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31章 黑暗降临

第2531章 黑暗降临

薛禄去了。

方醒站在外面,听着薛禄的孙子薛诜在转达他的话。

“……祖父说自己于国无益,只是大明如今的外患虽说看似少了,可都离得远,大明鞭长莫及,容易养虎为患,所以要时时盯着,自家也不可懈怠……”

方醒点点头,“节哀吧,有什么需要做的,尽管说。”

薛禄的长子早逝,薛诜作为第一顺位接班人早就在皇帝那里过了明路,所以薛诜此刻就是阳武侯府的当家人。

薛诜突然落泪,然后微微偏头过去,强忍悲痛道:“祖父说曾祖父当年从陕西迁徙过来,在薛家岛开辟了薛家的源头,他排行第六,最得曾祖父的宠爱,如今一朝去了,他想……他想葬在岛上,葬在曾祖父的……”

他突然失声恸哭,方醒拍拍他的肩膀,眼睛有些发热,说道:“好。”

“大少爷,宫中有人来了……”

宫中来的是曹斐,算是方醒的老熟人。

曹斐疾步而来,见到薛诜之后就说道:“陛下心中难受,已经停了政事。陛下说了,阳武侯当得起忠武二字。”

薛禄才去,皇帝就说当得起忠武,这就是谥号。

能有这般恩宠的,在大明没几个。

薛诜跪下谢恩,曹斐安抚了几句,然后和方醒一起出了阳武侯府。

“陛下说老将们越来越少了,许多老将从洪武年间就在为大明厮杀,所以要敬重,要厚待。”

对于皇帝来说,伤感只是暂时的。

而老将们的离去,这是吐故纳新,换上来的新人则是皇帝的心腹。

就是这么新老交替着,帝王的威权渐渐的被巩固,渐渐的被加强。

方醒点点头,然后走进了暮春的微风里。

薛禄是老人,而他是新人。

这就是时代。

大时代!

回到家,小白正好要去厨房看晚饭,无忧带着珠珠也跟着起哄,说是要看花娘做饭。

“去吧去吧!”

方醒笑眯眯的许了她们,然后吩咐张淑慧准备东西,晚些让平安送去阳武侯府。

“妾身知道了,只是想着阳武侯也算是英雄一世,陛下那里肯定会有恩旨,也算是寿终正寝了。”

“忠武!”

方醒说了朱瞻基给的谥号,至于追封的话,大抵就是国公。

“忠武啊!这个谥号可不多见。”

张淑慧有些羡慕,方醒也习惯了这种不同的观念存在。

等他洗澡出来后,张淑慧突然说道:“夫君,土豆的事也该要着手了。”

方醒点点头道:“此事你先别管,我这里有数。”

张淑慧满眼幸福的道:“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家伙,如今都成大人了,等以后他成亲生子,咱们俩就是祖父祖母……夫君。”

“好,祖父祖母。”

方醒觉得有些别扭。

在以后的那个时代里,以他现在的年龄,按照普遍的婚龄,他的孩子才几岁呢!

可现在眼瞅着再过几年就要做祖父了,真是有些梦幻般的味道。

“结婚生子……咱们要慢慢的变老了。”

……

“本宫老了。”

太后坐在椅子上,小黑从外面跑进来,然后在她的身前摇尾巴。

太后俯身摸摸它的脑袋,换来了更热烈的摇尾巴。

“皇帝很好,太子也不错,本宫就算是到了地底下,见到了列祖列宗,见到了仁皇帝,也敢说大明昌盛,让他们也可以含笑九泉。”

生机勃勃的季节里听到这话,于嬷嬷赶紧劝道:“如今大明处处妥当,宫中也没有什么幺蛾子,娘娘您正好享享清福。平日里公主们也来,小皇子们也来,这便是祖孙同堂。等太子大了成亲生子,您可就是老封君了……错了错了,老封君哪有您这等福分,您啊!这是福气满满的,还福泽子孙呢!”

太后摇摇头道:“太子是个好的,而且还机灵。端端有大姐的模样,明月也不差,只是玉哥看着有些羸弱,孙氏那边要提醒提醒,别太娇养孩子……还有婉婉。”

于嬷嬷笑道:“长公主的事不是定了吗,那个李维年纪轻轻就是举人了,也就是比兴和伯年轻时差一些,长公主托付给他倒是合适,只是他那个老娘有些尖刻,得叫人告诫一番。”

太后点点头,说道:“此事要着紧了,婉婉那边……本宫知道她不想离了宫里,可姑娘大了就得要嫁人啊!”

于嬷嬷笑道:“这日子就是过出来的,只是要谨防不堪的那种。”

于嬷嬷暗示的是赵辉。

赵辉这个名字如今在皇室成了禁忌,宝庆公主的遭遇更是让皇室大为恼怒,所以在为以后的公主择婿时都加强了审核。

太后的神色微冷,说道:“皇帝不是说要让公主的婚嫁少些规矩吗,若是再有不识好歹的,那也就别怪言之不预了!”

她想起了婉婉,不禁叹道:“婉婉最近几年越发的孤僻了,几个孩子里面,最让本宫担心的还是她,所以出宫之后,要让人盯着。若是对婉婉不好?那本宫可不会吝啬逼迫皇帝。”

于嬷嬷说道:“娘娘一片慈母之心,公主定然会把自己的日子过好。”

太后点点头,看着外面说道:“夕阳了,看着真美。”

夕阳挥洒在皇城之中,柔和的金黄色无处不在。

几片云彩就在边上,边缘地带被染成了黄色,格外的绚丽。

夕阳也照在了婉婉的寝宫外面。

两个宫女在嘀咕着,可公主说了要休息,不许打扰,就没敢去叩门。

……

夕阳透过窗户和薄纱投射了进来。

长长的眼睫毛颤动了一下。

那双眼睛缓缓睁开。

漠然。

她揭开了被子,然后缓缓坐了起来。

夕阳虽然美丽,但带来的却是冰冷。

室内的温度在缓缓下降。

婉婉仿佛没有感到寒冷,她缓缓的穿了衣裳,然后站了起来。

她的目光缓缓转动,最后定格在了那个木箱子上面。

木箱子原先是装衣服用的,不小。

此刻那些衣服都在边上堆积着。

婉婉走了过去,俯身打开了箱子。

当箱子打开的一瞬,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眼神惊惶,就像是一头迷路的小鹿。

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脸色却越发的苍白了,就像是一张白纸。

她渐渐的平息了下来,然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床。

世界仿佛都静止了,只听到自己的心跳。

婉婉没有犹豫的踏进了木箱里,然后卷曲着身体躺下。

她的左手缓缓把木箱的盖子拉了起来。

夕阳照在那只手臂上,手腕上的玉镯子闪耀了一下,然后就被盖子挡住了夕阳。

盖子缓缓升到了最高点。

然后缓缓下落。

那张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笑容,就像是清晨绽放的花蕾上的那一滴露珠。

“皇爷爷……”

盖子缓缓放下。

最后一道缝隙里,那漠然的眼中多了一抹色彩。

“方……醒……”

黑暗降临……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