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39章 晚节不保

第2539章 晚节不保

杨士奇没有回家,他打马来到了方家庄。

他突然发现自己很笨。

方醒会骗人,但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人。

他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来获取好处,这是多年的验证。

一个老汉在田间转悠,见他来的快,就喊道:“来人呐!有人闯庄!”

很快有人冲出来,违禁的弓箭出现在了主宅的外面。

辛老七张弓搭箭,眼神冷漠。

有人说如果让辛老七去解决一件事,可杀可不杀,那么他铁定会杀。

死人不会说话,更不会反抗和报复!

这是辛老七的座右铭。

但当他看到马背上的人之后就放下了弓箭,只是喊道:“拿刀来!”

后面出来的小刀扔出了长刀。

辛老七接刀在手,神色陡然冷厉,喝道:“住马!”

杨士奇被这一声大喝惊醒,猛地勒马。

稍后他见到了方醒,第一句话就问道:“犬子之事可是真的?”

方醒没想到他疾驰而来,居然是为了这个问题。

可当看到杨士奇脸上的皱纹,以及那斑白的须发时,方醒低下了头。

如果不是大明,不管是前还是后,作为重臣的杨士奇都能用自己的仕途来换取儿子的命。

可这是大明啊!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很煎熬。

杨士奇见方醒这般模样,就微笑道:“那日你与老夫说了此事,老夫以为你在玩笑,德华,是玩笑吗?”

方醒艰难的摇摇头。

杨士奇的身体一颤,书房外的辛老七疾步进来,单手就扶住了他。

他点头笑道:“多谢你了,多谢你了。”

他僵硬的转身,对扶住自己的辛老七点点头,然后甩开了手,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

“老夫就知道……”

他喃喃的道:“老夫就知道……不该啊!”

方醒想起了自己的几个孩子,若是遇到这等事,那痛苦和煎熬会让他发狂。

他走出书房,看到杨士奇的脚步渐渐凌乱,而在他看不到的正面,杨士奇的眼中全是呆滞。

“不可能……”

他一路出了方家主宅,方醒吩咐方五一路保护,直至进城。

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稷儿,你为何会这般?”

在杨士奇的眼中,杨稷就是个懵懂的孩子,却单纯,并善良。

“稷儿……”

杨士奇茫然到了皇城外面,然后茫然的道:“臣杨士奇,求见陛下。”

……

“他来了。”

朱瞻基的神色有些复杂,俞佳说道:“陛下,他们说杨大人看着有些神思恍惚。”

“让他来。”

朱瞻基的神色平静,仿佛只是平常的一次觐见。

他放下了手中的奏章,一直在看着门外。

“陛下,臣有罪。”

当杨士奇进来跪在那里时,朱瞻基幽幽的道:“朕一直看着你们,从做皇太孙时开始,看着你们辅佐皇爷爷,辅佐父皇。那时朕觉得你们很出色,处理政事游刃有余,当真是国朝的栋梁。”

杨士奇垂下头,几缕白发从两侧垂落。

“从永乐年到现在,你正直,但不迂腐。处理政事从容不迫,有大将之风,有首辅之才……”

杨士奇的身体动了一下,微微抬头道:“臣教子无方,罪该万死。”

这不是要挟,而是恳求。

从不徇私的杨士奇也在恳求了。

可朱瞻基只感觉了无奈。

怜子如何不丈夫,可这是人命啊!

朱瞻基的心微微一软,旋即就变得强硬起来。

开头很重要,只要今天开了这个赦免的头,以后他将会把人命当做是辖制官员的筹码。

他可以这么做,并且史上无数的例子在告诉他,明君就该这么做。

这无碍于名声,反而会成为美谈。

这就是掌控舆论的好处。

“杨稷杀了人。”

朱瞻基的话就是最后一颗钉子,直接把杨士奇的所有防线都击溃了。

“臣……”

杨士奇的身体在摇摇晃晃,面色潮红。

朱瞻基微微叹息:“去吧。”

杨士奇强撑着起身,然后说道:“陛下,臣……”

他想继续待在政事堂。

恋栈不去不是坏事,可杨稷犯的是命案,作为他的父亲,杨士奇怎么在政事堂立足?

朱瞻基淡淡的道:“回家去,好生歇息。”

这是对老臣的优待,否则朱瞻基尽可呵斥,保证外面无人质疑。

“你有功于国,是大功,朕记得。”

朱瞻基的承诺没有任何价值,对于杨士奇来说,此刻他只想保住儿子的性命。

所以他拱手道:“陛下,臣子可以去海外,此生不再回来。”

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君臣皆大欢喜。

朱瞻基摇摇头道:“杀人偿命,朕也不能徇私。否则开了先例,此后律法就成了摆设,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

杨士奇抬起头,眼中含泪的道:“陛下,臣愿意赴死,只求……”

朱瞻基的面色冷淡,说道:“国法无情!”

他起身道:“送杨大人回去。”

这是最决绝的姿态。

昨日杨士奇还在这间大殿里对国事侃侃而谈,可今日就成了人犯的父亲。

人生际遇之奇,莫过于此。

两个太监过去架起了杨士奇,然后强行带着他出去。

……

杨稷的事发作了!

杨士奇出宫时的模样让知情人都开始振奋起来。

金幼孜在养病,杨士奇呢?

按照国朝的潜规则,儿子犯了命案,哪怕杨士奇不知情,可也得引咎辞职。

否则无需皇帝暗示,那些御史就会和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的蜂拥而至,用弹章把杨士奇赶出朝堂。

“伯爷,杨士奇进宫请罪,出来了。”

杨士奇离开还没多久,黄钟就送来了这个消息。

“他就像是呆傻了一般,看样子应当是被陛下拒绝了。”

方醒惘然的道:“他有功于国,有大功,可惜教子无方,可惜了。”

晚节不保是所有人都最忌惮的事,越老越害怕这种事。

“当年在扬州时,我得了消息,说杨稷把杨士奇的字画拿出去买卖,就知道他以后没有好结局,还暗示了杨士奇,可……”

方醒真的是觉得可惜了。

杨士奇庄重端正,行事不偏不倚,威望极高。

若是他无事,自然是朱瞻基稳住朝堂的重要帮手。

“他的位置保不住了,肯定是要致仕回乡。”

方醒觉得一场暗斗即将要开始了。

黄钟也是这个想法:“伯爷,两个辅政学士的位置,那些人怕是要打破了脑袋。”

方醒说道:“杨稷之事本来隐秘不为人知,这次被爆出来,肯定是有人在暗中出手,为的就是那个位置。”

这时外面有家丁禀告道:“老爷,礼部尚书胡大人请见。”

方醒和黄钟对视一眼,黄钟说道:“伯爷,这是来示好的,胡濙果真是老谋深算啊!”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