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37章 没有快乐过的婉婉

第2537章 没有快乐过的婉婉

方醒缓缓走到床边,看着那双微微蹙着的眉尖。

“你没有快乐过啊!”

方醒觉得如婉婉这样的女孩不该出生在宫中,所以他就说了出来。

“她该在山水间徜徉,笑颜如花,而不是被困在宫中,就像是……深宫如古佛,她就如一截枯木,直至把自己最后的生气耗尽,再无神彩。”

太后点头道:“想着她小时候的活泼,哎!”

朱瞻基站在太后的身边,微微眯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太后问道:“要喂药吗?”

方醒摇摇头,说道:“娘娘,要等长公主醒来再说。”

太后叹道:“她醒来过,只是呆呆的,不认人了。”

朱瞻基缓缓回身,看着外面那些等待着的宫女太监,说道:“她不想搭理这个世界,她在怪朕,怪朕想把她嫁出去……可……”

太后难过的道:“可女人终究要成亲啊!不成亲死后没有供奉……”

“母后!”

朱瞻基回身,皱眉道:“宫中不差婉婉的地方,更不差她的钱粮。”

太后看到了那张倔强的脸,只觉得心中绝望。

“那和在庙里有和分别?难道你想让你妹妹变成一段枯木吗?整日和泥塑菩萨般的麻木,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朱瞻基低声道:“母后,谁能让婉婉安心?”

太后一下就僵住了。

“是啊!要是无人能让她安心,等本宫去了之后,谁能照顾她?难道让她在宫中自生自灭?”

朱瞻基是担心婉婉不相信任何人,而太后却担心没人照顾她。

“母后放心,还有儿臣在,皇后对婉婉也好,以后就算是……玉米也是个好孩子。”

太后虚弱的摇摇头,她不放心,就算是玉米现在突然长大,并发誓会照顾后婉婉,她依旧不放心。

这对母子陷入了纠结之中。

方醒就站在床边,静静的等待着。

当他看到那双眼睫毛在颤抖时,就指指门外。

门外是俞佳在亲自看守,见到方醒指着自己,他就带着那些人后退。

宫闱中有许多听不得的密事,知道了兴许是运气,可因此死掉也是应当。

青叶站在能听到屋里说话的地方,她低着头,已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那长长的眼睫毛渐渐停止颤动,那双眼睛木然的睁开。

“是我。”

没有凳子,方醒单膝跪在踏板上,看着那双呆滞的眼睛说道:“听说你又害怕了,所以我来了。”

那双呆呆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回归死寂。

方醒笑了笑,说道:“你封闭了自己,这样确实是可以避开那些恐惧和黑暗,可是婉婉,那不是一条好的路,很艰难。”

那双眼睛依旧没有情绪变化。

方醒无奈的道:“你要坚强些,当年的事确实是梦魇,可过了就过了,人的一生就这么几十年,我们不该为了一件事抛弃了自己……”

无论他怎么说,床上的婉婉没有丝毫反应。

太后绝望的道:“她不肯吃东西。”

朱瞻基背过身去,想起了朱瞻墉。

皇家内部从来都不会是铁板一块,从孩提时代起就会开始争斗。

可婉婉那时才多大?

一股杀意陡然而起,朱瞻基随即压了下去。

正如太后所说的那样,当年的朱瞻墉也不大,只是被人蛊惑而已。

大错铸成,谁的错?

方醒在自说自话,可婉婉依旧。

一个时辰后,方醒起身道:“今日就到这吧。”

太后愕然道:“明日也是这般吗?”

方醒点头道:“长公主把自己包裹了起来,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法子,要想打开一个口子,就得不断的和她说话,提及她以前有兴趣的事物。”

太后的眼睛一亮,说道:“那让青叶她们说话可好?”

方醒点点头,“有总是好的,至于不吃饭,那应当是暂时的。”

朱瞻基都到门边,方醒跟着,低声道:“这是个头痛的事,要有长期消耗的准备,太后那里……”

朱瞻基说道:“回头朕劝她回去歇息。”

方醒回身再看了一眼。

太后在床前俯身,伸手轻轻抚摸着婉婉的脸,低声的说着什么。

方醒微微摇头,然后和朱瞻基一路出去。

“金幼孜上了奏章,说是恐不久人世。”

方醒沉默以对。

“夏元吉真是不行了,还有……一下全都来了,倒是热闹。”

不过是几天之后,朱瞻基已经摆脱了那种负面情绪,开始从容应对。

这就是帝王。

方醒自觉做不到,所以不禁想起了那些以为自己虎躯一震,然后天下在手的幻想。

那真是幻想啊!

张士诚当年那么猛,民心如此稳固,可依旧被朱元璋击破。

所以帝王从不简单。

帝王要有情,但这个情却只是博爱,大爱。

帝王要无情,哪怕是兄弟或是父母,在关键时刻要能反目成仇。

所以帝王无私,并要无情。

朱瞻基正在往那个方向而去,可他好似在犹豫。

方醒不知道这种犹豫是好是坏,但他却在微笑。

到了前面,他和朱瞻基分开,被人带着出宫。

太阳洒在大殿上,洒在道路上,渐渐的有些热了。

“兴和伯……”

朱瞻墉静静的站在那里,身上的冷意连太阳都压不下去。

方醒目光复杂的看着他,不顾有太监跟着,说道:“错了就是错了。”

瞬间朱瞻墉就知道为何要召自己进宫。

他点点头道:“我恨不能此刻就死了。”

他的脸庞瘦削,神色痛苦,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一路到了婉婉的寝宫外,太后见他来了,只是冷冷的道:“你妹妹还没醒。”

朱瞻墉缓缓走进去,当见到床上的婉婉时,他木然的道:“母后,儿臣请去海外。”

太后冷笑道:“你妹妹还在这样,你就想躲出去吗?”

朱瞻墉低头,萧索的道:“母后,若是能治好婉婉,儿臣愿意立时死了。”

太后的眼中多了痛苦,说道:“去吧。”

朱瞻墉再次看了婉婉一眼,然后去了乾清宫。

这是我的命!

朱瞻墉苦笑着。

他不知道这是否就是报应,作为当年懵懂的报应。

可看到婉婉这些年郁郁寡欢的的模样,他的心中一直仿佛是有巨石在压着。

等见到了朱瞻基后,两人沉默着。

朱瞻墉抬起头,茫然的道:“皇兄,让臣弟去海外吧。”

朱瞻基看着他说道:“婉婉不知道会不会好,若非是怕母后伤心,朕在昨日就会把你弄到鼍龙湾去!”

鼍龙湾就是大明发现泰西航线的中转点。

那里风大浪高,气候恶劣,若是去了那里,大抵就是流放。

但是朱瞻墉却巴不得如此。

“皇兄,那就去鼍龙湾吧。”

朱瞻基冷冷的道:“从今日起,你就在府中不得外出,直至婉婉好了。”

朱瞻墉躬身应了,然后被带了出去。

这就是禁足!

若是婉婉一辈子不好,那么按照朱瞻基的性格,朱瞻墉一辈子都别想走出新乡郡王府。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