掌。

他以为胡濙会忍下去,就算是要较劲,也会直截了当。

孟浪了。

我孟浪了,你杜谦呢?

两人之间一个回合之后看似不分胜负,可胡濙的从容无疑获得了老人们的好感。

至于杜谦……

杜谦点点头:“是了,本官一时恍惚,倒是忘记了这里是政事堂。”

这话把老人们都得罪了,可杜谦依旧是认真的模样,好似傻子。

可傻子做不得高官啊!

大家心中都在想着他的路数,然后再决定以后相处的态度。

可杜谦却恍然未觉的道:“一位皇叔,一位皇弟,剩下的还有谁?”

杨荣沉声道:“士绅之事才将平息一些,哈烈肉迷联军虎视眈眈,值此之际,此事不可急切,更不可在陛下面前提及。”

胡濙点点头,微笑着应了。

杜谦微微眯眼看着杨荣,气氛有些紧张。

两位新人来了一次交锋,这是老人们所乐意见到的。

你们内部不和最好,免得大家一天就记挂着这里有两位是皇帝的人。

而杨荣的话就是试探。

我是首辅,我的话你们听不听?

要是不听,那么此后政事堂就要乱了。

杨荣看着杜谦,目光冷淡。

你要是敢不听,本官有的是法子让你苦不堪言。

他是多年的首辅,积威甚重,要真是翻脸的话,他连皇帝的旨意都敢驳回。

可作为首辅,他首先就是要团结大家。若是不能,那么就是失职。

杜谦板着脸,目光缓缓在同僚们的脸上转过。

黄淮微微皱眉,若是杜谦不低头,他是忍不得了。

杜谦渐渐的微笑起来,然后说道:“杨大人所言甚是,本官倒是疏忽了。”

气氛一下就松了下去,人人都露出了笑意。

杨溥干咳一声道:“今日第一天,下衙后是否去喝一杯。”

杨荣的眸色微黯,说道:“好,本官去请见陛下,顺带说说此事,提早下衙。”

这时外面有小吏说道:“诸位大人,兴和伯求见。”

杨荣笑骂道:“兴和伯是何等人,我等何许人,下次再说求见,屁股打烂。”

杜谦微笑着,知道这是杨荣的警告。

管你是不是皇帝的亲信,一旦越矩,那就别怪本官弄你。

方醒一进来就觉得气氛不大对,他扫了一眼两位新人,然后说道:“往哈密卫输送粮草的事开始了没有?”

杨溥讶然道:“此事当去问户部吧。”

方醒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户部没有夏大人,本伯一时不习惯。”

杨溥尴尬的别过头去。

杨荣说道:“昨日陛下就让户部开始筹集,公文已经往南方去了,那些囤积许久的粮草都会顺着运河和水泥道运过来。”

方醒皱眉问道:“水泥道还没通。”

杨荣说道:“先试试,看看可好用。若是好用,以后多修几条也使得。”

方醒点点头,然后说道:“都督府和兵部在吵架,只为了哪一部先去哈密。但不管是哪一部,粮草都必须得跟上。若是军中断粮,本伯在此说一句,谁犯的错,谁掉脑袋!”

说完他微微颔首,然后出了政事堂

“好大的火气!”

黄淮有些不渝的道:“这些事咱们都知道,用不着他来提醒。”

杨溥微微一笑,说道:“若是联军果真倾巢出动,那么就是倾国之战,陛下弄不好就会亲征。而兴和伯就是陛下的代表,着紧军务也是有的。”

杨荣说道:“咱们在这里就是为陛下分忧,大战之前,各种事务千头万绪,万万不可轻慢,诸位,都盯着些吧,有事要马上纠正,否则不等陛下动怒,本官却是要先忍不得了。”

先前还在讲团结的杨荣竟然露出了狠色,大家想想也没意外。

此战之后就是修生养息,而杨荣的年纪也不小了,这就是他最后的荣耀时刻,谁要是敢捅娄子,他肯定不会罢休。

而此刻的兵部已经炒成了一锅粥。

老迈的张本仿佛下一刻就要倒下,可依旧站的笔直,指着孟瑛喝骂道:“兵部调兵这是铁律,什么时候轮到都督府来指手画脚了?保定候,今日要是说不清楚,本官必定要弹劾你!”

孟瑛把儒雅的模样丢的无影无踪,挽着袖子,就和个兵痞般的骂道:“张本,兵部可知道亦力把里目前的情况?可知道联军精锐游骑的实力?可知道用哪个卫所更能适应那里?”

一连三个问题看似凶狠,可张本只是梗着脖子道:“别扯淡!哈密目前主要是防御,顺带要查探联军的动向。按照你等的说法,那就是想提前开始大战,这话可敢去御前说?你若是敢,本官还敬佩你保定候是条汉子!”

“去就去!”

孟瑛嘴硬的道,可张辅却干咳一声,然后说道:“此事……陛下要我等一起商议,然后把结果报与陛下。”

张本气得指着张辅说道:“你英国公也是静极思动吗?那便去求陛下让你统御前锋,别来这里胡搅蛮缠。”

张辅有些火气了,说道:“张某哪里胡搅蛮缠了?”

“好热闹!”

方醒也没打招呼就进了大堂,见三人都像是斗鸡般的模样,不禁就乐了。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