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55章 第二个出海的宗室

第2555章 第二个出海的宗室

此时的青草高低正合适,人走在上面宛如走在地毯上。

婉婉带着端端走在草地上,裙摆上沾染了些许草汁,不时回头看看。

这丫头还是恐惧啊!

方醒和朱瞻基站在树下,胡善祥带着玉米蹲在那里,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朱瞻基也看到了婉婉略显惶然的神色,眼神微黯。

“慢慢来,会好的。”

方醒觉得这只是心理作用而已,就像是强迫症。

强迫症会不断的提醒自己,你有什么什么麻烦,或是某处有问题……

朱瞻基微微摇头,他和太后探讨过,觉得婉婉是从文皇帝驾崩后就有些闷。等仁皇帝去了之后,她就更加的孤僻了。

“我们过去。”

朱瞻基压下对朱瞻墉的怒意,决定暂时搁置。

……

朱瞻墉觉得自己此生就是个悲剧。

从小时候开始,他和朱瞻墡就活在自家大哥的阴影之下。

小孩子的好胜心都很强,而他的好胜心更强。

那一次他觉得自己是鬼使神差,完全没有什么阴谋的想法,也不可能会有。

小孩子的世界如今看来很可笑,可导致的后果却不好笑。

从被禁足开始,他就在等待着。

他已经没喝酒了。

从刚开始得知消息的那一天喝的差点醉死之后,他就把酒坛砸了,然后像个疯子般的打碎了整个屋子里的东西。

然后他就此沉寂,甚至还有兴趣研究围棋。

学围棋最艰难的就是获取棋谱。

没有棋谱,那就是闭门造车,棋力的增长缓慢。

朱瞻墉这里自然是不会缺这个。

他从刚开始自己和自己下,到现在缓缓的打谱,仿佛是在消耗时间。

郡王的王府自然赶不上亲王的王府,而且皇帝说宗室的各等府邸最好要简约些,不要奢靡无度,于是就更加的简单了。

作为标配,水榭肯定是有的,下面的确实是水,但却是死水。

一潭死水的上面就是水榭,朱瞻墉在水榭里打谱。

扁圆的棋子轻轻拍打在木制的棋盘上,发出略微清脆的声音。

声音很悦耳,朱瞻墉好似倦了,就一手拿着棋谱,一手拿着一枚黑子,歪着脑袋发了一下呆,好似在回想着刚才那清脆的声音。

然后他就听到了脚步声。

他微微皱眉,没抬头道:“不是说过不许来打扰吗?”

脚步声没有停止,直至他的身后。

朱瞻墉放下棋谱,木然的看着前方。

“最好是毒酒。”

他把那枚黑子扔了下去。

水面荡起微微波澜,来人坐在了侧面。

“黑棋的局势不大妙啊!”

方醒坐了下来,看了看棋局,说道:“右上角白棋攻势凌厉,黑棋明明可以下托寻求变化,可却退缩了,可见性格柔弱,犹豫不决。”

说着他把右上角的棋子拿光,从头摆了一次,最后在白棋小飞封住黑棋的时候开始变化。

“下面托一手,白棋若是不应,那黑棋不但能做活,还能刺穿出去,盘面大优。”

朱瞻墉拿起一枚白棋,直接板住了黑气二路托的头,说道:“板住之后,黑棋再无机会。”

方醒笑了笑,抬头和他对视一眼,说道:“棋从断处生,明白吗?”

他拿起一枚黑子,轻巧的在外围断掉了白棋。

“有理无理不要紧,等外围的局势变化时,这就是坑,给白棋挖的坑。”

方醒连续演示了几个变化,朱瞻墉恍然大悟,然后自己琢磨着这些变化。

方醒放下棋子,起身走到边上,看着水潭里欲开的荷花出神。

“果然是变化无穷。”

朱瞻墉很是兴奋的道:“此道穷极一生也难以精通啊!”

他看着棋局,兴奋之情渐渐散去,然后伸手拂乱棋盘,问道:“难道还能不死?”

方醒觉得但凡不是太子的皇子,他们的脑袋都有些问题。

“你很想死吗?”

在他看不到的身后,朱瞻墉面色惨白,苦笑道:“此生我什么都不后悔,只是婉婉……”

他低下头,看着纷乱的棋盘,心中酸楚。

“我不想死,可又觉得活着太累,最好就是什么都不管,万事无忧,对啊!小无忧真让人羡慕……”

方醒回身,眼神中多了凌厉。

而朱瞻墉把这个凌厉看作了杀意。

“你果然是宠爱女儿,只是我当年……”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皇。

仁皇帝自然是仁慈的,可他的仁慈却更多的给了婉婉。

“父皇一心就想成为帝王,而皇兄就是他的威胁。”

朱瞻墉很冷静的说出了皇室内部的事。

他以为方醒会喝止或是离开。

可方醒只是双手抱臂靠在柱子上,冷冷的看着他。

“我和瞻墡只是陪衬,那时候觉得不平,可现在想来,那时候是最好的日子,无忧无虑。”

朱瞻墉摇头自嘲道:“那时候傻,后来才明白,许多东西不能争,争了就是错。”

方醒依旧是冷冷的看着他。

朱瞻墉觉得一股郁气冲了上来,不禁说道:“婉婉好了,我知道的,否则现在来的就是太监,而不是你。”

“你做事情非得要转几个弯吗?累不累?”

方醒的神色冷肃,朱瞻墉觉得嗓子眼发干,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已经变冷的茶水。

外面伺候的人已经走了,在方醒进来时就被赶走了。

“不转弯……”

朱瞻墉突然问道:“可是要我追随着汉王叔出海吗?”

他的双手撑住棋盘,盯住了方醒。

方醒微微点头道:“如你所愿。”

朱瞻墉的身体一松,问道:“婉婉呢?她怎么样了?”

方醒讥诮的道:“你先问了自己的事,可见在你的心中,依旧是自己优先。”

朱瞻墉准备辩解,方醒摇头道:“好吧,婉婉已经恢复了清醒,可却愈发的孤僻了,让人惆怅。”

他转身往水榭外走去。

朱瞻墉起身道:“请转告皇兄,随便去哪都行。”

方醒说道:“你并无谋略,武力不彰,除非是想让你去送死,否则陛下不会把你扔到靠近泰西人的地方,比如说你所说的鼍龙湾。”

他走出水榭,不远处站着一个俊美的男子,却是叶落雪。

这是代表皇帝来的,若是刚才他的话出了岔子……

可已经出了岔子。

想起自己先问了去向和生死,然后才问了婉婉的情况。

若是方醒想弄他,只需轻飘飘的一句‘薄恩寡义’,叶落雪就会出来处置他。

“大哥……皇兄真准备处死我吗?”

他觉得应该不会,因为太后还在。

作为母亲,太后对子女们多有慈爱,总是舍不得下重手。

方醒摇摇头道:“别高看了自己,别低估了陛下。”

帝王无情!

当他走过去时,叶落雪问道:“他怎么样?”

方醒摇摇头道:“他没什么怨气。”

海外封地不能乱,否则平定时劳师远征,耗费太大。

若是朱瞻墉表现的太差,大抵此生就得呆在这里了。

终生幽禁!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