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50章 万岁

第2550章 万岁

“尊敬的哈列王,我奉命来此,希望两国共同抵御我们的大敌。”

“梅洛,你们害怕了吗?”

梅洛很精神,而且还带着微笑,让人觉得很亲切。

他说道:“哈列王,肉迷从不害怕任何对手,不管是东边的还是西边的,从没有谁能让我们彻底失败,比如说延绵多年的战争,我们就是胜利者。”

这话里不但提及了肉迷和泰西之间漫长的战争,也隐晦的提及到了当年哈烈的创建者,那位让人生畏的老王。

你们赢了一次,可现在呢?

肉迷依旧强大,而哈烈却已经失去了独立性。

篾儿干隐住怒色,淡淡的道:“我们在亦力把里损失不少。”

“是的。”

梅洛说道:“联军和明军在亦力把里不断较量,这不但是勇气的较量,更是实力的较量。现在是时候结束这种试探了,我们需要剥夺明人在城墙之外的领地,把他们封在里面。如果可能的话,那就让他们成为尘埃。”

篾儿干不动声色的问道:“然后呢?”

梅洛微笑道:“然后……把这里给我们,然后你们去城墙内,那也是你们祖先曾经做过的事,想必你们现在依旧梦想着这样的日子。”

篾儿干失礼的挥挥手,梅洛微微躬身告退。

等他出去后,篾儿干冷笑道:“谁慌了?他们慌。你们觉得怎么样?”

“好机会!”

“对,他们派来了大军,粮草肯定也很多,这些都是泰西人和肉迷人多年的积蓄,就想一战决定这个世界的主宰。王,我们不能落后,哈烈不能置身事外!”

“肉迷人不会退,退回去泰西人能生吞了他们,永世为仇,然后在他们东面遇敌时两面夹击。”

“这是一个机会,肉迷人是下了狠心,不击败大明他们就要完蛋了。”

“他们出了精锐,若是失败,以后泰西人就会是他们的梦魇。”

“不不不,就算是失败了,泰西人也不敢乱动,因为他们担心明人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

篾儿干听到这里就点点头,等下面安静后,他分析道:“消息确凿无疑,泰西人上次倾巢出动,然后遭遇了明人的水师……记住了,只是一部分,不是明人水师的主力,结果泰西人全军覆没。所以只要明人愿意,他们就能把船队开到泰西去,然后把沿岸变成他们的乐园,甚至直接灭国。”

“在这样的威胁之下,泰西人不会藏私,所以肉迷人肯定得了不少好处,而且不必担心精锐尽出之后,国内会被泰西人给端了。”

篾儿干的情绪很稳定,丝毫看不出被逼迫的愤怒。

“我们也支撑不下去了,亦力把里已经成了一个消耗哈烈人马和钱粮的地方,可我们却不能退却,否则明人会觉得我们软弱,然后他们将会大举进攻。”

篾儿干微微摇头,“这是大势,躲不过,避不开。这也是宿命,命中注定我们不甘于屈服,所以……去和梅洛谈谈吧,哈烈需要更多的好处,否则我宁可去明人的京城,献上哈烈的忠心。”

双方很快就展开了交涉。梅洛在国内也是仅次于肉迷国主的存在,而且此次出来也得到了全部授权,所以双方就像是干柴烈火,一下就亲热上了。

粮食没问题,后续会不断运送过来,然后以哈烈为中转站,不断送去前方。

钱财也有,只是不多,因为泰西人需要打造船队,所以他们也没多少钱,除非去借。

泰西各国的政府欠债是比较普遍的,所以他们需要不断去寻找新的利益点,也就是殖民地。

至于军队的数量,这个哈烈人没脸谈。

肉迷人的五万大军全是精锐,三万骑兵,两万纪律森严的步兵,这是一股足以灭国的力量。

而篾儿干也没有什么保留的想法,直接开始准备。

这几年哈烈一直在做着出征的准备,所以很快就召集了大军。

联军的十万大军聚集在撒马尔罕,而梅洛建议马上派出一支军队,然后去袭扰明人的边墙。

“攻打他们的城墙,那只是最后的办法,最好就是和明皇在城墙外,草原上会战,这样明人就失去了城墙的保护……”

于是一支军队就提前出发了。

粮食开始不断在撒马尔罕聚集,军队开始重新编制,并进行短期操练。

梅洛不断在两军之间来回协调,经过多次的接触之后,两军之间的关系渐渐开始和谐,而让他们和谐的自然就是利益。

篾儿干最近经常去陵园,他会在几位老王的墓前徘徊良久,无人能听到他在和亡人说着些什么。

派去袭扰明军边墙的军队已经远离了撒马尔罕,篾儿干终于召集人议事。

金碧辉煌的王宫之中,篾儿干高居其上。

文官武将站满了下面。

气氛有些凝重。

大家都知道今天将会是决定哈烈未来百年命运的一天。

所以再多的私人恩怨在此刻也暂时被抛弃了。

至少在做出对哈烈最有利的决议之前,他们决定休战。

当人都到齐之后,篾儿干摆摆手。

有侍卫过去把大门关上。

宫殿里的光线为之一暗。

所有人都心头一沉,就像是被重物压住了一般,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我们已经准备就绪,如果定下来,那么我们将会在秋季出发,在明年夏天到达亦力把里。然后修整,在当年秋季或是后年的春季和明人决战。”

篾儿干说的很轻松,可他握紧了腰间短剑剑柄的大手却青筋直冒。

这是关键时刻。

哈烈兴亡在此一举。

篾儿干想起了朱棣的雄烈。

我即是大明。

我在,大明安。

这是何等的气势啊!

篾儿干有些走神了。

他在幻想着自己出现在和明人的决战之中。

我该怎么办?

和明皇一般的亲自带队冲阵吗?

篾儿干不知道。

但他知道自己不会退缩。

哈烈没有退路。

他也没了退路。

所以他清醒了。

“哈烈经历过残败,那一战让我们一直隐忍到了现在。”

篾儿干有些唏嘘的看着下面的文武官员们。

这些人大部分都在激动着。

他们盼望着给明人一次重击,至少要把明人赶进城墙里去。

草原是我们的!

篾儿干不是找他们来议事,而是通知他们自己的决断。

我即是哈烈!

这一刻篾儿干从而有过的兴奋。

他的两个腰部后侧在颤抖,肾上腺素在飙升,让他觉得自己在飞。

人在担忧时会有许多反应。

有人会嘶吼。

有人会不屑。

有人会……

“哈烈万岁!”

篾儿干站了起来,他拔出短剑,狂热的嘶吼着。

这是我的世界!

没人能比我更强大。

“哈烈万岁!”

欢呼声传到了外面,一直在等候最终消息的百姓们抛开了担忧。

他们振臂高呼着。

“哈列万岁!”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