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27章 那只鸡(感谢书友:“前尘旧事怎么”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527章 那只鸡(感谢书友:“前尘旧事怎么”成为本书新盟主)

国子监的学生冲着皇帝不要脸,皇帝当时忍了,于是当时有些人觉得皇帝软弱可欺,也想跟着不要脸。

但是后面皇帝悍然出手,直接让国子监上下瞠目结舌,悔不当初。

国子监已经成了一个废物,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不想进去。

堂堂大明官办的最高学府,就这么没落了。

谁的错?

官员们都很清楚,可没人会说,也没人会承认。

那些犯官被拿下也没人同情。

这就是炮灰。

做了炮灰就得有炮灰的觉悟。

御座上的皇帝感受到了这股漠然的情绪,嘴角就微微下撇,却是讥讽。

皇帝和臣子从不是朋友,永远都不是!

这是朱棣当年的教导。

——皇帝和臣子在更多时候是对手,是敌人!

——怎么去压制这些敌人?

而能压制住这些敌人的帝王几乎都是雄主。

太祖高皇帝!

文皇帝!

现在……

朱瞻基微微眯眼,说道:“致残的十余人,给予补偿,家中的子弟可以递补一人,以五年为限,不合格就退回去。”

这还是应有之意!

见群臣没意见,朱瞻基继续说道:“其余的若是查明无事,下一次提升就是他们了。”

蹇义只觉得身体一软,差点就站不稳了。

身前身后都是轻松的叹息声。

人人都在欢喜着。

朱瞻基看到了这些欢喜。

他说道:“凡事有规矩,朕亦不敢越矩,诸卿可知为何吗?”

没人回答。

朱瞻基说道:“第一次越矩很艰难,但第二次、第三次……当你习惯了跨过规矩时,再也无法回头,而且那些规矩再也不是障碍。”

规矩本就是拿来让人遵守的,当有人不断去破坏这些规矩时,规矩实际上就成了空谈。

“朕不想种因,也希望你等不要去种因。”

朱瞻基点点头道:“散了吧。”

群臣沉默着出了大殿,心中的滋味大抵只有自己才知道。

皇帝越发的成熟了。

刚才他的一番话直接就点在了这几年的矛盾点上。

规矩!

立下了规矩只想让皇帝去遵守,而臣子们却在肆意破坏着这些规矩。

“让人脸红啊!”

一个官员嘀咕着,却没引来共鸣。

而鲁青此刻就在脸红着。

“什么?俞公公要抬举我吗?”

这是一个白净的小太监,看着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

“你跟俞公公一年多了,口很严实,俞公公很欣赏你。”

来人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得了俞公公的看重,很快就要飞黄腾达了,咱家带了些酒和肉干来,咱们庆贺一番,以后你有了出息,可别忘了咱家……”

于是酒香扑鼻。

半个多时辰后,鲁青醉的不省人事。

来人打个酒嗝,然后摸出一根长针,说道:“年纪轻轻的就去了,到了地底下可别怪咱家,是俞公公觉得你碍事了,记着了,回头等中元节咱家会给你烧些东西……”

鲁青伏在桌子上,来人先开门看看外面,没见到人,这才回身关门。

室内的光线暗淡了下来,酒的味道越发的浓郁。

来人缓缓走到鲁青的身后,然后抬头再次看了一眼窗户。

光线从窗户扩散进来,不是夏日的炽热,而是带着春天的明媚。

明媚的光线斜照在桌子上,几片咸鱼干孤零零的摆在那里。酒壶和一只酒杯已经跌落在地上。

来人似乎精通头部的构造,没见他怎么寻找,就单手把长针刺进了鲁青的后脑里。

鲁青剧烈的颤抖着,来人按住了他,只是十息不到,鲁青就渐渐的平静了下去。

来人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拔出长针来,又用一个东西在鲁青的后脑那里涂抹了一下。

他俯身把手伸到鲁青的鼻下,然后满意的道:“黄泉路上走好,记住要让你死的是俞公公。”

他再次检查了现场,然后过去拿起那只酒杯收好,就打开房门悄然离去。

一个多时辰后,有人在外面喊着鲁青,然后骂骂咧咧的说他没去当值。

嘭!

房门被踢开了,一个满脸横肉的太监皱眉走进来,然后一巴掌拍在伏案坐着的鲁青的肩膀上。

鲁青的身体缓缓往右边滑去,当脱离了桌子后,就猛的倒在地上。

“鲁青,喝多了吧。”

“滚起来!”

“咦!”

“死人了!鲁青醉死了!”

宫中死了一个小太监就像是方家庄的农户家里死了一只鸡,丝毫不会引人注目。

“老爷,这鸡死的冤啊!”

方醒站在一棵小树前,看着身体还带着一支箭矢的大公鸡倒在小树下,有些不解。

方德荣哭笑不得的指着侧面的一棵大树说道:“先前小姐带着几个玩伴说要练箭,小刀在看着,本来是射那边的,可不知怎地就偏过来了。”

方醒有些无语,因为两棵树之间的差不多有六十度的角度差,是什么样的箭术才能射到这只大公鸡啊!

方德荣的嘴角抽搐一下,继续说道:“这只公鸡在庄上有些名气,每日就喜欢出来觅食,结果先前它就飞到了小树上,然后……”

现在方家的管家实际上就是方德荣,只是方杰伦不肯退休,说是要再干二十年,要服侍着三位少爷成人。方醒和张淑慧不忍心拒绝,就让他继续挂着管家的头衔,但是大多数事情都是方德荣来干。

“谁射中的?”

方醒希望不是无忧,可方德荣却偏过头去说道:“老爷……就是小姐。”

方醒过去捡起那只鸡,问道:“赔了吗?”

“爹!”

方德荣还没回答,无忧无虑的无忧就跑来了。

她紧紧的抱着一只大公鸡,欢喜的奔跑着,小刀就在不远处,见到方醒后就讪讪的止步。

“爹,我和娘说了,娘叫人抓了这只大公鸡赔人。”

大公鸡就像是老母鸡般的咯咯哒叫了两声,好像被吓坏了,居然没挣扎。

方醒见她满头大汗,就说道:“好。”

三人一起去赔了鸡,回头的路上就拎走了那只被射死的大公鸡。

于是晚饭就多了一道菜,辣子鸡。

晚饭很热闹,马苏一家子也来了,所以就在院子里开饭。

“这鸡肉好吃。”

平安一本正经的夸赞着花娘的手艺,无忧在边上拼命使眼色装矜持,却没有得到回应。

“二哥,我会射箭了。”

无忧终于忍不住了,珠珠也帮腔道:“是无忧射中的。”

大家都笑了起来,然后有人就打趣无忧。

“老师,苏州府那边的遗祸,弟子准备上书……”

马苏突然低声的给方醒说了自己的打算,包括苏州府那边的官田改革等等。

“……在不缺田地的情况下,而且每年的粮税能有结余,官田实则没有半分好处,只会制造腐败,就和军户屯田一个道理,任何官办的事情若是不能时时盯着,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肥肉,那些人就会上下其手。”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