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42章 围城

第2542章 围城

早上的太阳不错,驱散了昨夜留下的一点寒气,暖洋洋的极为舒适。

大理寺卿对于杜谦来说还不错,他觉得自己还年轻,而上面的那些老臣们却已经步入暮年。

所以他极有耐心。

最近几天经常有下属求见,大抵就是表忠心,更有一个蠢货居然行贿,只求能再进一步。

杜谦对此只是笑了笑,回头却一份奏章进宫,那个蠢货马上就被免职,今天早上才凄凄惨惨的出城归乡。

皇帝的心思旁人不知,但杜谦却知之甚深。

越是钻营的,皇帝就越厌恶,就算是此刻让你上去,以后也会寻机收拾你。

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作为皇帝潜邸的老人,杜谦反而是按兵不动。

外界对此的评价是‘此人颇有胸怀’。

胸怀他自然是有的,辅佐君王,成就盛世,这就是他的胸怀。

他在喝茶,细细的品着。

当年的仁皇帝遇到大事就喜欢喝茶,甚至比往常还要懒散些,愿意带着婉婉和其他孩子在外面散步。

杜谦喜欢琢磨。

他从文皇帝的身上琢磨出了‘凡事有静气’的好处。

茶水带着些许苦涩,杜谦却一口一口的仔细品味。

人生就像是五味,从未有人只品尝了甜。

“大人,闫大建去求见了杨荣。”

有人欢喜的冲进来,把这个消息当做是功劳向杜谦讨功。

杜谦的眸色不动,右手握着茶杯,左手指着门外。

“出去!”

来人讪讪的告罪,然后退了出去。

杜谦冷冷的道:“蠢货!”

他喝了一杯茶,然后起身出去。

今日轮到他教授太子,但他依旧先回大理寺喝一杯茶,交代一些重要的事。

这才是大臣体统。

这是他从杨荣的身上学会的。

三人行,必有我师!

这是杜谦笃信的座右铭。

照例交代了公事之后,杜谦一路进宫。

文华殿最近在不断的小修小补,按照宫中的说法,太子现在还小,起码得在这里学习十年以上。以后还得要在这里治事四五十年。

这是变相的恭维皇帝要长命百岁。

杜谦站在文华殿前,觉得长命百岁只是奢望。

他在盯着屋脊上一株随风飘摇的青草看。

那上面居然会长草,这个发现让杜谦有些诧异。

“杜大人,殿下到了。”

杜谦有些遗憾不能看到青草究竟是怎么在上面扎根的,然后整理了衣冠,进了文华殿。

玉米依旧很恭谨。

“殿下,今日我们要背诵文章。”

杜谦按照计划在教学,而玉米却有些心不在焉。

当玉米连续三次背错了文章之后,杜谦的怒火有些压不住了。

“殿下今日是怎么了?”

玉米的精神不大好,甚至在忍着打哈欠的欲望。

真一说道:“杜大人,宫中之事不许对外说。殿下昨晚没睡好。”

“为何没睡好?”

杜谦随口而出的问道,然后就后悔了。

真一皱眉道:“不许说。”

宫中有许多事,大事小事。有的能说,有的就是忌讳。

婉婉的病情就是忌讳。

她依旧躺在床上,每日来看她的是太后,而守着她的变成了胡善祥。

太后的年纪大了,太医院的说她老人家熬不得夜,所以每日只是过来两次看看。

胡善祥守在这里自然好,没人敢懈怠。

而玉米和端端没法,就跟着在这边厮混,只是等晚饭后才回坤宁宫睡觉。

“婉婉今日如何了?”

太后有些疲惫,进来就问了胡善祥。

胡善祥在边上低声说话,可木然的婉婉依旧没反应。

“母后,还是不成呢!要不还是让兴和伯来吧。”

方醒来看过两次婉婉,后面就不好来了。

宫闱之内总是要屏蔽正常男人,这一点哪怕方醒在暗中寻找怎么医治婉婉的法子也无可奈何。

胡善祥扶着太后走到床边,两人看着婉婉都不禁叹息。

“我的儿,你要什么就说,可你什么都不理,你让母后怎么办啊!”

太后捂着额头,身体有些摇晃。

胡善祥一把扶紧她,然后让她坐在椅子上,又叫了御医来看。

“娘娘,最近风大,您要小心,出入别被吹着。”

御医的话很隐晦,可老年人惧风的规矩太后还是知道的。

“本宫老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丫头。”

太后握住婉婉的手,说道:“你从小就乖,你皇爷爷和父皇都宠爱你,那么多年都过来了,你为何过不去那件事呢!”

她举手擦擦眼角泛出来的泪水,见婉婉依旧没有反应,就说道:“去告诉皇帝,什么规矩都没有婉婉要紧。”

等朱瞻基得了太后的话后,就苦笑道:“朕知道了。”

等传话的李斌走后,俞佳近前说道:“陛下,毕竟不方便啊!”

朱瞻基摇摇头道:“不是不方便,只是不想为难兴和伯罢了。”

俞佳听到这话有些不解,随后朱瞻基令他派人去方家传话。

安排人手之后,俞佳就站在外面,算是给自己放风。

站在乾清宫的外面看整座皇宫很是恢弘。太阳渐渐高照,金碧辉煌的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俞佳看过无数次这种画面,可依旧觉得不够。

正如同某些酋长想再活五百年一样,俞佳也希望能站在这里五十年。

“公公,王振说那边没有什么野心。”

一个声音在身后传来,俞佳冷笑道:“告诉他,老实点,不然让贵妃那边换个管事太监也不是难事。”

“是。”

身后的脚步声远去,俞佳眯眼看着前方被太阳映照出的一片金黄,只觉得胸中一股热气在升腾。

……

“咱家说的都是实话。”

王振很委屈的低着头,来传话的太监说道:“俞公公的原话,不老实这边就要换人了。”

换人不是事,关键是离了孙贵妃这里,再和俞佳结仇,那他王振就是自寻死路。

王振叹息了一下,然后摸摸袖口里,最后摸出来一张宝钞,羞愧的道:“咱家就那么多钱了。”

来人冷笑着伸手在他的袖筒里摸索了一下,再出来时,手中多了两张宝钞。

“果真是不老实!”

来人把三张宝钞都收了起来,说道:“下次有发现就及时禀告。”

王振面色难看的点点头,甚至还贪婪的看了一眼来人的袖口,刚才那三张宝钞就是消失在那里。

来人得意的用手指头指指他,说道:“好了,下次有了好处会记着你。”

等来人走后,王振面无表情的看着地面,脚下微微碾动。

这里是孙贵妃寝宫的侧面,少有人至。

“王公公。”

前方有人在喊,王振抬头,面无表情的道:“何事?”

一个宫女跑过来,说道:“王公公,殿下想要听故事了。”

王振微笑道:“好,咱家马上去。”

宫中就是牢笼,而孩子却不喜欢牢笼。

所以曾经在外面经历过许多事的王振就有许多新鲜事可以当做故事说出来。

而玉哥就很喜欢。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