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48章 这人在作死

第2548章 这人在作死

“……你的安全为父自然有安排,安纶抢先出手,就是想要让为父欠他的人情,人情债最难还啊儿子!”

平安也被叫来了,方醒在给两个儿子灌输社会经验。

“为父不喜欢欠人情债,而恰好又知道安纶对闫大建抱有敌意,就顺势而为。”

土豆低头思索,平安问道:“爹,那如果闫大建是个好人呢?”

这小子!

方醒一巴掌打过去,最后变成了揉。

他把平安的头发揉散了,然后笑道:“那自然会重新想个办法,办法多的是,可若是亏心了,那会做噩梦。”

“所谓的枭雄,那必定是不会顾及什么道义和道理,只问目的,不问过程,为父显然不是枭雄,所以才能历经三代帝王而没有被清算或是冷落。”

“你们以后若是走普通人的路子,这些道理为父自然不会和你们说。”

土豆突然问道:“爹,那要是我和平安变成了枭雄的性子呢?”

方醒有些惊讶,但还是微笑着说道:“那为父就看着你们,只要不是祸国殃民,那就随便你们。”

这是极大的宽容。

“去吧。”

方醒赶走了两个儿子,然后就进了一趟宫。

“都老了。”

朱瞻基对目前的局势既有些伤感,但更多的却是振奋。

老人渐渐离去,新人逐渐接班,这个大明朝气蓬勃。

现在的辅政学士里,杨荣等三人也不年轻了,他们的接班人必须要考虑进去,逐渐提拔重用。

当这些新老交替完成之后,大明也就稳定了,至少不必担心太子以后无人可用。

“朕这段时日在看着那些人上蹿下跳。权利诱惑人心,连胡濙也难以避免,好在他收的快,否则朕自然有处置之道。”

方醒马上就想起了最近很沉稳的杜谦。

这才是心腹,对皇帝的心思揣摩的非常准。

“可想转为文官?”

朱瞻基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让正在琢磨着朝中动向的方醒也为之一愣。

他下意识的道:“不了,文官太累。”

说完后他心中生出一丝懊悔,但随即消散。

“文官太多的牵扯,太麻烦。”

文官必须要融入这个体系里去做事,被困在一个笼子里做事。

而方醒现在是闲云野鹤,但却很超然,能对朝政施加影响,已经足够了。

朱瞻基感慨的道:“这么些年了,你居然还是这种性子,罢了。”

……

这是试探还是什么?

走出乾清宫,方醒在琢磨着这事。

“兴和伯慢走。”

俞佳很亲切的送别方醒。

不该啊!

方醒止步,想起了朱瞻基刚才的话。

那特么的哪是试探,这小子是在调侃我呢!

想起朱瞻基当时眼中的戏谑,方醒不禁想回去揍这小子一顿。

所以他就回头了,但却不是先回去,而是身后太吵。

一群太监宫女已经围住了俞佳,谄媚的话宛如喷泉,冲的老高,顺带散播出去。

方醒看了一眼,然后走下了台阶。

送他出去的太监低声道:“兴和伯,陛下这边在给长公主挑人呢,奴婢进宫也多年了……”

剩下的话方醒没仔细听,他知道俞佳已经身处悬崖边缘,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皇帝亲自挑选人,那就代表着重视。你俞佳把挑选的过程当做是拉拢人心,为自己谋取私利的机会,这就是在找死。

至于怎么死,什么时候死,那得看皇帝的心情。

“俞佳得意忘形了!”

王振得知俞佳那边的情况后,只是冷笑。

他就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写字。

作为曾经的先生,王振有着宫中人所缺少的学识。

怎么才能最大化的利用自己的能力,这一直是个很难的题目。

而王振的办法就是教书。

进宫前他在教书,进宫后他依旧在教书。

只不过学生们从正常人变成了少了家伙事的太监和出不去的宫女。

天地君亲师,老师在最后,但却能凌驾于学生之上。

有了这种心理优势,王振在宫中的日子很是潇洒,若非是被俞佳盯住了孙贵妃这边,他能一直潇洒下去。

“云无心以出岫,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他把毛笔搁下,然后叫了人来收拾。

来收拾的是个宫女,叫做祥云,很吉祥的名字。

祥云把书桌收拾了,就过去给王振捏肩,还一直笑着。

“你啊你,别傻笑,免得被人当做是傻子。”

王振拍拍肩上的手,然后一拉,就把身材娇小玲珑的祥云拉到了自己的腿上。

一阵亲吻后,王振的面色潮红,说道:“果真是要少动心,不然难受。”

祥云面色绯红,身躯扭动了一下,说道:“公公,俞公公那边好热闹呢!”

王振搂着她道:“热闹?记住了,在宫中热闹就是找死,哪怕你再厉害,也得要憋着。好处拿了还到处声张,这等人不死何为?”

祥云觉得抱着自己的男人是这般的睿智,她摸着王振的脸庞,痴痴的道:“公公,你才该去乾清宫的。”

王振微微一笑,说道:“那边是众矢之的,先等俞佳把自己作死了再说。”

……

“俞佳怕是没好结果了。”

方醒和王振的看法惊人的一致,王振是通过人心揣测,而方醒则是知道朱瞻基的性子。

“皇帝越发的沉稳了,看似对小事不在意,可帝王身畔谁能挑衅?哪怕只是窃取了些微的威权,都会是寻死。”

张淑慧想起了以前的俞佳,不禁觉得人世无常。

“他以前很老实,那时候陛下还是太孙,他就像是个逗乐的活宝,可这才过了多久啊!这人就变成这样了。”

“人心最难测。”

方醒在弄自己的鱼竿,准备在天气炎热之前去垂钓一次。

张淑慧在盘算着什么,等方醒弄好了鱼竿之后,她突然问道:“夫君,那谁能接替俞佳?”

俞佳在宫中好好的,可夫妻俩却在推算着他的继任者,若是俞佳听到这些话,不知道是会被吓尿了,还是会嗤之以鼻。

方醒皱眉道:“合着你刚才一直在想这个?无聊不无聊,回头带着孩子们出去转一圈,不然等夏季一到,你就不想出门。”

张淑慧眼波流转,低声道:“夫君,说一说嘛。”

这是许久都没有过的娇媚,方醒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然后干咳一声:“我说你就不能等晚上吗?”

张淑慧呸了他一口,然后说道:“正事都被你说歪了,可是有忌讳吗?”

方醒摇摇头,把鱼竿收在布袋里,然后惬意的道:“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主要是能察言观色,而且嘴巴要严实,知道分寸。特别是分寸,掌握好了,那就能平安一生,掌握不好……”

可直到最后他还是没说谁最有可能接替俞佳的位置。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