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49章 重兵压境

第2549章 重兵压境

一支商队在草原上跋涉,骆驼迈动着从容的步履,商人们靠在边上,让骆驼把上午的太阳都遮挡住。

天气有些热,但对于商队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季节,只要不下刀子,他们必须要出门经商。

撒马尔罕的初夏就像是秋天般的高远。

蓝天下一望无垠,时间仿佛凝固在这里,直至被烟尘惊动。

商队中有人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喊道:“是军队!”

带头的向导喊道:“这里是撒马尔罕,退后,全部靠边!”

商队驱赶着骆驼到了边上的荒野,随即骑兵就出现了。

骑兵如龙,烟尘滚滚而来。

“我的天,全是披甲骑兵,这是肉迷人的精锐啊!”

“低头!”

骑兵朝着前方的撒马尔罕城而去,一双双疲惫的眼中都有些如释重负的轻松。

骑兵过后,带队的向导说道:“咱们的运气不错,赶紧准备进城吧。”

大家一起出力,把骆驼重新赶到了路上,就在准备出发时,向导回身看着远方,然后就呆住了。

“我们该走了!”

商队的头领回身不悦的招呼着向导。

“那是什么?”

商人们纷纷回身。

骑兵带起的烟尘才将落地,远方就扬起了更大的烟尘。

“我的天啊!”

当看到远方出现一长排黑线时,向导不禁喊道:“躲避!躲避!”

商人们走南闯北也算是见识不凡,可无人敢质疑向导的决定,于是商队再次离开大道,并不断向侧面移动。

大地在颤抖着,脚步声就像是无数头大象齐步行走制造出来的声音,让人心颤。

随着脚步声接近,那些骆驼不安的在摆动着脑袋,想脱开缰绳,然后夺路而逃。

因为这支军队实在是太冷了。

长长的标枪扛在肩头,长刀在腰间,有人持着斧头,长弓箭矢……

安静!

脚步声震动天地,可商人们却觉得万物寂静。

除去脚步声之外,再无其它声音。

这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

商人们都低着头,他们希望这些军队尽快进城,然后他们好跟着。

做生意就是这样,晚一天就多一天的消耗,所以时间对于商人来说,在很多时候就是金钱。

“止步……”

一声叫喊响起,沉重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商人们有些慌,其中一人偷偷抬头看了一眼。

一声声军令传来,无数军士按照自己的所属开始向两侧解散。

稍后后面就来了大车,上面是宿营的帐篷等物。

“我们必须马上走。”

向导低声说道,同时看向了商队的头领。

商队头领心慌的有些颤抖,但还是高举双手,然后再指指撒马尔罕城的方向。

那些散开的军士瞥了他们一眼,有些贪婪,但有军官过来站在双方的中间,拦阻了那些贪婪。

“赶紧走!”

商队急匆匆的驱赶着骆驼就跑,那些军士开始扎营,随后炊烟升起。

“这些都是肉迷军队,他们来了,大战就不远了。”

商人永远都是世间最敏锐,最知道趋利避害的一个群体。

只是一次遭遇,随后肉迷大军到来的消息就传遍了撒马尔罕。

而这也是先前肉迷大军放过商队的原因。他们需要自己到来的消息传遍整个哈烈。

“可怕的军队,除了脚步声就再也没有什么声音发出来,要是天黑一些的话,能吓死人。”

“好多人都有盔甲,是精兵……”

“有多少人?”

“不知道,看不到边。”

“天呐,大战要开始了,会是和谁?”

消息飞快散播开来,百姓们有些惶然,商人们觉得无所谓,因为开战后需要大量的物质,只要你有东西就不愁卖。

所以说打仗就是打钱,原因就在于这里。

军饷安定军心,物资决定战斗力。

篾儿干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在撒马尔罕,商人们可以自由活动,只要你缴纳了商税,那么你就是撒马尔罕最受欢迎的人。

钱!

这一切都是为了物资和钱财!

“王,肉迷人来了。”

信使带来了最新的消息,篾儿干的面色冷淡,显然这对于他和哈烈来说不是个好消息。

“来了多少人?”

“王,是梅洛亲自率领大军来了。”

篾儿干微微抬头,眼神轻蔑的道:“他们害怕了吗?明人远在几千里之外,他们居然就害怕了?”

“王,泰西人在支持他们,给了不少好处,可泰西人毕竟是虎狼,拿了他们的好处不动手,那就会反目成仇……”

一个大臣出来分析了一番,很是忧心忡忡。

另一个大臣说道:“肉迷人从不怕泰西人。”

先前的大臣冷冷的道:“可泰西人一旦变成了敌人,肉迷人就不敢东向,那么我们呢?我们怎么办?要么就臣服于大明,那样肉迷人会发狂。要么就和大明继续对峙,然后被拖垮。”

他对着上面的面儿干微微躬身,说道:“王,我们才是被夹在了中间,肉迷人一旦觉得我们会成为他们的威胁,那么将会毫不犹豫的向我们开战,而泰西人显然更愿意看到这个。泰西人希望肉迷吞并我们,然后大明会感到强烈的威胁,于是双方必有一战。”

“而且他们未经许可就把大军调来,这是要逼迫我们,要么就联手向大明开战,要么他们就会兵临撒马尔罕城下。”

“开战吧,王。”

武将们义愤填膺,但却没话是针对谁开战。

“和谁开战?”

一个大臣说道:“和肉迷?我们现在不是对手。”

气氛有些沮丧,大臣说道:“那就只能和大明开战,是的,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准备着和他们开战,可就算是和肉迷联手,我们能赢吗?”

这是武将们该回答的问题。

一个武将说道:“王,当年我们可以单独和明人抗衡,若非是最后一战没顶住,我们不会失败。”

“可已经失败了。”

文武之争不只是存在于大明,哈烈同样激烈。

武将说道:“可明皇已经长眠于地底,再也无法亲自领军冲阵,现在的明皇……听说热衷于内部革新。”

篾儿干觉得胸口有些闷,他深呼吸几下,问道:“当年……当年若是没有明皇,我们能胜吗?”

“能!”

这是一位经历过当年那场大战的将领,在他的身后,将领们目光炯炯。

他们经历过惨败,比任何人都希望能一雪前耻。

“能!”

这是当年逃脱的小吏,时光如梭,他已经成长为篾儿干身边的重臣。

“当年……王,当年的老王并没有明皇的勇气,所以我们败了。”

他躬身说出了这番会激怒篾儿干的话,再次抬头时,已然是热泪盈眶。

“这些年臣一直在想当年的大战,归根结底还是阿古达木无法统御全军,人心散乱的缘故。而现在我们人心稳固,还有强援,怕什么大明?”

每一个势力在刚成功时人心是最稳固的,然后渐渐衰退。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