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47章 这只是一次利益交换

第2547章 这只是一次利益交换

“兴和伯,那李维一家对长公主多有不敬……”

大抵是怕方醒言而无信,所以第二天早上东厂就来人,把李维一家子的言行告诉了方醒。

“我们公公说了,您若是要动手,那就只能说是自己查出来的,最多说是逼问出来的。”

这是陈实第一次直面方醒,有些好奇。

“知道了。”

方醒并未有出手的想法,因为他知道朱瞻基和太后的愤怒能让李维一家子后悔终生。

此事如果是发生在普通人家,就算是得知男方的话难听,大抵也只能是散伙了事,甚至女方家担心女儿嫁不出去,忍辱负重继续走程序。

但那是皇家啊!

就在方醒想着这事的时候,李维一家就被人冲了进去,一阵打砸。

李维拼命阻拦,被两巴掌打肿了脸,右手也被打断。

而泼辣的李母在一开始就被打落了满口的牙齿,晕倒在地上。

一家子只有李父完好无损,眼睁睁的看着家里变成了战场,混乱不堪。

歹徒们很大气的出来,然后为首的男子站在李父的身前,沉声道:“别给自家惹祸!”

一群人走了,外面看热闹的人没敢拦。

李维在惨叫着,李母也醒来了,嘴里的血水不停的吐着。但她很凶悍,居然没惨嚎,只说要报官。

“住口!”

李父的眼中多了厉色,这是李母和李维从未见过的,两人不禁都呆住了。

“祸从口出,这次咱们家……”

李父突然转身对着大门外跪下,然后虔诚的叩首道:“陛下万岁!”

李母骂道:“老东西你疯了!系中的手都被打断了,你还什么陛下……”

李父回头,眯眼看着李母道:“这些年我忍着你,不是怕你,只是想清静。现在我不要清静,你再多嘴,我马上写休书,滚回家去!”

李母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丈夫,她嘶吼道:“好好好!有本事你……”

她满口牙都掉了,说话漏风,亏得李父和她老夫老妻,所以猜得到。

所以李父进了屋子,稍后拿着笔墨纸砚出来。

“给你和离!”

“不,夫君,妾身错了,妾身错了。”

……

方醒的心情很好,得知李维一家倒霉后就更好了。

若是从公允的角度出发,这次下手过了些。

可方醒想起婉婉那怯生生的眼神时,恨不能把李维给宰了。

所以帮亲不帮理就是这么一回事,方醒也不能免俗。

不过当看到闫大建那张微笑的脸时,方醒觉得所有的好心情都消失了。

方家庄的清晨很清新,刚休沐的土豆正跟在方醒的身边说话,见到闫大建后就低声道:“爹,是闫大建。”

方醒看了迎面而来的闫大建一眼,说道:“咱们家不怕任何人。”

土豆挺直了腰杆,说道:“爹,孩儿错了。”

方醒微笑道:“你还小,担心什么?自己要强大,这才是避免麻烦的捷径,其它不管是软弱还是外强中干都不顶用。”

“兴和伯,贵公子英气勃发,本官见之艳羡啊!”

闫大建笑的就像是来邻居家串门。

而夸赞对方的孩子更是人际交往的要点,可惜这个要点大多人都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乐意去吹捧别人家的孩子。

而闫大建显然就是人精,一见面就用夸土豆来拉近双方的距离。

可惜方醒不是人精,但也是见识过无数场面的家伙。

所以他只是淡淡的道:“闫大人可是稀客。”

“见过闫大人。”

在武学两年,土豆现在连行礼都是腰板挺拔,只是脑袋微微垂下。

好个少年郎啊!

闫大建发自内心的赞叹着,然后说道:“兴和伯性子爽快,下官也不遮掩。”

方醒指指自己的右边,闫大建心中大恨。

合着你的儿子在左边,让我在右边啊!

方醒微微点头,仿佛是在证实自己的安排。

“你想说什么?”

闫大建走在方醒的右边,被他的话给弄的几乎无话可说。

按照传统的规矩,哪怕来的是对手,可该有的体面也得有。

可目前看来,方醒压根就不想给他体面。

“本官……兢兢业业,兴许功名心多了些,可骨子里依旧是为了大明。私念也有,可少。”

闫大建诚恳的道:“本官若是不要脸面去博前程,那么会有更好的办法,比如说请胡大人出面,这不是难事,兴和伯,相信本官,这很容易就能办到。”

这不是虚言,不是假话。

方醒却不置可否的道:“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

闫大建没想到方醒居然会是这种态度,就说道:“兴和伯,不知咱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方醒淡淡的道:“本伯也不知。”

土豆在另一边听着这些对话,只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兴和伯,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再说咱们并无仇怨吧?”

“是没有仇怨。”

闫大建觉得自己是遇到了疯子,所以很是纳闷的问道:“那你为何要阻拦本官上进?”

“不为什么。”

方醒摸摸已经和自己一样高的土豆的头顶,说道:“本伯觉得喜欢。”

“兴和伯!”

闫大建觉得方醒是在羞辱自己,就咬牙道:“为何?”

到了一个阶层之后,做事不可能全凭着自己的喜恶,而是要从利益的角度出发,进行加减法。

所以闫大建怎么可能相信方醒的话。

方醒突然伸手压在土豆的肩上,看似要儿子扶着自己,可那手却沉重。

土豆心中一紧,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仔细看着、听着这一场见面。

方醒看着闫大建,说道:“我喜欢,你不服气吗?”

闫大建没想到会被这般羞辱,就铁青着脸道:“事无可不对人言。”

“我厌恶你。”

方醒就这么回复了闫大建的问题,然后说道:“你自己斟酌,是要挣扎一把,还是老老实实的继续蛰伏,随便你。”

这是直接挑明了态度。

我方醒不想看到你闫大建上位,你最好就老实的继续在礼部左侍郎的位置上待着。

“别躁动,本伯有的是法子让你后悔终生,所以你最好自爱些。”

闫大建抬头,想厉声说一番,可却看到了方醒的眼睛。

那眼中全是冰冷。

这是为何?

闫大建真的想不到自己和方醒有什么仇怨,所以越发的懵懂了。

“告辞!”

既然说不通道理,那么久留也没用处。

“看出来了什么?”

既然要出手对付闫大建,方醒自然不会去客套。

土豆看着闫大建稳健上马,说道:“爹,他是得罪了您吗?”

闫大建策马离去,甚至在走前还很有风度的拱拱手,可方醒却没有回应。

“儿子,这只是一次利益交换而已。”

“交换?”

土豆有些不解。

方醒笑道:“你也大了,这些事也该知道了。”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