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38章 溺子如杀子

第2538章 溺子如杀子

第二天早上,方醒依旧进宫。

“这是哈烈。”

方醒在培养玉米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

“哈烈好大啊!”

玉米对比了一下中原和哈烈的大小,说道:“就比咱们小一点点。”

方醒说道:“哈烈许多地方都是无人区,所以他们能利用的地方不多,人口也一直起不来。”

然后他指着肉迷说道:“肉迷和哈烈一起吞了中间的地方,所以在渐渐壮大。”

玉米从地图上抬眼问道:“先生,哈烈和肉迷是坏人吗?”

他问的很认真。

方醒笑着揉揉他的头顶,说道:“大明和哈烈、肉迷,包括了泰西,你想着咱们都在一个丛林之中,丛林你没去过吧,哪日带你去。”

“丛林之中一切都是野蛮的,我饿了就要吃,可食物从哪来?食物就在别人的地盘里,所以那些人会想从大明的手中夺取食物……”

“可是他们吃饱了,大明却要饿肚子,你说怎么办?”

“打!”

玉米皱着小眉头,挥舞嚷道。

方醒点点头,“是,咱们不惹事,可也不怕事。谁若是要来挑衅咱们,那就打的他们满地找牙,打的他们晚上做噩梦,悔不当初,这才是大明。”

“来,咱们来看看数学。”

方醒开始教玉米加减法,若是被外界知道的话,估摸着得有多少人吐血。

在科学渐渐普及的今天,哪怕是普通人都会简单的加减法,甚至乘除也不是太难。

堂堂的文宗竟然去教授加减法,真是让人吐血啊!

上完课之后,方醒牵着玉米出去。

“兴和伯,现在去吗?”

一个太监等候在外面,见他们出来就躬身问道。

他的鞠躬不是为了方醒,而是为了被方醒牵着的玉米。

方醒点头道:“好。”

于是他牵着玉米,真一跟在边上,身后一长溜太监宫女,就这么行走在宫中。

他回身看了一眼,说道:“当年婉婉也是这般。”

那个太监听到这话后,原先冷漠的神色就松缓了些,说道:“谁说不是呢!当年长公主在宫中带着人跑,咱家见了就觉得心中欢喜,莫名的高兴。”

长公主那里已经被戒严了,而且太后常驻那里,皇帝这两天没有去后宫,反而是经常去那里……

这一切都有迹可循,大家都知道,长公主怕是出事了。

哪怕是生病,皇帝也不会频繁去那里,顶多是皇后去照看。

所以这一次不少人都在担心着。

当年那个带着一队人在宫中呼啸而过,走路都会蹦跳着的小女孩……

太监深深的叹息着,却不敢再说了。

等到了婉婉那里时,太后已经在边上房间里睡下了,只剩下青叶和几个御医在守着。

“兴和伯,太子殿下不好进去吧。”

有御医担心玉米太小,怕进去会中邪。

方醒本就是有意要带着玉米过来,哪会理会他。

“本伯杀戮无数,什么邪气敢停留?”

方醒牵着玉米进了里面,随后太后就来了。

婉婉还在昏睡着。

“姑姑!”

玉米走到床边说道:“姑姑,小方都不吃饭了。”

小方从那天开始就一直卧在床边,和婉婉一般的水米不进。

听到玉米叫自己,小方睁开眼睛,木然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又闭上眼睛。

那双眼睛缓缓睁开了。

依旧是木然。

小方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就爬起来,然后冲着床上的婉婉摇着尾巴。

婉婉的眼睛往边上看了一下,方醒低声问道:“喝粥吧。”

她点点头,边上的太后几乎要欢喜的晕过去了,一迭声叫人去拿粥来。

可方醒却看到了婉婉眼中的木然依旧。

这不是认人,只是单纯的觉得饿了。

不过这算是一个极大的进步,最起码能让人放心了。

方醒和太后都笑了起来。

“滴水穿石,终有清醒的一天。”

方醒的心情不错,而杨士奇的心情也不错。

“犬子来信了,泰和有些人嫉恨他,就到处说他的坏话,哎!这孩子心善,还说只是口舌之争,算了。”

政事堂里,杨士奇扬着信纸,笑容从脸上的皱纹里绽放开来,喜不自胜。

“士奇……”

杨荣欲言又止。

这两天该来的消息也来了,大家都知道这是有人要对杨士奇下手。

杨荣暗示过杨士奇,黄淮甚至还让他请假回家去看看。

可杨士奇却执拗的认为长子杨稷是个好孩子。

这是个对孩子充满了温情的父亲,可却不是个好父亲。

杨荣想起当年有人建议他杨士奇讨个恩旨,让杨稷进京做个小官,就近也能父子团聚。

可这个建议被杨士奇拒绝了。

在他看来这种行径就是谋私利。

谋私利是杨士奇历来所反感的,并身体力行,所以他的威望极高。当年若非是局势微妙,首辅还轮不到杨荣。

这是一个高尚的人,只是永远都把自己的孩子看做是孩子,哪怕那个孩子已经变成了个恶霸。

这是方醒的话,上次他找杨士奇沟通未果后,就给杨荣提了个醒,免得到时候政事堂混乱。

杨荣低叹道:“士奇……去看看吧。”

杨士奇摇摇头道:“犬子的性子我知道,从小就是个胆小的,哪会去做那些事。”

黄淮一拍桌子,起身道:“京城都传遍了,就瞒着你一人。”

杨士奇愕然道:“传了什么?”

黄淮无力的拱手道:“士奇,杨士奇,杨大人,大家都错了吗?就你对?去问问吧,老夫敢打赌,锦衣卫和东厂那里肯定已经拿到了证据,你……”

杨士奇的面色渐渐发白,他看向了杨溥。

杨荣有权谋,黄淮太过意气,唯有杨溥的话才能让杨士奇相信。

杨溥有城府,不会平而无故得罪人。

所以他说话都先过滤几遍。

这时被杨士奇盯着,杨溥苦笑道:“这个……”

他不知道皇帝在等什么。

如果按照惯例,昨天皇帝就该把证据仍在乾清宫里,然后杨士奇请罪。

说出来会不会被皇帝迁怒?

杨溥只是想了一瞬,然后说道:“此事……”

他犹豫着,可对于杨士奇来说却是够了。

“本官要去求证一番。”

杨士奇甚至都忘记了要告假,说了一声后就出了政事堂。

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

黄淮叹道:“他这就是另一种溺爱啊!这下可还有挽救的余地吗?”

杨荣摇摇头,他也想挽救杨士奇的仕途。

杨士奇在,谁要是想觊觎首辅的位置,那么得先把杨士奇拱翻了再说。

这就是个挡箭牌。

可如今这个挡箭牌眼瞅着就要完了。

杨荣抛掉这个想法,想起了杨士奇多年的兢兢业业,说道:“本官准备上奏章,为士奇……尽人事吧。”

黄淮点点头道:“正该如此。”

杨溥冷静的道:“要先等事情爆出来。”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