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36章 你这是何苦来哉(感谢书友“玄天紫薇星君”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536章 你这是何苦来哉(感谢书友“玄天紫薇星君”成为本书新盟主)

方醒有些犹豫,但还是一路往皇宫去了。

婉婉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犯病了?

谁招惹的她?

他想到了朱瞻墉,顿时一股杀机升腾起来。

如果朱瞻墉再次犯错,那么他不介意让仁皇帝的二儿子变成一个废物。

方醒的怒气渐渐消散,因为他看到了俞佳。

俞佳很少出宫,出宫必然就是大事。

“兴和伯!陛下令你入宫!”

俞佳看到方醒的嘴角微微下撇,就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新乡郡王最近可进过宫吗?”

方醒的问题让俞佳愕然,然后串联一想,就怒道:“陛下严令不许外传,谁在无视陛下的禁令?”

直至进宫之后,俞佳依旧没有得到回答。

“是那些御医!”

他终于是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

“你只是家奴!”

方醒踏入宫门,冷冷的道:“家奴要谨守本分,我有我的办法,陛下都不说,皇帝不急你太监急,你急什么?你慌什么?”

方醒扬长而去,俞佳呆立原地。

你只是家奴!

这个声音一直回荡在他的耳畔。

他这才想起自己最近一些年的举动是为了什么。

不甘,还是想获取的更多。

家奴……

俞佳冷冷的看着前方方醒的背影,低声道:“家奴也能让你等惶然。”

他想起了文皇帝。

再高大的帝王终归有轰然倒塌的一天,反而是大太监一直活着,若非是他要殉主的话,到现在依旧能活着,逍遥的活着。

“那就是个傻子!”

俞佳讥讽的说道。然后他仿佛看到了大太监出现在自己的身前,怒不可遏,斥责他没有忠心。

“公公辛苦。”

一队队太监宫女在路边站着,躬身问好,谦卑的等着他先走。

这是一条路,由人组成的路。

我要的是谦卑。

俞佳对这些谦卑很满意,他觉得这样的日子一百年都不会厌倦。

所以他必须要看护好自己的权利,为此可以撕碎一切对手。

这就是他的坚守。

他的世界。

而方醒不知道自己的世界是什么。

在刚到这里时,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就是活着,逍遥的活着。

当他渐渐的融入了这个时代之后,他的世界变成了大明。

我要这大明万世永昌。

当时的他不知道这句话的背后有什么样的磨难,所以很自豪的就吼了出来。

而现在呢?

方醒觉得自己的世界分给了家人许多。

比如说现在他就在想着昨晚上的荒唐之后,张淑慧和小白说是要去神仙居,然后让他一个人自己过。

是啊!

我的妻妾,还有我的孩子。

这才是我的世界。

瞬间方醒就忘却了那些雄心壮志。

不过这只是一瞬。

我还是有使命感的啊!

方醒在为自己的使命感而感到自豪,同时感到悲哀。

再强大的帝国终归会有崩塌的一天,所以他费尽心机的推行藩王出海。

若说大明是本体和母体,那些海外封地就是种子,兴许某一天种子会比本体更为强大,而到了那时,大明将会以各种形式存在,再也不用担心它的消亡。

累啊!

方醒有些矫情的在安慰着自己,直至看到了朱瞻基。

寝宫外,太监宫女们排排站着,大气都不敢出。

而世间最尊贵的这对母子就站在房门外低声说话,然后他们也看到了方醒。

“这就是内宫?”

一个带着家伙事的男人居然走进了后宫之中,方醒觉得有些尴尬。

他以前去过太后那里,可太后年纪大了,没什么可避讳的。

他很久以前也去过太子宫中,可那时的婉婉还小。

时隔几年,他再次进了后宫,却是治病。

太后欢喜的道:“兴和伯来的正好,快去给婉婉看看。”

朱瞻基微微点头,说道:“婉婉一直在昏睡,就算是醒来也是呆呆的,你……尽力即可。”

朱瞻基想起了方醒的几次出手,可婉婉却更多的是心病。

心病终究还需人来治。

他和太后刚才就是在想着是不是把朱瞻墉召进宫来,冒险让婉婉见一见他。

然后方醒就来了。

没人觉得方醒能治好婉婉。

那些太医们更多的是庆幸背黑锅的人来了。

太监宫女们只希望皇帝和太后不要迁怒,然后都在暗中寻摸离开这里的方法。

宫中很大,可以安排的地方很多,可此刻连俞佳都不敢乱动,所以他们的希望注定会破灭。

于是希望就集中在了方醒的身上。

心病啊!

兴和伯就算是医术无双,可面对着心病也没辙吧。

方醒走了进去。

他先闻到了淡淡的檀香味,就皱眉道:“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压根就不该焚香,更不该抄写经文。”

青叶低声道:“兴和伯,长公主抄写的经文是烧给文皇帝和仁皇帝……”

方醒摇摇头道:“最好的法子就是自己过得好,先人才能安心。”

这等大逆不道的话在室内回荡着,跟进来的皇帝和太后面色如常,俞佳的心中越发的不忿了。

太过于放纵方醒了。

放纵是权臣培养的第一步。

在俞佳看来,皇室现在就是在培养权臣,给自己培养麻烦。

方醒走到了床边,看着昏睡的婉婉,说道:“你这是何苦来哉!”

太后低声问道:“兴和伯可是找到病因了吗?”

方醒点点头道:“长公主小时候遇到的那件事太过骇人听闻,当初那个小小的箱子里……她从开始的游戏到后面的绝望,黑暗之中的绝望,孩子都怕黑暗……所以她一直没忘,只是平日里能压制住……”

太后难过的道:“那是什么诱发的?”她希望不是那个原因,如果是的话,那么她会后悔终生。

方醒苦笑道:“臣不知道长公主这几日是遇到了什么事。”

青叶被叫进来,朱瞻基随即摆摆手,俞佳就把其他人赶了出去。

等最后皇帝指指他,示意他也出去时,俞佳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长公主那日正在抄写经文,有人冒失的跑进来说已经定下了驸马,长公主当时没事,只是带着奴婢去御花园里烧了那些经书……”

“等回来之后,长公主就说倦了,想歇息,不许打扰……”

青叶都哭了,她觉得自己的主子真是命运多舛。

朱瞻基摆摆手,青叶告退。

室内只剩下了他们三人,还有床上躺着的婉婉。

“这是为何?难道婉婉不想嫁人吗?”

太后觉得有些懵,女人就是要嫁人啊!

朱瞻基隐隐约约的想到了些什么。

而方醒却有些头痛。

“长公主怕是对男人……”

朱瞻基悚然而惊,一下就确定了那个想法,说道:“婉婉是惧怕男人,她怕再次被关在箱子里。”

方醒点头道:“没错,所以听到定下了人选,长公主就绝望了。”

太后哽咽道:“冤孽啊!瞻墉当年造的孽,为何要让婉婉背负这么久。”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