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53章 黑刺归来

第2553章 黑刺归来

除去至亲,逝去的人将很快会被遗忘。

金幼孜的离去很快就被淹没在关于远方战事的密集议论之中。

而在此之前,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出缺的三个职位。

户部尚书目前呼声最高的是刘中敷,而他最为人称道的就是清廉,连东厂都找不到他贪腐或是占便宜的事。

剩下的两个辅政学士……

胡濙几乎是没人怀疑他会是其中的一个。

他的资历老,文皇帝信重的臣子,至于干了啥大家都心照不宣。

而且此人行事温和,几乎找不到仇家,他担任辅政学士,不会有人反对。

剩下的一个呢?

于是当皇帝开了大朝会时,群臣就像是农夫去赶集般的兴奋。

方醒依旧不喜欢大朝会,觉得起的太早了。

当杜谦的名字被念出来时,一群人都傻眼了。

杜谦的资历不够啊!

无数目光集中在了杜谦的身上,在皇帝走后依旧不肯离去。

杜谦感受到了这些目光,他微笑着走到杨荣几人的身前,拱手道:“下官愚钝,以后还请诸位大人多多指教。”

胡濙也来了,不过他无需惶恐,只有杜谦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客气了,以后大家就是同僚,共同辅佐陛下。”

杨荣当然知道杜谦是谁的人,加上一个胡濙,政事堂以后可就热闹了。

不过……

方醒和杜谦的关系可不怎么样啊!

有心人就去找方醒,却见他和徐景昌,外加一干武勋扬长而去。

在文官们关注权利之争时,武人们需要考虑的是远方的威胁。

他们没去五军都督府,因为那里不能喝酒。

可谁都不愿意在家里接待这群人,因为怕被御史弹劾。

最后大家还是去了神仙居。

“德华,可耽误做生意?”

徐景昌就像是一个财迷般的问道。

“上午不做生意。”

能有这帮子人来吃饭,对神仙居就是个活广告。

要弟带着人上了二楼,方醒去后院看了莫愁母子。

“爹!”

欢欢在读书,方醒在外面对先生拱拱手,先生笑道:“贵公子的学业已经差不多了,还请兴和伯早日做打算。”

方醒说道:“多谢了。”

先生是客套话,因为他知道欢欢迟早会进知行书院,所以不如大气些主动提出来。

可方醒却暂时不想把还小的欢欢弄进书院去。

“哈烈人和肉迷人肯定是在准备了。”

二楼的包间里,因为离午饭时间还早,所以有酒,下酒菜却是花生。

孟瑛看了一眼众人,沉声道:“这是最后一次大战的机会了。”

这话里带着自信。

此战之后,草原上不会再有敌人。

“泰西那边太过遥远,陆路不可能,海路耗费太大,所以只能是慢慢的磨,那么此战可谓是大明最后的一次大战。”

张辅举起酒杯,缓缓的道:“倾国之战,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再有。”

“怎么弄?”

有人说道:“现在连对方多少兵力都不知道,咱们说什么都没用啊!”

“最少十万!”

孟瑛分析道:“他们需要考虑补给,所以这就是当初修建南北水泥道时本候万分坚持的原因。路好,补给才能到位。”

大家越说越兴奋,等发现方醒一直没来时,就打发人去问。

“宫中有人召了老爷。”

众人一阵唏嘘,徐景昌说道:“徐某若是有这般圣宠,那还担心什么儿孙啊!”

“儿孙自有儿孙福!”

张辅说这话有些不要脸,因为他对张懋的教导简直是细致入微,恨不能连笑容都管教起来。

……

宫中的气氛不错,见到的人大多喜气洋洋。

方醒问了带自己进去的太监。

“兴和伯,太后娘娘刚下了懿旨,宫中每人两套新衣呢!”

太后的心情不错,这算是个好消息。

等到了乾清宫,见到便衣的朱瞻基时,方醒笑道:“出游?”

朱瞻基点点头,说道:“黑刺回来了。”

方醒心中一振。

“被救出来的那些人多有伤病,朕就令他们在边墙一带继续查探,今日回京。”

……

京城的初夏微热,阳光照得人眼睛睁不开。

一队骑兵在官道上疾驰着。

哪怕是在京城附近,可这些骑兵依旧是披甲。

官道上的行人车马纷纷避开,被那煞气逼得不敢直视。

“好大的煞气!”

黑刺的煞气确实是比较重,在路过太原府时还剿灭了一个土匪窝,把山上所有的土匪全都斩杀殆尽,脑袋被挂在树上,导致至今当地百姓都不敢进那座山了。

当军营就在前方时,王琰看到了一百余人在外面等候。

“憋气!”

王琰打马过去,想起黑刺被追兵追击的这一路,就不禁对当初的方案有些不满。

可当他见到站在最前面的那两人时,所有的想法都消散了,满面红晕的勒马停下。

“下马!”

黑刺展示了惊人的马术,整整齐齐的下马。

朱瞻基稳步过来,王琰单膝跪下,说道:“臣等见过陛下!”

朱瞻基看到黑刺的人马少了些,就知道此行的艰难。

他说道:“都辛苦了。”

王琰想起这一路的艰辛,哪怕他见惯了生死,可依旧微微抬头,大声的道:“陛下,臣部此行撒马尔罕,幸而不辱使命。”

他想起了被火焰包裹着的蔡虎,还有那个有些呆傻的马松。

小股部队的特种作战,需要克服的最大问题就是孤独。

孤立无援的滋味不好受。

朱瞻基俯瞰着这些将士,说道:“此战你等扬威异域,当赏!”

这些将士们本是木然的在听着皇帝的话,当听到当赏时,不禁人人抬头,神色渐渐活泛起来。

这些都是老兵,最精锐的老兵。

他们早就忽略了生死,杀人的手段炉火纯青。

能让他们动容的,大抵只有亲情和钱财。

朱瞻基微微不悦,方醒在他的身后低声道:“都是老兵,麻木了。”

朱瞻基微微点头,说道:“朕在此迎接你等,营中酒菜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是你们应得的,去享用吧。”

“陛下万岁!”

黑刺缓缓进营,武川在看着,然后去找到了王琰。

“大人,怎么少了那么多?”

王琰一直站在营门外,闻言他淡淡的道:“一路被追杀。”

五个字,却道尽了血腥。

武川脸上的刀疤颤动了一下,说道:“大人,这一战打的不对。”

“不该把黑刺用在这种方向,至少接应晚了。”

朱瞻基渐渐的明悟了自己当初决断的错误,可这种话他也只能对方醒说。

“这就是战争。”

方醒却很冷静的道:“除去黑刺之外,谁还能在撒马尔罕城中救出那些俘虏?至于接应,那边并无潜伏的地方,一旦被发现,联军就会倾巢出动,那是送死。”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