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30章 箱子

第2530章 箱子

“婉婉要嫁人了。”

方醒得了消息,这次太后并未请他去查看定下的李维,而是让锦衣卫出马。

“那家人怎么样?”

张淑慧问道。

“不怎么样。”

方醒想起来就有些头痛:“那个李维的老娘是头河东狮,把自己的丈夫管的服服帖帖的,而且李维大多时候都听他娘的,头痛。”

这种人以后就叫做妈宝,长不大。

张淑慧一听就笑道:“再怎么河东狮她也见不着公主,除非公主主动说要按照民间的规矩来,否则谁能欺了她去?”

“婉婉心善!”

方醒真的有些头痛:“心善在许多时候就是弱点,被人抓住之后,那些要求你答不答应?还有一个,跟着她出去的嬷嬷可是掌管着她的对外事宜,要是个不妥当的,她的后半辈子就算完了。”

张淑慧想了想,说道:“是哦!那下次进宫妾身就去求见太后娘娘,虽然说多事了些,可好歹也是多年交情的关切。”

方醒点点头,“陛下那边不好插手有些事,皇后那边也不好涉足,就是太后娘娘那里。”

“少爷,那等河东狮难道不怕皇家吗?”

小白觉得自己都还对皇家保持着敬畏,一个普通人难道也敢藐视公主吗?

张淑慧叹息道:“虽说是尚公主,可公主出宫了之后,还有几人能回来的?就算是回宫赴宴,多半是连皇帝和皇后的面都见不到。”

大多数公主从出宫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直至死去。

方醒随口交代道:“你这里也准备些东西,到时候送到太后娘娘那里去。”

张淑慧说道:“妾身有数,这几年闲着就计算着各家可能的红白事,礼物早就拟好了单子。”

“我媳妇果真贤惠。”

方醒口花花的逗着妻子,张淑慧自然是照单全收。

可张淑慧却知道丈夫心中的杀机渐盛。一旦那个李维果真不是良配,他最好祈祷太后最后看不上自己,否则方醒会让他知道什么是宽宏大量。

“老爷,黄先生有事找您。”

方醒对嘟嘴的小白说道:“跟着你家夫人好生学学,早日变成淑女。”

小白一翻白眼,“少爷就喜欢哄人。”

方醒一路到了前院书房,看到黄钟面色凝重,就问道:“什么事?”

“伯爷,杨稷的事大概要板上钉钉了。”

“说说。”

方醒点点头,随即就在盘算着杨士奇垮台后,谁能接班。

“刚接到到的消息,杨稷去年打人致死。”

方醒哦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有些郁闷的道:“老杨是个好人,可就在孩子的身上犯错,御史们可得了消息?”

黄钟点点头道:“最多三天,这些消息就会被送到京中。”

方醒用手顶着紧皱的眉心,说道:“京城中不少人都该知道了,只是……谁会去告诉他?还是说……”

黄钟微微前俯,说道:“伯爷,金幼孜不行了,有些人在盯着那个位置。若是杨士奇再下台,您想想看,这一下就多出了两个位置,人心浮动啊!”

“辅政学士越发的重要了,陛下甚至想让他们实任六部尚书,有希望的那些人不会去告诉杨士奇,他们不会给杨士奇反应的时间,只想一击致命。”

方醒揉揉眉心道:“金幼孜……他这是被活活气病的。”

黄钟咦了一声,问道:“伯爷,为何这般说?”

方醒说道:“他感受到了危机,所以一心想改良儒学,当时在山东各地奔走,结果……”

“这个时机不恰当啊!”

黄钟分析道:“您和陛下才和士绅们连番争斗,几乎是你死我活,这种时候去说改良儒学,伯爷,那些人没把他骂死就算是……”

黄钟苦笑道:“现在可不就是要被骂死了。”

他问道:“伯爷,那可要告示杨士奇?然后咱们坐山观虎斗,好歹能看出谁跟谁是一伙的。”

他分析道:“在陛下想让学士们担任尚书实职的当口,最有可能的就是六部尚书。在下觉得胡濙的希望最大。”

“胡濙的希望是最大,剩下一人难说。”

方醒觉得朱瞻基在辅政学士的责权上还在沉思,“辅政学士的责权一旦定下来,后世子孙怕是难以撼动这个格局,所以陛下要深思熟虑才行。”

“那杨士奇那边……”

黄钟知道方醒的心思,可在这种关键时刻他会采取什么态度,这和人品无关。

方醒没有犹豫,他微微摇头道:“杨士奇不会相信这个结果,唯一能让他相信的只有陛下,所以咱们就看着吧。”

黄钟点点头,“最多三日后,就是风起之时。”

方醒看着外面,悠悠的道:“风起了好啊!”

……

起风了。

青叶检查了一下门窗,然后去了寝宫。

寝宫的门关着,两个宫女正在外面蹲着玩耍。

“公主呢?”

青叶忍住了呵斥的冲动,低声问道。

两个宫女被吓了一跳,急忙起身答道:“青叶姐姐,公主刚才说累了,要歇息,不许人吵闹。”

青叶点点头,然后凑到窗户边往里面看了一眼。

玻璃窗里面是一层薄纱。

薄纱遮挡着,视线内有些模糊。

青叶努力的看着,恍惚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就放心了,回头叮嘱道:“等公主醒来了叫我。”

两个宫女应了,青叶见她们很是乖巧,就说道:“玩耍可以,但是不可耽误了正事,否则仔细皮肉受苦。”

“青叶姐姐,我们再也不敢了。”

寝宫里,婉婉躺在床上,双目微微闭合,长长的眼睫毛在苍白的肌肤映衬下显得格外的黝黑。

而在床边,一只大箱子同样静静的摆放在那里。

时光悄然流逝……

长长的眼睫毛眨动着,那双眼睛睁开……

黑白分明的眸子呆滞,渐渐的多了惊惶之色。

“方醒……”

……

“兴和伯没说?”

朱瞻基站在大殿外面,身后是安纶。

安纶说道:“陛下,兴和伯的消息是从商人那里来的,得了消息之后,方家没有任何动向。”

如果方醒得知自家被东厂盯着,大抵也不会怪谁,更不会觉得皇帝薄情。

朱瞻基皱眉看着他,说道:“兴和伯那边的人撤掉。”

安纶愕然,然后恭谨的应了。

“他若是要背叛朕,大概这世上朕就再无可信之人了吧。”

安纶心中艳羡着方醒的圣宠历经三朝而不衰,可自己却只是一介家奴。

“陛下,杨稷在泰和多有不法,去年更是打死了人,地方官也有所察觉,只是被人压了下去。”

朱瞻基微微挑眉,淡淡的问道:“谁?”

安纶知道这个谁的含义,低头道:“只是当地的一个官员。”

朱瞻基微微眯眼,不知道是遗憾还是庆幸。

如果是杨士奇出手庇护,那么他将会毫不留情。

“杨大人说杨稷很老实,可泰和杨家却越发的富裕了。”

朱瞻基冷冷的道:“做官的不发财,子孙族人可不会老实!”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