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26章 怎么教导太子(感谢书友:“唐铁光”的盟主打赏)

第2526章 怎么教导太子(感谢书友:“唐铁光”的盟主打赏)

恭喜老唐喜得贵子,儿女双全。

……

回到京城后,方醒去找朱瞻基汇报了工坊如今的规模和成绩。

“这么说工坊的产出占据了大半吗?”

朱瞻基的神色看不出喜怒来,但方醒依旧感受到了些犹豫。

“是。”

工坊的所有权是属于宫中,但朱芳在里面起到的作用太大了。

方醒在琢磨着什么时候让朱芳也脱离了方家。

朱瞻基笑道:“金英在外面倒是做出了一番事业,可见不管是官员还是宫人,蝇营狗苟终究没出息。”

俞佳听到这话心中微跳,他偷瞥了一眼皇帝,见他不像是在说自己,这才释然。

朱瞻基看了一眼方醒,说道:“国子监偃旗息鼓,那些学生如今都在为自己找出路。朕就这么看着,看他们怎么上蹿下跳。”

想到那些学生和家人不知道自己的举动都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方醒就觉得好笑。

许多事情不是不知道,只是知道了暂时压下而已。

朱瞻基又问了工坊的几件事,最后说道:“各地陆续都来了消息,那些人无一逃脱,后续的处置朕让杨荣他们斟酌。”

他说的是科学子弟被整的事。

而让杨荣他们去整理资料,并给出处置和补偿意见,想必会很难受。

“马苏和李二毛也沉寂了许久,特别是马苏,在吏部渐渐的得了不少人的支持,可依旧在低头做事。”

方醒没问怎么安排,他希望十年后能在京城看到更加老练的他们,而到了那时,方醒就可以退居幕后了。

他真的喜欢躲在后面看着各种纷争,然后再看着自己这一边慢慢的取得优势,直至获胜。

朱瞻基见他有些走神,就转了个话题。

“玉米怎么样?”

方醒想了想,说道:“很大气的孩子,这很难得,真的很难得。”

朱瞻基点点头,带着些自得的道:“玉米做事从来都不畏缩,这一点像朕。”

不想搭理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朱瞻基,方醒说道:“儒家经典当然要教,可数学也要同步,那些有趣的物理化学知识,包括一些动植物的介绍,这些都要慢慢的教给他,不求精通,但是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太子的教育历来都是皇帝心中的大事,所以朱瞻基和方醒又探讨了一阵,最后以方醒阻拦了给玉米太多作业为终结。

“孩子首先要玩,这是天性,强行压制他的天性是有好处,可更多的却是坏处,对他的性格塑造也没有半分好处。”

“性格啊!”

朱瞻基有些好笑的道:“朕小时候跟着皇爷爷也学的很刻苦……”

“所以你长大后就有些方面缺失,玉米不一样,这是个好孩子,把他变成和那些读书人一个模子,这是在暴殄天物。”

“一个好太子多难得?难道非要把他变成一个所谓的谦谦君子才行吗?”

俞佳静静的站在那里,稍后方醒告退后,他送了出去。

他就站在台阶上,目视着方醒消失。

“公公。”

一个小太监悄然走到了他的身后。

俞佳说道:“在教导太子的事上,只有兴和伯能改变陛下的主意。”

小太监微微弯腰,然后消失在侧面。

稍后他出现在了一个偏殿的侧面,和一个太监错身而过。

……

“姐姐。”

玉哥不喜欢疯跑,更喜欢坐着玩。不管什么九连环还是拨浪鼓都能玩一会儿。

而明月却很有姐姐的风范,时常带着玉哥玩耍。

两个孩子并排坐在一起,案几上是拆散的九连环。

“娘娘,说是兴和伯能改变陛下对太子的主意。”

一句话被传几遍,几乎都会走形。

王振仿佛不知道这话里的含义,说完后就含笑看着两个孩子,甚至带着些慈祥。

孙氏也在看着两个孩子,她低声道:“去吧。”

没有看法,没有意见,没有想法。

这就是孙氏目前的状态。

不惹事,不闹腾!

王振躬身告退,等他出去后,孙氏看着一对儿女笑眯眯的道:“一个公主,一个皇子,都很健壮啊!”

王振到了外面,嘴角微微翘起。

那个传话的太监还在,见他出来就说道:“王公公,那人说俞公公看着很和气。”

王振点点头,然后给了太监几张宝钞。

他目送着太监出去,一双眼睛缓缓垂下,然后双拳微微握紧。

“俞佳,你以为咱家是你那等没体验过卵子的货色吗!”

……

“王振怎么说?”

俞佳有些倦意,就靠在殿外打了个盹。

小太监低声道:“公公,说王振感激零涕。”

俞佳的呼吸声有些重,看着很疲惫。

他揉揉眉心道:“那个蠢货还以为那边能翻身呢!那就让他去做梦吧。”

小太监未曾想到俞佳居然会给自己说这些机密的事,不禁心中欢喜,就谄媚的道:“公公英明,那王振可不就是个傻子吗。”

俞佳摇摇头有些昏沉的脑袋,眼中有利芒闪过。

“你很好,去吧。”

小太监得了夸赞,就欢天喜地的走了,居然还蹦跳了几下。

俞佳招招手,身后来了个太监。

他指指前方,低声道:“鲁青好似生病了,咱家看像是不好治的模样。”

太监微微低头,“公公放心,奴婢看鲁青像是得了绝症,大概是活不过中午了。”

俞佳打个哈欠,转身进了大殿。

就在进去的一瞬,他喃喃的道:“要管住自己的嘴啊!”

大殿里,朱瞻基说道:“吏部考功清吏司的主事马苏,这几年做事兢兢业业,苏州知府刚好出缺,让他去。”

吏部终于走了一个瘟神。

蹇义心中一松的同时,就出班问道:“陛下,是几品?”

马苏现在是六品,知府却是正四品。

连升四级吗?

这个也太过分了吧!

若是在明初或是永乐朝,连升四级也不算事。

可现在是宣德朝。

太平盛世哪能任由君王随意提拔废黜官员?

朱瞻基淡淡的道:“从四品。”

那就是低配。

蹇义无话可说,在场的官员也无话可说。

方醒的这两个得意学生已经沉寂的太久了,而且考成时都是上等,今日一朝官升三级,那也是理所应当。

马苏升官,但却是外放。

李二毛得等一阵子吧。

朱瞻基继续说道:“李二毛在都察院和詹士府做事兢兢业业,有胸怀,顺天府少了个治中,让他去。”

蹇义心中叹息着,他感受了一下袖口里的那份名册,然后退了回去。

这一下大抵就是借风使帆,接着国子监的叩阙理亏,一下就提了马苏和李二毛。

但是这远远不够,皇帝肯定还会要其它东西。

果然,朱瞻基继续说道:“各地污蔑科学子弟之事都有回报,这等事朕不会容忍,所以已经令人把犯官全家拿下。”

这个是应有之意。

群臣没意见,也没脸皮有意见。

不要脸那是对付同僚和下属,你对皇帝不要脸试试。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